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成員,經營民間地理思想,關注城市空間問題。 網誌

政經

洪水橋收村第一波 又係四叔

洪水橋收村第一波  又係四叔
廣告

廣告

回想我小時候讀地理研究生開始,就不斷追擊四叔(恒地)的無良收地作為志業,由馬屎埔牛潭尾又追到米埔壠南生圍,試過迫到四叔要花幾百萬做石棉淨化,又試過嚇走四叔的收地中介不敢再出執達吏提前迫遷。

真想不到,近年開始深耕政策研究論述,明晚我竟又要追到洪水橋。彷彿四叔上一世是欠了我一些什麼的,不然為何天注定我們永遠都是天敵?

剛剛收到村民通知,洪水橋有三十多戶田心新村居民在諮詢期間已就被地主收地迫遷,一間名為「榮捷發展」以業主身份出執達通知,實為四叔收地中介做政府收地打手,明晚八點有個集合會在村口拉橫額採訪,將會是洪水橋新發展較具規模的收村第一波。村民邀請我到場參與,明晚當然義不容辭赴約。

現時洪水橋規劃事件大關注少,土地社福組織基本上已處於棄守狀態,只有些當區社工團體在做基本支援,論述欠缺,媒體亦不知從何關注。基本上,這裡正被迫遷的非原居民是群剩餘的遺民。

新界不只這一單,近日接到暑假收地特別頻繁,有點不解,有個跟我讀Urban的學生提供了一個很妙的答案:「正常丫,因為人手多咗。帶啲新人去見識下。」又真的沒錯!

其實四叔集團做這麼多陰質事,又夾甜心又滅田心,然後在收地上扮作不知情的虛偽,他們真的不怕收尾幾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