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袒裎

喜愛旅遊,可惜無錢又無時間。 喜歡四處逛,不過經常撞板。 總覺得只要走出去,便會有特別的事,遇上特別的人。 網誌

生活

我的電影節(2015年)自由、暴亂

我的電影節(2015年)自由、暴亂
廣告

廣告

今年電影節,最令人「難忘」的自然是那個海報和場刊設計,真的很老土呢……不過香港有樣好,鍾意點鬧都得,不怕鬧兩鬧就人間蒸發,碰巧今年看了兩齣紀錄片,都與前蘇聯有關,加上一齣講北愛暴亂的電影,再回看香港現況,或許會有更大的啟發。

《冰上最強》(Red Army)
我不知道除了我這種乜Q 體育比賽都有興趣的人外,有誰會對一齣講述蘇聯Hockey的紀錄片感興趣,但其實講冰曲之餘,也從側面看到蘇聯和俄羅斯這三十多年的轉變,而且難得的沒有太醜化蘇聯體育,真的幾好睇!讓人感受最深的,是這些球員在國內已是有頭有面,衣食富足的人,但一樣沒有自由,難怪當有機會去北美聯賽,大家都仆到去啦,因為,除了名譽地位,自由還是最可貴(當然還有高薪啦,哈哈)。
唔記得講,套戲監製係華納荷索。

《朱古麗葉》(Chokolietta)
典型的日本小品電影,節奏漫長得可怕!本來男女主角都愛電影,講他們透過拍攝電影短片的過程,從而找到自我,並擺脫對逝者的回憶,任何愛電影的人都應該會有親切感,雖然刻劃很細緻,某些位是感人的(例如女主角找回母親當年的短片),但無奈電影拖到太長。而且一如近年的日本片,又是扯到3.11大地震,真的有這個需要嗎?

《老師作反》(The Lesson)
這齣應是我第一齣看的保加利亞電影,保加利亞不再是共產國家了,人民自由了,但經濟上真的自由嗎?片中一個小學老師有屋有事業有家庭,豈料丈夫抵押掉房子卻生意失敗,一家面臨財政危機,女主角不惜放下老師的尊嚴,看着她只差幾毫才夠還錢,竟要到水池執散紙,真的替她難過,電影安排老師要找出學校裏的小偷,以對照自己為還債而打劫銀行,正好互相對應,展現出世界是何等荒誕的。

《一九八九》(1989)
說起1989年,大家可能想起中國,可能想起東德,但這齣紀錄片卻從另一個國家切入,就是大家甚少留意的匈牙利。講述匈牙利新總理如何力排眾議,頂住壓力,展開改革。電影不斷強調,共產政權看來牢不可破,然而,變革就在大家想像不到的時候發生,而且就像骨牌那樣,影響東德等國家。所以大家不要妄自菲薄,以為所有事都是徒勞無功,當然,大前提是人家的戈爾巴喬夫真的容許改變,而我們呢……

《71暴亂夜》('71)
成日鬧人係暴徒嘅,請睇下《71暴亂夜》,就知道咩叫真正的暴亂,不過,睇此片仍然有點似曾相識嘅感覺,例如軍警為求自保乜都做得出,又例如示威往往被激進派騎劫,甚至誘使天真年輕人上前線,而只冷冷一句「我們都不想這樣」,更感同身受的是前軍醫所言:掌權者根本由得你哋鬥餐死,不會理會你哋嘅死活……

《歌舞伎町24小時時鐘酒店》(Kabukicho Love Hotel)
究竟「日本王祖藍」染谷將太一年拍幾多套戲?本片以日本的時鐘酒店為背景,展現人間眾生相,不過人物眾多,有些只是蜻蜓點水,未夠深入(例如男主角的妹妹,只講到家鄉遇到地震無人幫助所以要拍AV,控訴完便沒有下文),不過有些笑位還是讓人看得開心,松重豊和南果步守得雲開也讓人拍晒手。導演也來到現場,竟有觀眾問前田敦子首歌會唔會出碟,導演肯答佢都算畀面,我其實想問,前田敦子同大森南朋開房間房號為311,是否刻意安排?日本近年所有電影都涉及3.11,此事是否影響日本一整代創作人?

《色界》(Foreign Body)
買票的時候沒留意,原來本片的導演是大師級的贊祿西,不知他得悉香港為他改了一個如此爛的譯名,會有何感想?本片探討的是宗教,男主角女友選擇離開他去做修女,男主角一直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走進商場卻面對毫無道德觀念的女上司,那種矛盾可引發人反思,寫宗教卻不流於說教,其實很高手。

《德州巴黎》(Paris, Texas)
終於看了這齣公路電影的經典,說來可笑,我還一直以為片名那個巴黎真的是法國的巴黎。單頭是開首那一段,男主角在荒漠暈倒,其弟弟去接他,然後他幾乎全程不說話,已令人想一探究竟,一般公路電影大概就是一段旅程,但本片不同,不消一會,弟弟已把哥哥帶到洛杉磯的家,然後是一大段父子的認識與對話,又接去下一個旅程,應該說,人生本來就是一段漫長旅程吧。

這一年只看了一個動畫精選,要說深印象的其實不多,伊朗的《我童年時》(When I was a Child)以沙畫作動畫,我一向怕怕,但此作意念不錯;《看守風車的豬》(The Dam Keeper)算是易入口,但又不算拍案叫絕;《變得勇敢》(PAVO)短短的又簡單,反而覺得有點意思;《猴子愛實驗》(Monkey Love Experiments)及《熊的故事》(Bear Stroy)睇完有啲Sad,尤其前者,我懷疑細路睇完會發惡夢,這就是沒有自由的恐怖之處,所以我一直都話,電影節的動畫短片並不適合兒童,現實已經好恐怖,何必迫細路咁快感受?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