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一點感想

一點感想
廣告

廣告

佔領時期倘若晚上留守,通常都是在旺角佔領區,守金鐘的日子並不多。因為高鐵、因為牛哥留守在立法會外抗議,所以我今晚就支持他到底。

高鐵超支被粗暴通過後,同伴整晚都在問我有什麼感想,我一直無言。因為除了傷心和不甘心以外,我不知道還能說什麼。當然縱使在多麼傷心的時刻,蔡英文四年前寫得感人的敗選宣言仍然縈繞心中,「你可以失望,但不能絕望,你可以傷心,但不能放棄。」是的,我們不能放棄。但此時此刻,就容我好好地傷心一下。

一個六年前的錯誤,難得有第二次的修正機會,我們卻仍與成功失諸交臂。港人仍是淪為提款機,被強搶天文數字的金錢,去換取削弱一國兩制、甚至軍事安全上的更大危機。

更令人擔心的是,無論議員如何努力拉布,衝出主席台,甚至大鬧特鬧,建制派都可以粗暴表決議案。議事規則畢竟只能約束有廉恥有底線的人,現在的建制派卻是人無恥便無敵,任意違規、任意扭曲議事規則。對着這樣的管治者,在議會中斯斯文文地討論到底還有什麼意義?

另一方面,抗爭者經過雨傘運動後,在組織、意識形態及行動力方面似乎漸漸出現分化。今時今日,一個社會運動能夠壯大的空間便越來越細。

於是乎,剪布過後我便一時之間陷入深深的傷感。我們可以包圍立法會,可以堵塞停車場出入口,但在人數不足的情況卻都變得沒有可能。剪布至今,我心裏便反覆自問,我們到底還有什麼可能?

是使用更大的武力?還是有其他方案?觀乎保皇黨與政府的無恥手段,即使你今天放了炸彈,他們下次就可能把會議搬到網上。想到這一切,心裏便十分沈重了。

什麼時候,我們可以集結到更大聲勢更團結一致的群眾?什麼時候我們才可以改善議會內的力量,增大非建制派的力量,在最切實的票數上勝過保皇黨,而不需要每個議案都陷於苦戰?

我一時真的不太清楚,只知道不能放棄。我們在打逆境波,考的是意志與韌力,而為了這些目標,香港人還須加油及努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