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兩年前復興本地稻米 新田農戶今面臨迫遷

廣告
兩年前復興本地稻米 新田農戶今面臨迫遷

廣告

兩年前,新田花農梁日信利用休耕期,毅然復耕種稻米,成功掀起一輪耕作熱。過去兩年秋收時分,吸引不少年輕人到農田去協助收米,亦使香港人意識到本土農業的重要性。

可是稻穗再盛,卻敵不過發展巨獸帶來的推土機,地產商早已對有傳會發展成邊境購物城的新田虎視眈眈,而信哥的農地也被地主勒令收回,使這個成功重振「元朗絲苗」雄風的農場面臨結業。

█ 原居民地主迫遷

本來是花農的信哥,一直在石湖圍小磡村和牛潭尾的農地上耕作,2013年的春天,信哥和太太及幾位工人試種水稻,結果首年成功種出一公噸大米;去年再接再厲,收成近二千斤米。

信哥今年也按原定計劃種稻田,但在去年年底,地主「文永壽祖」、「文永秀祖」及「文明德堂」三間祖堂司理發出律師信,要求他遷出位於DD102 Lot937地段。偏偏這地段正正是信哥的家園和農地。更甚的是,農場橫跨了緊貼的Lot 936、937、955,今次業主的收地行動,可謂是「劏開」了信哥一直耕作的農地。

法庭再在上星期正式發出遷出令,信哥迫於無奈地準備遷出,工人也忙於收拾,但信哥依然感到憤憤不平:「農夫是不能離開稻田的,離開稻田之後他便無法生存,到最後都是要被迫結業。不但只不賠償給我們,更要我們令訴訟費,真是天大的歪理。我希望社會和法律還我一個公義。」

█ 只望報一飯之恩

即將迫遷,既不知原有農具應安置何處,也不知日後的生計和生活。但信哥最放不下的,是鋤禾耕種三個月的稻田,本來豐收在望卻可能無法收成:「你看那些小鳥,」信哥在田野中間指著想吃稻穗的麻雀:「一天到晚我們都在趕雀,就是為了收割稻米向長輩還一飯之恩。」

五十年代,信哥一家游水到澳門,上岸後得老農夫接濟,煮了一餐飯給他們一家人,令信哥印象深刻。在第一次豐收後,信哥得悉新界東北發展區內的石仔嶺老人院面臨迫遷,當中不少往日都是農民,就主動提出向老人院贈米,讓他們可以再次一嘗純正本地出產的米飯。

信哥希望社會和法律可以還他公道,也希望義工能協助收米,「我一邊遷拆,一邊希望義工幫忙收割,還老人家們一個心願。就算是一餐,也算圓了心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