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衙前圍村擬下月拆遷 村民商戶堅稱留守到尾

衙前圍村擬下月拆遷  村民商戶堅稱留守到尾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衙前圍村重建項目從2007年啟動至今,擾攘幾近9年。今年8月,村內的士多於凌晨時份突然發生火災,起火原因成疑。地政總署早前亦出招,要求仍留守村內的居民及小商戶於明年1月底前遷出。惟村民堅持拒絕遷出,揚言前往市建局紮營抗議之餘,更批評市建局所提出的賠償與安置方案及不合理,出爾反爾,堅持留守家園至最後一刻。

火災之後仍未復原 受害商戶斥局方出爾反爾

位於北邊街、從事裝修工程的黃伯,鋪位與早前起火的活力士多相鄰,是火災的受害者之一。雖然時隔三個月,但他對於當時的情況仍歷歷在目,「凌晨3點起火,燒到9點,燒到通哂頂」。原本三層高的鋪位只剩下最底一層,門身牆身亦有燒焦的痕跡。他認為起火原因有可疑,不排除是有人蓄意放火,「40幾年都冇試過著火,畫公仔唔洗畫出腸啦」。另外,據黃伯透露,活力士多東主在火災後久病未癒,已很久無現身。

DSC_9613
黃伯

今年9月尾,市建局曾向商戶提出5年的優惠租金復業方案,重建後首三年租金建議為每月六百元;其後兩年則增加至月租三千元及六千元,往後再按市價調整。另於,鋪位呎吋亦規定為130呎。黃伯直斥市建局「離哂譜,好似呃細路仔咁」。他又表示市建局曾於2013年與他商討,口頭承諾他「屋換屋、鋪換鋪」,但及後局方卻出爾反爾,只願意賠償50萬及替他尋找安置鋪位。黃伯不忿市建局違反承諾,欠缺誠意,「我呢到三層住連鋪加埋都千幾呎啦,咁安排真係亂咁嚟」,遂決定不接受局方的建議,聲言留守,市建局之後亦無再派人與他接觸。

DSC_9627
郭裕家

村民譏市建局愛理不理:假商討,真逼遷

在村內經營理髮店的郭裕家亦認為市建局賠償不合理,形容局方是「假商討,真逼遷」。他指市建局開價30萬賠償金,並明言不會再安排公屋,他對此感到不滿,認為局方趕盡殺絕,「30萬?住呢?租呢?我租番同區鋪位半年就冇哂,咁我住天橋底呀?」他要求當局舖換舖、樓換樓,更揚言,如日後有人清場將會阻止,更不排除到市建局樓下紮營。他的胞妹亦補充,炮轟市建局職員愛理不理,無心與商戶討論安置及賠償等安排,「佢地唔會理你講咩,嚟完傾下當做場戲,就叫諮詢咗,根本冇效果」。

DSC_9598
林醫師

在村內開設藥材店「仁生堂」的林醫師亦收到要求他在月尾前遷出的信件,他同樣明言會「企硬」。他不接受市建局12萬元的賠償,希望可以原址經營,又表示局方鮮有與他交涉,「冇呀,傾鬼傾馬咩?」他更認為市建局無權指令他離開,「我點解要走呀﹖佢試下抬我走呀,我同佢死過。」

DSC_9608
古婆婆

遷出村民慨嘆不敵市建局

那邊廂,商戶及村民「企硬」留守;這邊廂,亦有村民願意接受賠償,黯然離開居住逾40年的住所。於北邊街、售買家品逾40年的古婆婆因年逾七十及老伴已逝,故表明不會參與抗爭,會接受賠償遷出,「如果阿公(古婆婆丈夫)仲係到,佢一定唔肯走」。

她強調店鋪是她們家庭的回憶,仔女都是在此長大,但都敵不過重建巨輪,「冇架啦,到到都重建,鬥唔過(市建局)架啦」。儘管去意已決,但她亦批評市建局的商討過程兒嬉馬虎,質樣對方「做樣」﹕「我問佢咁搬去邊呀?搬去你個度?定搬去市建局﹖佢淨係笑笑口,答我唔到。」她又批評復業方案不合理,是故意刁難商戶,「130呎做得啲咩呀?租佢就識收,佢就真係賺哂」。

衙前圍村是香港市區僅餘的一條圍村,地產商長江實業自八十年代起已展開收購計劃,打算拆卸圍村後在原址興建豪宅。長實在九十年代已收購了大部份原居民的業權。2007年,市建局啟動衙前圍村重建項目,又與長實簽訂合作協議,由市建局負責收購剩餘十幾個沒有業權的「釘子戶」。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表示,市建局計劃在該地興建2座30至40層高的私人豪宅,批評市建局是以公帑賣豪宅。

記者: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