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子悅

教育實驗學社傳媒聯絡人,前學民思潮發言人 網誌

社運

我們沒權 但有良心

我們沒權 但有良心
廣告

廣告

昨天在嶺大圍堵校董行動中,看見的是一幕又一幕令人憤怒的事情。

由校董們開始出現,學生要求公開對話,到其中四校董出來向傳媒「演講」,再到十幾個在場的校董終於跟學生對話,足足拖拉了兩三個小時,然後坐下對話的時候又帶學生遊花園遊了兩三個小時。

當中最令人憤怒的是校董們那虛偽的態度和高高在上的權貴嘴臉。他們矯情造作的不停說自己捐了多少錢給學校、說自己在這裏任職有多久了、說自己為學生找工作付出了多少、說自己如何懂得跟子女相處。所有演講的結論都是:我身為校董居然願意犧牲身份,來跟你們這些不懂做人的學生談話。

校董會主席歐陽伯權,你叫我們一班學生要相信你。那麼你該做的事情就不應該是用幾個小時來跟學生遊花園,也不是要在學生們不斷要求下,才用紆尊降貴般的態度來坐下跟學生們有所謂的對話。而那對話也不應該只停留在「我是主席所以不可以有自己立場」、「沒有權力推翻所以不討論」、「很難處理」、「不是一個人決定到的事所以沒有立場」、「你們令我不舒服,所以我反對成立專責小組」等等的荒謬說法。假如你們真的關心學校,真的那麼為學生着想,當一個曾指稱要解散學生會的人擔任校董,你何不站在學生一方為學生說話?當一個曾為政權阻止示威者行動的人擔任校董,你何不擔心學校的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會受到威脅?如非學生是次行動,校董會根本不打算就此委任事宜作任何討論。

鄭國漢教授,我多麼不想承認你是校長。你除了躲在旁邊默不作聲,就只懂說要先收集甚麼數據,所以現在未能開始討論。但是這條條例已存在多時,委任事件也不是一兩天內的事情。身為校董難道對這方面是一無所知的嗎?你堅持委任事件沒有陰謀,叫我們不要存有成見。那麼你知道甚麼叫黑箱作業嗎?不是所有東西都要有證據才是真的,特別在香港這個地方。有些事是明眼人都會知道,只有你們才會這樣自欺欺人。

你們一班校董口口聲聲說甚麼尊重、平等。但這些都是雙向的。而從特首校監必然制和特首委任校董制度條例存在、從梁振英委任這五位新校董之時,你們就絲毫沒有尊重過學生。現在情況就如高高在上的人對被他欺壓的人說冷靜一點,叫他要互相尊重、用更溫和的方法慢慢溝通。你們怎能如此厚顏無恥地說出這種話。

你們虛偽得令人作嘔的面容,所有學生都已經看在眼內,大家有判斷。不要只把學生看成無知的小孩,以為可以運用權力令我們讓步。我們沒權力沒靠山,但至少我們都比你們有良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