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編輯室周記:否決假普選,打破「大清金甕」

編輯室周記:否決假普選,打破「大清金甕」
廣告

廣告

因為工作關係,早前翻閱了1995年有關十一世班禪轉世爭議的資料,當年共產黨推翻了藏傳佛教按照占卜、神諭、僧侶及達賴確認的方法,採用「大清金甕」,以抽簽的方法,選出一個五歲的班禪;放在「金甕」裡的,都是中共認可的靈童候選人。

人大常委的「八三一」難道不是現代版的「大清金甕」嗎?不過,這個「金甕」,不是由黃金鑄成,而是「過半數提委」、「不多於三個候選人」來鑄造。至於抽簽的方法,不是一隻手,而是費剎周章導演出來的政治大龍鳳以打造出來的「選民之手」。

不論是用什麼鑄成,「金甕」制度,是對其治下者的羞辱,於西藏而言,它羞辱了對方的宗教傳統及僧侶承傳,於香港而言,它奪去了香港的民主夢,並羞辱香港人的智慧。

人大「八三一」明明是對《基本法》的僭建,把普選安排由香港人的手中奪去,還口口聲聲說香港人不懂《基本法》。中央以國家安全為由合理化「八三一」,建制治港菁英緊跟馬屁,到處尋找「外國勢力策動佔中」的證據,以放大「國家安全」的問題。

他們無視所謂國家安全的問題,乃源起於羞辱人民之「金甕」,近年西藏僧人自焚,難道不是對「金甕」制度的控訴?

近年,大陸學者已提出大陸維穩的政治策略,導致了「越維越不穩」的境地,這個螺旋也進入香港。每一次政策爭議,都推進了民主運動的激進化,所謂的港獨與香港自治運動,就是2010年政改方案通過後,溫和與激進派泛民決裂的結果。

然而,從政者放棄借香港普選,實驗「得民心者,得天下」的管治道路,向俄羅斯普京學習,選擇走進「製造民意」的歪路,把「群眾動員」和「意識型態鬥爭」納立《國家安全法》。

在中國大陸,以群眾動員製造民意的手段為:一、瘋狂的網絡淨化行動,當中包括以共青團召募千萬大學生的網絡兵團、以尋釁滋事罪政治打壓異議聲音;二、打壓國內外非政府組織及維權份子,新推出的《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辦法》,就是要消滅稍有具批判性、強調公民權利的民間組織,就連較自主的女性網絡也不放過,要以黨領導的組織取而代之。

這些手段,在香港也有跡可尋,過去幾年一個又一個「愛」字頭的組織出現,發動撐政府示威。近一、兩年,新的親政府新媒體,又霸佔了互聯網的資訊,意圖以娛樂新聞溝淡民主派的政治資訊網絡;梁班子並透過委任與滲透等方法,取代教育、社福、研究等機構的管理層,以全面接管。

這些手法,在大陸製造出一些非政治性,只談個人成敗、物質回報的新一代經濟動物,譬如說,他們不管防火牆是否正當合理,對這個堵牆堵住西方的競爭,讓他們能發一些馬雲夢、炒一下創業板而叫好,但這土地是死是活與他們無關。

不過,在香港這個資本高度壟斷、官商利益透過後殖民政治制度被扭結在一起的社會下,這些動員成效有限,甚至適得其反。

過去幾天,李兆基及李嘉誠分別說,若政改被否決,對股票巿場及民生都會有不好的影響,聽著我失聲笑了出來﹣﹣香港的民生就是給你們這班無恥地產黨搞到基層一家幾口要每月五、六千,窩在百呎的劏房裡!而我們的發展局局長就是劏房的經營者,地產黨的政治代理,情況如何能更壞?

好啊,否決政改讓股票巿場盡情地跌吧!假如香港的股票巿場由政治操作而不是根據經濟數據走,看誰倒楣?

幾個月的滾動民調顯示,四成反對政改的已看穿了建制的政治把戲,毫不動搖;支持政改的,只是遭綁架者無奈的選擇。兩個選擇的共同基礎是,我們被共產黨困死了,而這種被剝奪感,只會在「金甕」裡發酵。

也許這一刻我們贏不了,但自由、民主、尊嚴、未來,均站在我們這一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