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黃修平 -《哪一天我們會飛》

黃修平 -《哪一天我們會飛》
廣告

廣告

我原先期待,黃修平的《哪一天我們會飛》會係一部超老土的電影。沒錯,甚麼同學會後勾起舊時回憶,真的拍得很老土;那些要追求夢想什麼,那些對白都是教育電視腔。但電影中有一個很重要的核心,我覺得黃修平處理得非常好,好到一個程度我現在回想,甚或將楊千樺追塑回憶那些公式情節全部剔除,甚或將追求夢想這個主題抹走,都夠支撐得起這部電影,黃修平拍得很好的,是那個校園生活和今天夫妻生活的一個對比,我覺得兩者不用任何明顯串連,都已成了一個故事。

黃修平那個校園取景心思真的很精彩,有天台、有花園、有後園、有開放的走廊、有草地、大家永遠望到大家,最重要整個校園是彷彿無窮無盡的;有這個無窮盡的校園,還有一個著迷飛行的少年,可以推著一些千奇百怪的飛行道具走來走去,班房學生望著他們真的像無俱束的天使般飛過。那個喜歡飛行的少年,在楊千樺和林海峰的成年故事徹底消失了,我再強調戲中過去和現在係不用串連,不作追憶甚或讓他們全然忘記這個平行時空的蘇博文,任他無聲息地消失在今日世界,更合我心水。

我也喜歡林海峰的角色。他就是一個自然會忘記的角色,我特別喜歡他酒後將兩段初遇情人的經歷對調了,那是一個身份重疊的一幕,新情人的感覺勾起和太太舊日的記憶,亦可以呼應今天的工作生活就是和昔日回憶好自然的疏離;而日的辦公室、房屋、私家車,這些都是種種空間隔離,跟昔日無窮無盡的校園形成極強烈對比。我也喜歡林海峰那個角色的折衷和妥協,「顧客永遠是對的」,積極地服從商業遊戲規則,跟他年輕時的積極精神有種很自然的變質。

電影中還有不少很有趣又有些心思的時代呼應,例如一開始新機場的鏡頭和「手工王」的玫瑰園計劃,《今天應該很高興》的歌詞對白,甚或對於兩個角色長大後會去英國與否,這些都是頗有心思的地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