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夏水

八十後人夫,窮得只剩文字。時而嘻笑,時而真心;存黑心,懷刻薄,說人話。 不想恐懼愧疚,在白色恐佈文字獄來臨前想寫便寫 網誌

政經

港大選副校碎碎唸

港大選副校碎碎唸
廣告

廣告

一、「沒有博士學位怎可以擔任副校長?」抱歉,這真的不是先例,比如說理工大學就已經梅開二度。前理大常務副校長曾慶忠,沒有博士履歷,畢業於台北國防醫學院,取得的藥劑學學士學位更不獲香港政府承認,但1994年獲理大前身香港理工學院破格聘請出任助理校長,專責拓展學院的對外關係。因曾「累積多年豐富的公共關係顧問經驗,而且遊歷甚豐」,曾先生後來仕途一帆風順,官至常務副校長一職。

是說人要與時並進,當年情現在不適用?又再抱歉,10年起出任理大行政副校長的楊偉雄,只持史丹福大學電機工程同工商管理碩士,由數碼港空降理大,日前更獲特首垂青,擔任「特首創新及科技顧問」及行會非官守成員。說好的博士?

「理大還理大呀,大家校情不同」,噢,現時擔任港大拓展副校長的蘇彰德,同樣沒有博士學位,不過是香港大學校友,曾任職於香港賽馬會。而2000年港大爆出「民調風波」醜聞、校長鄭耀宗辭職落台後、港大徐立之上任之前,有一位過渡校長叫戴義安(Ian Davies),牙科教授,1980年加入港大,83年出任牙醫學院院長,91年起升任副校長,一直沒有博士學位,還要成為校長呢。

二、說到Google學術搜尋(google scholar search),網上不少博客已經發出超技術文,我亦無謂班門弄斧。不過簡而言之,計數目,你無法得到所謂「只得四次搜尋」的結果;計H-index (Hirsch index),即研究人員學術產出數量與學術產出水平指數,你亦無法說陳文敏學術水平低,其分數遠較平均值高。

三、說到保密性,現時大學校務委員會及教務委員會之委員均須簽署保密協議,不得對委員以外人士披露指定資料的詳情。你說學生會會長「違規」,當然理直氣壯,不過,率先披露陳文敏是唯一候選人的,是左報《文匯》及《大公》,時間為今年1月左右,逾半年時間,校委會為何沒執行家法,找出洩密者懲署?要罰,麻煩一視同仁別以惡法欺凌弱者。

事實上,大學校務委員會決定校內大小事務,事事關乎師生權益,本來就有責任確保校內所有人士知情權,這種黑箱作業做法,恒常被詬病又不了了之。

四、香港唯一一名名譽資深大律師 (Honorary Senior Counsel)都不夠格,放諸全球得啖笑。大律師考所謂博士Ph.D.甚少,因為法律重視實踐,少有所謂原創研究,要讀博士的,一般也純按個人興趣修讀諸如歷史、哲學等學科,這在英美可屬等閒事,事實上哈佛劍橋此等世界一級學府,法律學院院長都沒有博士資格。為甚麼要說外國,因為李國章以前常說,「人家MIT都係學院,為何教院要正名做大學?」他不是很喜歡用外國做例子嗎?

五、以香港選大學校長的層次,候選人下馬非新鮮事,這個你問局長陳家強就知道,但進入唯一候選人階段,就算師生有異議(你看鄭國漢到馬斐森),會中箭下馬機會甚微,始終經過大量獵頭篩選,資源時間所花甚巨,一來一回重選以大學行政角度而言並非好事。退一步說,副校長屬學校行政人員,必要時亦須處任校長,做法亦應作如是觀。

六、最後,說到大學分裂,哈,你道現在還不夠分裂嗎?以後學生求分數求實習,記得記得慰問教授。奴才當道,就算百年基業,一樣難逃內部崩潰。

夏水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