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荃灣至屯門單車徑一拖再拖 土木工程署:沒有計劃擱置

荃灣至屯門單車徑一拖再拖  土木工程署:沒有計劃擱置
廣告

廣告

圖﹕「走線」方案中,現時海濱公園內的緩跑徑將改為單車徑

(獨媒特約報導)荃灣至屯門單車徑工程一直備受關注,惟工程一拖再拖,早前更有報導指該計劃已「胎死腹中」。土木工程拓展署總工程師方學誠星期二在荃灣區議會的地區設施管理委員會會議上作出澄清:「當局沒有計劃擱置工程」,更提出已修改的單車徑前期工程「走線」方案,方案獲得大部份議員同意。惟前期工程的具體設計仍要與運輸署及康樂及文化事務處再商討,粗略估計工程造價逾一億元,預料最快2018年才可完工,較原定落成時間已延遲近5年。

1
圖﹕新修訂的路線初段將不依海旁而行

新修訂方案將人車分隔 區議會表示支持

荃灣至屯門單車徑工程共分為三階段進行,新修訂的方案屬於前期工程一段約2.2公里的路段,即由海濱花園至灣景花園。新修訂的路線會以青荃橋的休憩處為起點,之後沿荃灣海濱公園內的緩跑徑而行,直至繞過泵房到達荃灣渡輪碼頭附近後,單車徑才會靠近海旁,並不如2012年所示之方案般單車徑會一直沿海旁而行。方學誠強調方案吸納了區議員及市民的意見,過往三年亦不斷與不同團體及政府部門協商,新修訂的方案能有效將「人車分隔」,及盡可能保留海濱公園內的樹木。

大部份區議員均對前期工程的修訂感到滿意,要求當局儘快刊憲令工程上馬。獨立的林發耿認為單車徑可以為荃灣區增加康樂設施,對整個荃灣區發展有正面作用,直言「要做咗第一步先」。民建聯的林琳亦支持工程上馬,更表示荃灣居民都好希望工程可以「做得起」,要求處方公開具體工作時間表。新界社團聯會的文裕明更指單車徑前期工程「有總比冇好」,希望工程可以逐步展開。

122223
圖﹕大部份區議員均同意單車徑前期工程的修訂方案

工程嚴重滯後 至今仍無推行時間表

荃屯單車徑前期工程得到會上大部份議員支持,但審計署早在2014年10月發表的報告書便曾批評新界單車徑網絡未能按目標時間完工。報告書中發現多個路段均出現延誤的情況,包括馬鞍山至上水段,原定09年9月動工,12年7月完工,但最後延誤多達20個月,工程在14年3月才落成並開放公眾使用。上水至屯門段亦原定10年8月動工,13年7月完工,但至今竟仍未完工。發展局更仍未為屯門至荃灣段和六個分支路段的工程定出推行時間表,新界單車徑網絡的落成日子遙遙無期。

另外,審計署亦指發展局未有提供推展工程項目的整體成本資料。審計署表示發展局和土木工程拓展署就推行相關單車徑工程項目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申請撥款時,未有提供整個網絡的估計建造成本,影響持份者評估整項計劃的成本效益,並且阻礙政府規劃推展該項計劃的資源分配

方學誠在會上亦無法具體表示整段荃屯單車徑的工程時間表及成本資料,即使前期工程造價亦只是「極初步」的估算,意味工程最終有可能延誤及超出一億元。他坦言前期工程方案的細節仍要與其他政府部門再溝通,希望能夠於2015年年尾刊憲,之後再收集意見調整設計,例如會考慮加建租單車站及小食亭等。他又希望第一階段工程能夠於明年年初訂出初步方案後,到汀九及深井一帶再作諮詢。

122225
圖﹕土木工程拓展署總工程師方學誠

工程各有隱憂 單車徑網絡無了期

荃灣屯門單車徑的落成更連繫到新界單車徑網絡的連接,新民黨的田北辰表示雖然支持單車徑前期工程,但他對未來其他路段感到擔憂。他指前期路段略短,建議前期工程及第一階段工程一併處理,「要加埋汀九一段先似樣,俾人有信心」。

獨立的鄒秉恬對該前期工程有所保留,並表示現時「走線」看似理想,但可能到實際運作時就問題多多。他質疑單車徑及海濱公園一帶的承載能力,擔心阻隔設施不足,發生人車相撞的意外。他又表示現時珀麗灣碼頭一帶「人又多,的士又多,好多人會趕上船」,如果單車一去到該處就要停駛的話,就反映設計非常失敗。他直言只得2.2公里的前期工程「好廢」,連同第一階段工程開展才「有番啲意思」,希望處方作出澄清,交代整段單車徑的發展概況,否則「前期(工程)起嚟都比人罵」。

122224
圖﹕大河道一帶人多車多,有議員擔心易生意外

工黨深井社區幹事夏希諾對獨媒表示,計劃中後續的荃灣至汀九一段路程因力學問題及環境局限,幾近不可能成事。他強調必定會反對透過填海或開山興建單車徑,更指深井的交通及設施沒有準備大量增加的居民,及因單車徑而增加的遊客需求,希望處方有訂立第一階段工程方案後,儘早向深井居民諮詢。

發展局在2008年提出建造一條全長達112公里的單車徑,將新界各區的單車徑連接起來,成為完整的單車徑網絡。發展局在2009年4月曾告知立法會表示該單車網絡分為四段,包括馬鞍山至上水段、上水至屯門段、屯門至荃灣段及六個分支路段。荃灣至屯門單車徑共分為三階段,前期工程為海濱花園至灣景花園一段;第一階段工程為灣景花園到汀九一帶;第二階段則是貫穿深井至屯門三聖的最重要一段。工程原定在2011年動工,13年陸續完工,但工程至今依然遙遙無期。

記者: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