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浩銘

社會民主連線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膽小的蒙面人,說謊是要下地獄的!

膽小的蒙面人,說謊是要下地獄的!
廣告

廣告

第一,我在送走毛孟靜入去立法會大樓後,在那度短閘門轉身,那時候我的附近都非常空曠,才在五米左右第一次見到蒙面人,說那裡很擠逼而不小心撞到我絕對是大話,說我阻人示威也是講大話,因為那時兩個議員已入立法會(不要說謊,立法會有視像錄影的,很清楚);

第二,我見到蒙面人時,他是首先刻意在我左手邊行,用膊頭撞我,我隨即追著他問:「你係邊個?你做乜撞我?」,他並沒有如他所述般向我道歉,反而是用手再推我一次,我想看他的樣子,向前想拉下他的圍巾,卻有一位女士背向我擋住。那蒙面人立即向後退,不久就逃跑了,期間,我未曾揮過一拳,影片那動作是要拉下圍巾;

第三,有位發狂暴叫的中年女士不停說我打人,我叫她報警及拿影片出來示眾。我嘗試叫那位女士冷靜,她好像聽不入耳,更有人推我步向她,我十分害怕,不想跟那位女士有任何身體接觸,因此立即離開,並尋找那個已逃跑的蒙面人;

第四,蒙面人說我手慢手短沒用的,若我真的打他一拳,他其實可以選擇「以武制暴」向我反擊,說甚麼太多鏡頭不動手,只是遮掩那膽小恐懼的內心,又或者,他可以選擇向黑警報案,指我打他,再或者,他可以跟我理論為甚麼要阻他示威(這當然是他胡扯),不過很可惜,他選擇逃跑;

第五,如果當時我真的一拳打他,我身邊的所有帶口罩的人,包括那位暴叫的中年女士一定會制止我,制服我,又或者現在要報案跟我算帳,但很可惜,這並沒有發生,到底是因為我真的沒有出拳,還是那些人勇武不起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位女士在稍後時間再正面相見,卻一聲不發地走開了。或許,她要採訪別人了,工作很忙吧!

我說的都是實話,不信也沒辦法,要抹黑的請繼續,我一點都不會失落。我歡迎更多人上載當時的影片,讓大家看看誰是誰非。不過,不用擔心啦,我不會報警,蒙面人繼續蒙面去吧,下次不要逃跑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