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尋:誰是建議封石壁水塘起樓的「一個委員」

廣告
尋:誰是建議封石壁水塘起樓的「一個委員」

廣告

【新聞稿】

尋:誰是建議填石壁水塘起樓的「一個委員」
盲填海 盲搶地仲唔夠 仲要填埋水塘!

開天殺價填水塘,落地還錢撐發展?

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於2015年3月21日的會議紀錄,揭示有一個委員在會議上曾提出將大嶼山郊野公園內的石壁水塘填平建屋的荒謬意見,政府竟然沒有立即在會上否定有關建議,只稱須審慎考慮,並先進行研究。「守護大嶼聯盟」(下稱聯盟)認為這種荒謬言論反映了委員會治港的禮崩樂壞。一眾充滿利益衝突的委員,為了在制度上為自己換取更多利益,不斷利用土地不足、房屋需求等假議題,不斷衝激香港人的底線,掠奪更多香港人的公共空間,吞食綠化帶後就殺入郊野公園用地,將海洋與土地私有化,有利於分餅仔。所以「填石壁水塘」的言論並非無的放矢,可能是一種「開口價」。

「大嶼山發『癲』諮詢委員會」地位超然

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可以說是梁振英以委員會治港的一個典範。這個充滿利益輸送、裙帶關係的委員會主導著整個大嶼山的發展,成員主要來自梁營、鄉事及政商界,地位超然,凌駕離島區議會,架空立法會,發展局至今仍未向立法會匯報大幅修改的大嶼山發展概念,立法會議員及市民根本無從參與或監察。

黑箱作業 姑隱其名

更甚的是「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的運作完全是黑箱作業,不旦會議是閉門進行,不設旁聽,也沒有會議的錄音紀錄,而且連會議紀錄也是不記名的,所以出現姑隱其名的「有一個委員」提議填石壁水塘的紀錄方式,委員可以亂放闕詞,而不需負責。

甘願比人鍊住條頸?

石壁水塘始建於1957年,1963年落成後是當時最大水塘,現在是香港第三大的水塘。石壁水塘的儲水不旦供應給大嶼山居民,同時長洲、坪洲、喜靈洲以至港島的摩星嶺的食水都是來自石壁水塘,這些地區的居民可以享用本地清澈的水源,唔需要依賴東江水。然而這「一個委員」提出填石壁水塘的建議,係斷離島居民的食水,增加香港人對東江水的依賴,進一步讓人鍊住香港人條頸。結果食水也變成商品化。

聯盟認為「填水塘用作建屋地」的思維,反映這班委員盲目追求「地產發展」的意識型態已到了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境界,盲搶地,盲填海仲唔夠,仲要填埋水塘!

聯盟要求:

  • 公開誰是建議填石壁水塘起樓的「一個委員」;
  • 發展局清楚說明否決有關建議,不作任何研究;
  • 開放所有「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的會議;
  • 公開所有委員會會議錄音及記名紀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