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政經

大埔富亨邨今表決炒管理公司

大埔富亨邨今表決炒管理公司
廣告

廣告

圖:富亨邨法團昨日張貼公告,表示已向其中一位要求中止聘用管理公司的居民組織者任萬全發律師信。

圍標、貪污、鉛禍,安樂窩突然成了計時炸彈,愈來愈多市民第一次面對大廈/屋苑管理工作。大埔富亨邨自2000年出售大部分單位予租戶並成立法團後,今日將舉行十五年來首次由業主按法例召開的業主大會,約三千九百戶小業主將會投票,表決是否中止聘用嘉怡管理公司及重新招標,投票於下午一時半開始。筆者與部分發起業主大會的富亨人談過,希望根據目前手上的材料,整理出事件的大概。

事件的爆發點是富亨邨業主立案法團在今年四月底去信各小業主,表示因最低工資、電費和其他營運成本增加,法團決定將管理費增加18%,六月一日生效,而且根據法例不需召開業主大會交代。由於加幅頗高,業主議論紛紛,希望了解法團的財務狀況。此時法團中一位年長委員朱達民(人稱朱伯)公開手頭上有的文件,揭發法團在今年年頭已被維修工程承建商追收超過一百七十萬欠款,到二月底,法團「應付未付」的款項再增加至超過二百二十九萬。這些文件令業主懷疑,增加管理費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要清還這些來歷不明的欠款,亦令業主留意到,其實自二○○一年成立法團開始,十多年來一直沒有換過管理公司,而自己亦一直沒有留意屋邨管理的帳目問題。

● 隱瞞欠維修費170萬 加18%管理費

朱伯是法團中的少數派。過去十多年,他多次在法團中要求管理公司和獨立會計師解釋帳目,一直不得要領。這次大幅增加管理費引發的風潮,令朱伯不用再「孤軍作戰」,由他牽頭成立的富亨居民權益會吸收到不少年輕新血,聯同任萬全的第九區發展關注組(第九區是富亨邨後山的公屋發展項目),一起發動居民要求法團公開過去六年的帳目。此時,居民的關注點已經超越了增加管理費的百分比,因為大家知道,如果不趁機整頓屋邨管理問題,日後只會引發更大的危機,因此就算法團在五月中提出把加幅由18%調低至13%,已不能平息居民的怒火。

五月底,朱伯在富亨召開居民大會,邀請法團其他委員、管理公司、民政處代表和曾長期擔任法團主席的現任富亨區議員王秋北出席,解答居民就由加管理費引伸而來的各個問題。當日來了六百名居民,場面墟冚,人聲鼎沸,可是嘉賓卻一個也沒有來,由此激起的民憤亦累積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居民大會後,朱伯再次帶頭發起業主聯署召開業主大會,表決是否中止聘用嘉怡管理公司及重新招標,實行大攤牌,結果輕易地收集到5%業主聯署,業主大會就定於八月十六日(即今日舉行)。

決定召開業主大會後,支持和反對中止聘用的居民就各自發起宣傳戰。法團、管理公司不斷張貼澄清告示,同時間點名攻擊朱伯和任萬全等組織領袖,有支持中止聘用的居民表示,在屋邨內派傳單時被恐嚇,聲稱「呢度我睇場!」;上樓收出席會議授權書時被六、七個保安員圍着;掛在屋邨外的橫額也被迅速破壞。另外,法團在六月底至七月中曾表示可以讓業主查閱過去六年的帳目,但同時又設定多重限制,包括必須在上班時間查閱,而且要預約,給人故意刁難的印象,最終絕大多數業主仍然無機會在投票前了解帳目,無法就事論事,法團和管理公司也陷入了更深的公關災難。

對於質疑富亨邨管理的居民來說,管理公司、法團和區議員三者密不可分:法團長期保護嘉怡管理公司,自二○○一年起一直不用公開招標獲多次續約;二○○七年至二○一三年,法團主席和區議員都由民建聯的王秋北出任,二○一三年上任的新主席江國平和王秋北亦同屬親北京政治陣營。因此,今日的業主大會只是打破「鐵三角」的第一步,接着還有九月份的法團改選,以及11月的區議會選舉兩場硬仗。

當然,如果支持民主和透明問責的團隊真的成功取得管理屋邨的權力,能否帶來看得見的變化,那才是真正考驗的時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