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郭臻、黃飛鵬、歐文傑、周冠威、伍嘉良 -《十年》

郭臻、黃飛鵬、歐文傑、周冠威、伍嘉良 -《十年》
廣告

廣告

《十年》我是看最早的公映場,坦言看完沒感到一些評論人認為香港預視未來重要作品的感覺,但從今日反應來看,確實是我少看了這電影的潛力,也忽視了香港也有想入場聽新世代獨立聲音的市場。

郭臻《浮瓜》用黑色幽默的手法拍攝選舉黑暗,聰明地用舞台劇較顯淺的手法呈現政治背後的集團和角力,亦解決了拍攝場地只在一個社區中心的製作局限,樓上就是背後黑手,樓下就是選舉,走廊就是lobbying的地方,如趣劇般呈現出政治黑暗的舞台。但《浮瓜》完結故事則欠成熟,由殺一個候選人到臨陣要殺兩個候選人,怎知黃雀在後,情節是想到了,但背後的原因和意思卻交代得不大清楚,整個計劃的轉變稍欠說服力。

黃飛鵬的《冬蟬》坦言很難明白,就是一對情侶努力的為不同的舊事物來做標本,而做標本的工作環境和物資變得越來越艱難。但《十年》五部作品中,以《冬蟬》參考今天現象最少,展現十年後之陌生決心最大,角色從自我封鎖的生活呈現一種末世的景象,可算是五部作品中最悲觀的。最值得爭議和最受批評的,相信是男主角決定要讓女友把自己製成標本,看得人不明不白,我個人認為是對自我犧牲這個意象過度沉溺。這一幕教我聯想起八十年代新浪潮時,唐基明的《殺出西營盤》,秦祥林把自己女友葉童在沙灘槍決一幕,是刻意完全為死而死的,情理上明知說不通,以一個角色之犧牲和成全,刻意成為代表整個故事的象徵。

歐文傑的《方言》,從廣東話式微入手,手法上有仿效伊朗導演基魯斯達米的《Ten》,但從的士看不同社會層面,其實頗合適香港這個城市。歐文傑設計了不同有關將來對廣東話挑戰的處境,例如將來法例的改動、對廣東話的士司機的線路和禁區限制、西方乘客將來也是說普通話等等,但對廣東話式微的批判力度明顯不夠,雖然那的士司機真的很可憐,但《方言》卻更像鼓勵人加把勁去學好普通話。

周冠威《自焚者》無疑是最成熟的一部,當然周冠威五位導演中資歷較豐,曾拍長片《一個複雜故事》。《自焚者》採用Docu-drama拍法,效果非常不錯,一開始我便想起活地阿倫的《Zelig》。《自焚者》採用Docu-drama有個很自然的好處,讓整個短片仿如一部未來的香港報告。《自焚者》老婆婆那個設計也很好,她第一次出現跌倒在示威者之間的街頭,那種格格不入有很強效果,讓我想起《舒特拉的名單》中那個整部片中唯一彩色的小女孩。《自焚者》五部中最有感染力,因為所有壓逼和反抗都最直接,在鏡頭前被補,各式突然失蹤的政治檢控,莫說十年,現在也不是講玩的。

伍嘉良《本地蛋》嘗試將本地農業和政治氣氛連接,我覺得效果不算太理想,因為太過慈父說教,對著少年軍的威脅有杯水車薪的無力感,但這個嘗試值我是甚欣賞的。最有感覺的必然是少年軍掟蛋一幕,用慢鏡來渲染政治批鬥和小童被捲入政治用途的恐怖氣氛,手法上類似中國第五代導演像李少紅《血色清晨》或者何平《炮打雙燈》後文革創傷的風格,但那掟蛋一幕跟整片充滿慈愛和童真的氣氛未算達到一個理想的平衡。

但終歸來說,很高興有《十年》這樣的電影,年輕作者們那份勇氣值得我們驕傲,只要一息尚存,十年又好,十年又十年都好,我們還是要有勇氣去面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