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即用即棄也可以是綠色

廣告
即用即棄也可以是綠色

廣告

為何即用即棄的餐具大多是雪白色呢?原因是為了賣相,城市人以為亮白就是代表乾淨,市場需求下,廠商用化學物料製造一個亮白乾淨的假象出來,台灣的餐盒就是曾經爆出有多氯聯苯等致癌物質。香港最常見的發泡膠盒是聚苯乙烯,這種物料雖然不至於致癌,但在自然環境不能分解,焚燒處理亦會釋放有毒氣體。

杯麵正是製造大量發泡膠垃圾的人間美食,我不會離地呼籲人類從此不應該吃杯麵,但是我們每次吃杯麵或吃飯盒,確實沒有想過自己每時每刻都在製造不能分解的垃圾,因為我們已被社會磨煉到習以為常,包括我,我也一直以為即用即棄不能和環保掛勾。

直至我到了尼泊爾旅居,這個地方打破了我的觀念,原來即用即棄的餐具也可以是綠色的,通住杜巴廣場的路上,不少婦女自製葉碗,我經常坐在路邊看得入神,一看便是半小時,她們手上搓着娑羅樹葉,以模具壓實成窩形,以一根竹籤把兩三塊樹葉穿起,十指壓着葉邊塑成碗邊,最後的步驟就是風乾。葉碗風乾後的挺身程度是超乎想像,尼泊爾街頭小吃包括momo,炒飯,炸物,都不時看到用葉碗盛載,用完即棄,但是我從未因為葉碗的盛載力不足而失去享受美食的機會,使用後的葉碗可以真正地落葉歸根,在土壤中自然分解,成為肥料,這證明兩塊樹葉加一根竹籤的價值和能力不比鍾樹根遜色。

尼泊爾不似香港有這麼多女強人,在尼泊爾走一趟,就會發現社區上工作的婦女確實不多(老闆娘除外),來自鄉村的婦女更是罕見,這是由於尼國老一輩的傳統社會文化,認為女人應該相夫教子,耕田煮飯,外出工作接觸社會是男人的任務,傳統上,女人就如社會的附屬品。

或許,自製葉碗賺取生活費的一技之長是尼婦走出社會束縛的一扇門;或許,我可能會把這扇門開得更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