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市建局:嘉咸街百年石渠不屬工程範圍 考慮重置部份古蹟

市建局:嘉咸街百年石渠不屬工程範圍 考慮重置部份古蹟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中環嘉咸街百年市集的重建項目工程現正進行中,新鮮貨中心預計於明年第1季完成。早前中西區關注組及城西關注組在重建範圍內,發現近百年歷史的花岡石渠、戰前樓房遺跡及古老招牌,然而此3處古蹟都未獲評級,沒有規定市建局需要做文物影響評估。市建局回覆獨媒查詢指,重建項目不包括街道,因此石渠不屬重建範圍,將不受影響,而古諮會已將石渠列入歷史建築評級的新項目研究範圍。市建局正考慮將「英記堅炭」招牌,以及樓房遺跡的部份構件,重置於日後的休憩空間。

中西區區議員許智峯批評市建局利用政策漏洞,逃避保育責任,歷史學者高添強則指古蹟辦、古諮會亦無力把關。

石渠2
有近百年歷史的花崗石渠。

未做文物影響評估 市建局:根據制度要求

三處古蹟分別是位於閣麟街27至35號、估計建於19世紀中後期的樓房牆基遺跡,由結志街伸延至威靈頓街、建於1922及1928年的路邊花崗石渠,以及位於卑利街21號、估計有70年歷史的「英記堅炭」招牌。

市建局回覆獨媒查詢指,並沒有做文物影響評估報告,只在提交發展計劃總綱時,向古蹟辦提交了參考資料予以審議。市建局稱此做法是根據「規劃大綱的要求」,未指明是否牽涉古蹟不位列「文物地點」名錄。發展局、古蹟辦、古諮會統一回覆獨媒查詢,當中亦未指明,是否因為3處古蹟不位列「文物地點」,便未要求市建局做評估報告,僅稱對於類似的不屬於「文物地點」的古蹟,古蹟辦會從較宏觀的角度審視工程對附近任何「文物地點」的影響。

市建局又表示,卑利街╱嘉咸街發展項目範圍並不包括嘉咸街和卑利街的街道,因此位於街上的石渠不在重建範圍內,亦不會受重建影響,而有關其餘兩個古蹟的處理辦法,則已聯絡有關政府部門,有需要時會盡量配合。發展局、古蹟辦、古諮會則指,石渠已被納入古諮會歷史建築評級的新項目研究範圍,而市建局現正聽取意見,考慮將「英記堅炭」招牌和閣麟街樓房遺跡的部份構件,重置於日後的休憩空間。

螢幕快照 2015-10-29 下午1.55.04
卑利街╱嘉咸街發展項目藍圖

中西區關注組:保育制度無心保育

民主黨區議員許智峯表示,市建局利用了政府保育政策的不足,逃避在工程展外前作文物影響評估的責任。根據發展局文件,工程項目須研究會否影響現有的「文物地點」,包括法定古蹟和暫定古蹟、由古物咨詢委員會評級的1,444處歷史築屋及地點、香港具考古研究價值的地點、及由古物古蹟辦事處界定的政府文物地點。本次於嘉咸街發現的古蹟不屬於以上4類,因此市建局稱毋須提交文物影響評估報告。但許智峯認為,現時發現到古蹟,便理應作評估,市建局不應逃避責任。

中西區關注組召集人羅雅寧亦認為,政府不應以古蹟不列於4種文物地點之中,就置之不理。「除了中間(指嘉咸街重建地盤B)已經賣給長實,3處古蹟都在重建範圍,但沒有賣給發展商,屬於政府收回的官地,那麼市建局就要負責。」羅認為,古蹟辦、古諮會、發展局在此事件中都有責任,前兩者應參與文物影響評估報告的製定和審批,而「發展局應監督市建局的工作。

羅雅寧評價香港古蹟保育制度「千瘡百孔」,許多未有評級的古蹟面臨被拆的命運。她舉政府山為例,當時仍沒有評級,就已決定賣給發展商建商廈。她指出,「政府趁市民不知道的時候拆掉古蹟,拆了以後市民就冇得出聲。市民出聲後,好似同德大押,就做評級,評做3級之後照拆。整個制度都不是有心要保育。」

墻基
閣麟街戰前樓房牆基遺跡,包括青磚牆及花崗石基座。

高添強:古蹟辦、古諮會難把關

歷史學者高添強曾擔任古諮會成員,今次他與古蹟復修專家王鴻強分別推斷出閣麟街樓房牆基遺址為19世紀中後期建築。高表示,無論是文物影響評估報告,還是同樣要求評估對文物影響的環評報告,政府機構都不夠重視。他表示,古蹟辦、古諮會對評估報告很難把關,古諮會評級的1,444幢歷史建築也「可能有好多遺漏」。他回憶,2002年房屋署興建九龍灣彩盈邨,「旁邊有軍事遺址要徹底清理,就聯絡古蹟辦,古蹟辦稱不是已經評級的古蹟,沒有任何記錄。」他指根據當時報章的報導,房署顧問的環評報告中,完全沒有提及地盤範圍內有建築物的遺跡。他又提到,2012年南港島線和沙中線中轉站金鐘站工程,發現有可能是威靈頓炮台的遺址,「即使不是,亦是港島由英人建成最早的海堤」。然而,「古諮會不知情,地鐵公司自己說和古蹟辦溝通過了」。他指出,「古蹟辦人好少,機構小,容易被大機構施壓」,最終評估報告「好容易被政府機構蒙混過關,避重就輕」。

民主黨許智峯於今屆區議會選舉出選中西區中環選區,對手有劉尉欣及余建輝。

記者:李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