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葉建源:若校委會的公眾誠信破產 港大將萬劫不復

葉建源:若校委會的公眾誠信破產 港大將萬劫不復
廣告

廣告

【校友對校委會決定表示激憤】

最重要是回到事情本質。本質是校務委員會維持了荒謬的決定,這令大家很失望。我昨天在會場樓下,和記者說:今天是香港大學黑暗的日子。大家都知道在過去一個月,校友史無前例地激憤,但我們在激憤當中仍希望校務委員會聽到我們的意見,我們完全不能接受他們的決定及說法。我們有一千五百名校友聯署,自資登廣告,不是街頭簽名,我們是很認真對待這件事;前後六十屆的校友走在一起,將這問題說出來。

但校務委員會在昨天的會議維持它原有決定,並且無法給我們一個交待,為何他們要這樣做。這將香港大學推至非常危險的邊緣。校務委員會作為信託人,它的公信力非常重要,它已經嚴重損害校友及公眾對他們的信任。今後若情況不能糾正過來,我很擔心,校務委員會在公眾裡的信任破產的話,香港大學就萬劫不復。

【回應校委插水跌倒】

插水也可以受傷,關鍵是受傷的原因。插水的意思是沒人撞你,你自己倒下。如果真的有人撞則是另一回事。究竟情況是怎樣,我相信剛才盧教授並沒有說得很清楚,他含糊其辭,我覺得這問題尚需更多資料我們才可決定到。

【回應學生行動】

至於學生的做法,我相信不同人有不同意見。有人會支持,有人會反對。我們校友亦有不同看法,是一個很大的組合。但校友是採取平和方法,將我們的意見交給校務委員會,希望他們想清楚。

我們橫跨六十屆的校友走在一起,不是一個尋常的情況。一般而言我們並不會有這個組合,但這組合,千多人賣一個廣告,他們仍不願意聆聽、不願交待為何有此決定,我覺得這是非常令人失望。而這種令人失望的狀況,昨晚我們知道(會議結果)時,現場的校友也十分憤怒。我們雖然平和,但心裡覺得校務委員會的決定可以和社會(的期望)的落差這麼大?為何他們要堅持己見?

這種憤怒及悲哀的情緒,我相信同學也一樣(感受著)。所以我們理解同學的感受;至於這是否適當的做法,我相信由同學自己解釋他們這決定的原因,及大家可有自己的評斷。

我們有(校友)提出了剛才馮可強提到的動議,在九月初的評議會緊急大會,我們會就著這兩方面,希望能通過代表校友的(強烈的)意見。

現在受到最大衝擊的是大學的典章制度。這衝擊帶來的影響才是最大的。我們校友是非常平和地將我們的意見強烈地表達出來,我們也嘗試和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和校長、和校務委員對話;但可惜的是,這些對話並沒有真正成效,因為很多校務委員選擇不對話,選擇躲在保密機制下,然後作出我覺得是真正荒謬的決定,而這個荒謬的決定是會搖動整個港大的根基。

當然大家對同學今次的做法有不同的看法、意見,我很尊重剛才這位聽眾的看法,但問題是我們看事情要看大、小,學生(的行動),大家可以討論,但(討論要)回到最大的問題。若如剛才的聽眾說「港大的制度受到衝擊,我們表達吓,然後算啦,我們最緊要平和」,很坦白說,現在我的心沒法平和。

在香港大學所受的教育告訴我們「眀德格物」,我們「眀德格物」如果只是平和地講完我們的意見就算,而不去要求港大做到,我們港大再不能維護到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任由一些人把持,令它變質,我覺得這是我們校友悲傷的地方。

【回應校委指被虐待】

我見到的新聞片或照片,李國章教授談笑自若,談笑風生,他說的話和他的表情不是很「夾得到」,剛才這位聽眾的感覺,應該很多人看完都有「為何會這樣?」(的疑問),一方面說被虐待,一方面卻又談笑風生。

【回應校委會最新決定】

我估計梁智鴻想用這方法(九月時處理任命的時間表)解決這個困局,困局就是他想維持「等埋首席副校長」的建議,但都要有個了期,所以就說希望三個月內完成任命。但如果校務委員會真正想負責(任),是要將制度做返好、做返正。現在其實是少少嘗試用和稀泥的方式解決問題。我們要看他能否做到,但最應該要做的,是撥亂反正,將上次要「等埋首席副校長」的決定,要用較「正路」的方式(解決)。

我對這能否解決有很大的疑問。現在的情況變成這樣,若有人獲委任為首席副校長,他會否有興趣去到一間院校自主成疑的大學、連校長都被校務委員會架空的大學去就任呢?有了委任後,除非這位被委任的人不讀報紙,對香港大學最近的發展一無所知,否則我擔心這問題能否真的解決。

我們不要小看這件事。這不是一個人的任命,是影響著一間大學在國際學術(層面)還會否被視為一間有價值的大學這麼嚴峻的問題。

【回應首席副校長任命】

(首席副校長的)遴選委員會未做最後決定,這是我在個多星期前聽到的,它應該進入最後程序,可能有名字可以遞上去;正如我剛才所言,你遞到名字上去,不代表你可以委任到首席副校長,因為還要等首席副校長同意,任命才可落實。

錄音:千禧年代podcas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