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政經

分裂勢已成 鎅票又如何?

分裂勢已成 鎅票又如何?
廣告

廣告

文:中大國是學會候選會長 善歷史三 黃宇翔

自大年初二凌晨一役後,旺角那個長夜之後,香港已變得完全不同。從歷史的眼光看,這是香港社運的分水嶺也不為過。自此役後,勇武加本土,一個實體化的政治派系於焉誕生。

他們不受泛民的政治道德限制,泛民再談「統一戰線」、「團結次要敵人,對抗主要敵人」也屬多餘,因為在「勇武本土派」,他們與泛民根本不是同路人,與其委曲求全。不如明明白白分裂,對「和理非」的傳統泛民也好,還是對勇武派也好,都是一件好事。

以矛盾論之,「勇武本土派」(本民前諸公)與傳統泛民之間的矛盾究竟是「人民內部矛盾」還是「敵我矛盾」,兩者之間究竟還有沒有調和的空間?這應該是旺角一役後,所有香港人、政治家、政客所該著眼與關心的。

顯然,「勇武本土派」已視「傳統泛民」和自己的分野是一種「敵我矛盾」,非你死,則我亡的矛盾,反倒是「傳統泛民」來得不夠決絕,有點首鼠兩端的意味。

客觀論之,兩者的矛盾事實上根本不可能調和,不論是抗爭手段(和理非與勇武之爭),還是意識形態的分野(普世價值與身份認同孰先孰後),從理論基礎到行事方式,事實上已經無可調和,至少「勇武本土派」已作如是想。

既然如此,泛民諸公,又何苦自作多情,與其忍辱負重,不與乾脆分裂,來得更為清清楚楚,對於區分兩者的票源,或明確自己的立場,都更為有價值。當然,有心裝作中間派,伺機而動的機會主義者例外。

談「鎅票論」在彼此的矛盾仍是「人民內部矛盾」的時候,興許還有意義,但在今天,「勇武本土派」對「鎅你票」也不諱言,而事實上,新的派系經已誕生,就是從「傳統泛民內部」,經已分裂出了一個新的派系。

他們也宣稱不是泛民一員,根本不介意被指「鎅票」,還是叛徒,此時此刻,談「鎅票論」還有意義嗎?

與其抱著殘存的幻想,不如豎立嶄新的方向。泛民,就直接點站出來,說一聲:「我們,和「勇武本土派」不同。」這,可能還更有意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