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刺客聶隱娘》的天與地

廣告
《刺客聶隱娘》的天與地


廣告

以下粗淺影評,含有「劇透」,但即使未賞戲者,也不用擔心。因為《刺客聶隱娘》所重者,不是劇情,而是意境。

看畢全戲之時,其實一頭霧水。戲中劇情交代得不清不楚,人物關係亦然:突然走出一個年輕男子、突然又多了個面具女刺客…… 而且對白文言,難以跟上,有時甚至要看英文字幕方能稍明一點。走出戲院,急急取單張看,方明白剛才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因此,要看戲者,不妨先做點功課,起碼看一次人物關係圖。甚至讀完整個劇情,再入戲院,也無不可。有評論說侯孝賢先生吝惜劇情,其實侯先生連角色名稱也吝惜:某幾個角色的名字,在戲中連提也不提(例如精精兒和空空兒)。

但正如上述,劇情明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意境。看戲時,心裡不斷湧出此念:每個鏡頭,都是一幅畫。從大唐宮室到白樺樹林,都美不勝收。宮室盡顯大唐風華,其中木構建築,更是典雅。節度使田季安的紅衣金飾、田元氏的脂澤粉黛,華美而不見俗。一釵一玉,也極盡雅緻。我想起當年的《滿城盡戴黃金甲》,同要突顯唐代宮室奢華一面,卻相形見絀。但更美者,是蒼天大地、崇山峻嶺、茂林幽川。其中一幕,講述隱娘之父及二舅被黑衣人所傷。白雲深處有人家,便在那裡養傷。清晨時分,恬靜,安寧。鏡頭影著湖泊,有蕨草枯樹環繞。湖面泛起霞霧,有鳥從樹梢飛起,拍翼之聲劃破寧靜。煙波江上使人愁。另有一幕,隱娘於山上拜別道姑師傅。話畢,雲霧突然升起,只緣身在此山中。

宮室與天地之對比,展現出隱娘內心之掙扎與愁緒。隱娘奉師之命刺殺青梅竹馬之表哥田季安,捲入宮韙內鬥、恩怨情仇。師傅謂:「劍道無親,不與聖人同憂。汝劍術已成,唯不能斬斷人倫之親。」殺不下手,情仇纏心,孤獨難耐。嘉誠公主曾對隱娘說:「罽賓國王得一鸞,三年不鳴,夫人曰:『嘗聞鸞見類則鳴,何不懸鏡以照之。』王從其言。鸞見影悲鳴,終宵奮舞而絕。」機緣巧合,隱娘為救父及二舅,在茂林中遇上開朗之倭國少年。隱娘對少年說:「公主就是青鸞,從京師嫁到魏博,沒有同類。」說是公主,卻道自身。隱娘遂起隱退之意,與少年走進悠悠天地間,尋找單純之快樂。隱娘與少年重會前,鏡頭影著深山人家羊棚中幾隻山羊,憩息在地,細嚼乾草,悠然自得其樂。

這不是武俠片。當中只有數場武鬥,絕無花巧功夫武術,全部點到即止。其中隱娘拜別師傅後,師傅起殺意,與隱娘交鋒。刀來拂往不到十秒,然後兩人對望,繼而師傅望著隱娘離去。要展示的不是武術精湛,而是「決意」,隱娘決與舊日訣別。所以說,此戲所重者,是意境。

我看戲時,確有昏昏欲睡之感,皆因劇情不明,節奏緩慢。但忍住了,看到最後,離開戲院,戲中畫像縈繞腦海。

廣告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8841779031775169"
data-ad-slot="959329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