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阿恩

曾任中學教學助理,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網誌

政經

我是香港人

我是香港人
廣告

廣告

香港人,從來都是一個模糊的概念,沒有定義,沒有特徵。香港人對自己的身份定位,向來模糊,既不認作是中國人,也當不了英國人。

觀乎台灣的民族意識,比香港成熟得多。台灣人對自己的身份感很強烈,對台灣有很深厚的感情,也對台灣人有很明確的定義。台灣人對台灣這個族群,有着極高的歸屬感,從而建立起極具威力的團結意識。

香港和台灣都未能成為一個獨立國家,都是與中國經歷截然不同的歷史,都是擁有自己的語言、文化和獨立於中國的經濟體。香港和台灣,在很多地方,都是十分相似的,處境更是完全相同。為何,台灣人能夠建立起如斯強烈的民族意識,發展出如此成熟的「台灣人」概念;而香港走過多年的殖民政府管治,為何依然對自己的身份定位這麼模糊,對香港這片土地的歸屬感依然十分的薄弱?

從歷史上去看,台灣是由國民黨政府一手建立起來,她背負着中華民國的歷史包袱,心中依然帶着自己才是正統中國的重擔,按理是沒可能發展出本土「台灣人」的意識。現實卻是,在國民黨連串管治失誤和在中共的連番逼迫下,令台灣人民開始意識到國共兩黨根本都不是真心為台灣着想,漸漸的醒覺到要自己救自己,發展出本土主義和台灣民族的意識。隨着民進黨漸漸冒起和「獨派」掌握大權,本土主義和民族意識在台灣人心中植下了根,認識到台灣本身已經可以成為一個國家和一個民族。「台獨」,逐漸的在台灣人心中埋下了種子。

相反,在香港,經歷過港英政府優質的管治,再經歷十多年港共政權的地獄管治,理應足夠讓港人發展出本土民族的思想。港英政府雖然是避免去建立香港人的身分概念,但是透過政府偏向本地的政策,都能夠建立起一定程度的本土意識。可是,在回到中共後,在港共政權的統治下,處處偏袒中國,把香港的利益給拋棄。按常理來說,港共的政策和台灣國民黨的失誤一樣,只會更刺激本土的意識,民族的感覺。事實卻是,香港的民族意識和本土思維總是未能蓬勃的發展,依然停留在萌芽階段。皆因中共在接管香港後,不斷的扶掖建制派,大灑金錢搞維穩,把一切反動勢力給壓下去。所以,中共在香港搞甚麼大陸化,都不會激起甚麼的大反抗,遑論本土思潮。再者,香港人利字當頭,眼見中共給予大量的利益,斷然不會拒絕利益送上門而走向本土,把中共趕出香港。本土,在香港一直都不能夠成為氣候,不能夠大展拳腳,為香港帶來改變。

台灣人的本土意識和民族自豪感,香港是望塵莫及的。被中共統治了十七年,香港受盡文化差異和制度不相容帶來的苦果,都未能把香港這群「港豬豬」給喚醒,醒覺中共的真面目。究竟,如何才能夠喚醒香港人命運自主的決心,走向本土和為香港人這個身分感到自豪?

香港人在港英時代,被教育成對政治冷感,只懂得賺錢;去到中共懷抱中,中共繼續走愚民政策,利用建制團體的蛇齋餅糉攻擊,把香港這群「港豬豬」給養馴,繼續不理政治,盲目的支持建制派。他們不問對錯,完全信奉建制,讓中共能夠千秋萬世。要打破這種由建制壟斷資源,恣意用蛇齋餅糉去為共產黨維穩的局面,別無他法,只可以在區議會和立法會跟建制派對決,堅決在「港豬豬」面前把建制的醜陋揭露出來,用本土的利益和香港文化的優越喚醒他們。當選了,固然是好,能夠用更多的資源去向「港豬豬」闡釋本土的意念;落選了,也能夠冠冕堂皇繼續在區內默默耕耘,去用真誠感動「港豬豬」,真正的深耕細作。

香港現存的政黨,只有泛民和建制,兩派都不承認香港人本身是一個民族,依然迷戀着「大中華」。要讓本土思潮在香港冒起,香港人需要一個全新的政黨,全力走本土路線,慢慢地在政圈經營,以圖在政壇中取得一定的地位,帶領香港建立自己的民族身分。始終,建制內的影響力是絕對不能忽視的。香港,若果要從建制主導的社會中,建立出本土民族的身分,就必須在建制壟斷的議會中搶灘成功。議會內外,必需通力合作,方能夠為香港找到自己的身分定立和對香港的認同感。

近日的港隊奇蹟,把香港人對自己的身分認同和民族意識一下子給喚醒。我們應該好好的珍惜這個機會,趁民族意識高漲,把港人的身分認同和自豪感給確確實實建立起來。

我是香港人!我不是中國人!

作者︰阿恩,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