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輸

車膠弱弱一問:點解一定要 UBER vs 現有的士?

廣告
車膠弱弱一問:點解一定要 UBER vs 現有的士?

廣告

近期 UBER 與的士之爭風風火火,撐 UBER 者當然佔大多數,因為很多人都不乏被的士拒載、司機黑面、呼呼喝喝等的慘痛經驗;反對 UBER 者其實亦不無道理,因為 UBER 食水深又對司機無保障,甚至可隨時改變車資。與其說要撐誰,不如說說廣義的士行業,有何改革空間。

紐約「Taxi of Tommorrow」 指定無障礙的士

2016 年起,紐約市政府將實施「Taxi of Tommorrow」計畫,將計畫的得獎作品、日產 NV200 Taxi 列為紐約市指定的士,預計將在未來幾年逐步成為市內 8 成的士用車。NV200 Taxi 在計畫中得以脫穎而出,包括了充足乘坐及行李空間,更佳的安全設備、更環保的引擎(香港版使用汽油石油氣雙動力,減低氮氧化物)。最重要的是,NV200 的兩廂式車身賦予足夠空間安裝輪椅斜台,讓傷殘人士可以輕鬆乘搭的士。

日前才有「警坐輪椅放蛇 破白牌復康車」的荒謬事件發生,反映現時以款齡近 20 年的皇冠的士為主的香港的士,根本無法滿足傷殘人士需要。事實上,NV200 Taxi 今年已引入香港,開始投入服務。這裡不是為車行賣廣告,而是想說,像「Taxi of Tommorrow」如此有前瞻性的計劃,選出有質素的載具,改善全市的士服務,香港為何不去仿傚呢?

的士行染紅 墮落成政治酬庸

一個推測,就是的士行與政府間的關係被扭曲了。還記得雨傘之時,大批的士被動員出來反佔中嗎?的士服務原有的行業結構,是由私人公司承包公營服務,政府作監管角色,負責制訂車資、相關條例等工作。

在現政府治下,與的士行的關係,竟變成互惠互利的政治酬庸關係。雨傘時的士行幫了忙,所以現在政府就要「回報」,協助的士行打壓 UBER 了(老老實實,說反佔中的士行沒社團背景,都無人信吧)。另一方面,的士牌照動輒幾百萬交易可算是常識,車行將的士閒置以製造的士短缺假象,推高車租及牌照價格,亦不是新聞。的士行的種種劣行,苦的既是的士司機,也是普羅大眾。

正常的政府,當然不會用如此低劣手段動員民間力量支持自己;更不會放任大型的士行為私利而作出種種降低服務質素,以至剝削從業員的行為。在扭曲的關係下,以上情況都變成日常,而因的士服務欠佳所催生的替代服務,就被政府打壓。當然,香港政府亦顯然不會仿傚紐約「Taxi of Tommorrow」計劃,因為要換車的話,要麼是政府付鈔資助,要麼是份屬「食客」的大型的士行埋單。如果要改變行業結構來根治問題,就更非政府所願了──你能想像公營的士行,動員司機反佔中嗎?

UBER 孰好孰壞,仍可商榷(至少,不用期望 UBER 指定司機駕駛無障礙用車);政府與經營者角色由監管變勾結,撐的士行而打壓 UBER 只因政治酬庸,就肯定是要大力批判。

參考資料

警坐輪椅放蛇 破白牌復康車: http://bit.ly/1OyybXn
Taxi of Tomorrow成功進佔大蘋果,NISSAN NV200 Taxi成為紐約市唯一指定計程車:http://bit.ly/1NhV0Q5
半百的士 塵封車場:http://bit.ly/1NpvSJ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