生活

復活化墟

廣告
復活化墟

廣告

我喜歡行二手地攤多過手作市集,一來較少熟口熟面的手作產品,每一檔的風格都不一樣,好見到檔主style,二來有新鮮感,即使市集一連幾日,但每次去都有不同的檔主,錯過了就未必再遇到,三來好organic,檔主們按街道的地形和天氣情況而擺檔,令到每次的市集分佈都不一樣,次次都可以遊走其中去尋寶。

我喜歡參加活化廳舉辦的「活化墟」,因為用返公共空間,刺激大家諗下條街可以點用,而且條街本來屬於大家,有幾多檔、點排法,好視乎檔主的自律,所以攤檔的排列比較隨意,不會像其他市集那麼「密質質」。雖然無人教,但檔主們很懂得自律,不會阻塞民居的門口和通道,與街坊有一種微妙的平衡。而且好識得走位,太曬的地方不會擺檔,又懂得利用附近的「地勢」做陳設,例:運用欄杆掛起衣服作展示,好有民間智慧,好欣賞他們。

可能因為不需要交租金,檔主們相對輕鬆,生意當然要做,但不會太在意有無賺返租金,反正二手嘢賣唔出都可以放住喺屋企先,於是檔主們都很樂意傾偈,唔買都可以傾一輪,十分街坊feel。

當日我識咗隔離檔的妹妹,最後她拎了我的postcard,我又拎了她一條裙,沒有花一分一毫,大家都很開心。檔主之間又會走來走去,互相認識,啱傾就坐埋傾一陣,大家交流下。我個檔有些東西是免費任拎,又有人替我畫畫作交換,有小妹妹拎了公仔後,轉頭回來送我一支水和餅乾,又有人拎到心頭好,內心激動到想跳開心舞。對於free cycling這概念,大家還是不太習慣,明明想拎但又怕醜,覺得「無咁大隻蛤乸隨街跳」,但如果免費比人拎嘢,可以在社區散播多一點美善,其實不失為一件美事。


「新新青年互助委員會」節目主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