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城大社工學生公開信:無理停辦可恥 學店只求排名 漠視師生需要 空談大學教育

城大社工學生公開信:無理停辦可恥 學店只求排名 漠視師生需要 空談大學教育
廣告

廣告

致香港城市大學(下稱城大)及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下稱城專)公開信

我們是城大二年級學生,就讀社工學士學位課程。得知城專於二月五日,以電郵通知現屆社工副學士學生,城專將於2016年9月起,停止招收社工副學士兼讀課程(下稱課程)新生。針對此事,守護城大社工副學士兼讀課程關注組(下稱關注組),於4月1日發起集會,近300人齊集城大,強烈要求保留兼讀課程。還望校方回應民意,繼續招收課程新生。

城專是次停辦課程,可追溯至2015年8月,當時城專接受社會工作者註冊局(下稱註冊局)「學歷認可檢討」。註冊局向城專反映「目前教學情況出現師生比例不足問題,要求提出改善建議」。城專為回應註冊局要求,決定停辦課程。原來在城專管理層眼中,改善就只有停辦一個方法。難道改善不應從師生比例著手?何以一句「師生比例不足」足以扼殺有32年歷史的課程?更甚者,在2月17日,城專舉辦分享會,提出所謂三大理據自圓其說:一)課程學生要應付家庭、工作和學業三方面,未能有效兼顧及吸收課程內容。為有效培訓優質社工,便要集中開辦全日制社工課程。二)改善師生比例會導致成本上漲。三)開辦課程將加重老師負擔,容易引致教師流失,而且難以增聘人手。

城專所持理據用字涼薄,意圖轉移焦點、推卸責任。指同學未能有效兼顧及吸收課程內容,是單方面貶低自己學生質素,要知兼讀制學生大多為「社福機構工作者」,具備一定社工實務經驗,其經驗必有助融匯貫通課程知識,所以他們相當有潛力成為優質社工;繼續開辦課程的確會增加現有老師工作量,但聘請教師不就是解決方法嗎?要知城專足有九億元儲備,應付「上漲成本」根本焯焯有餘;假如城專有意減輕教師工作量,聘請更多人手方為治本方法。增加教師人數無疑會令成本上漲,但這比起學生需要,難道這些「上漲成本」更值得優先考慮?而且,據知校方近日已開始增聘教師,以配合小班教學。為何應付小班教學就可以額外聘請教師,但應付師生比例不足卻不可額外聘請教師?由此可見,人手是否足夠,不是「能不能夠」的問題,而是「願不願意」的問題。停辦課程反映城專跟本無心作育英才,否則豈會以成本效益考量課程存在價值?

同時,城大在此事上責無旁貸,理應協助城專改善課程。城專是城大支部,所辦課程由城大監管品質,郭位兼任兩間院校校長,城專更要向城大每年繳交8000萬租金。所以城大有責任就註冊局要求,改善城專課程師生比例。為什麼城大沒有盡力應註冊局要求,協助城專改善師生比例,反而引刀成一快,一意停辦課程?城大除了放棄城專,默許課程無故停辦外,就沒有多加援手,不但沒有站在雞蛋一方,反成高牆,務使停辦課程堂而皇之。在我們看來,城大及城專所作所為盡是不公義,亦反映城大「學店化」、推卸責任、辦學理念本末倒置。

社工專業叫我們追求社會公義,所以面對不公,我們決不冷眼旁觀。身為城大學生,眼見城大視教育為生意,改善課程淪為考量成本效益,深感憤慨。今日,我們為公義發聲,數出城專及城大三大罪狀。一)無理停辦「課程」。二)盲追排名,漠視師生。三)以錢為本,侮辱教育。三大罪環環相扣,嚴重影響本校學生,有辱校譽。

城專停辦課程,提出所謂原因極其荒謬,實為校方砌詞搪塞之說。城專管理層於2月17日表示,由於「師生比例不符教資會規定」及「城專開辦課程最少要有50人」,所以停辦課程。城專提出「最少要有50人」才會開辦課程,是否代表校方認為報讀課程人數不足50人?但事實上,課程競爭激烈,每年均有400至500人報讀,何愁學生人數不足?而且,試想像如果報讀課程人數真如校方所無理推測的「不足50人」,在教師人數不變情況下,何以師生比例會不符規定?除非師生比例早就不符教資會規定,又或者教師人數同時劇減。加上此等原因只屬藉口,絕非停辦課程的合理理由。據城專副院長表示,城專將與北京郵電大學合辦課程,並派教師到當地授課。城專也會到內地珠海市舉行招生講座,希望今年取錄500名內地生來港讀書。若然師生比例不足,城專為何仍有資源從內地增收學生?城專為何仍提出未來派教師到北京授課?此事足以證明,師生比例不足僅屬偽命題,真實情況請校方一五一十向同學解釋。

除上述偽命題外,城大實為教師人數不足的罪魁禍首。城大貴為「亞洲排名頭十的學府」,盲目追求世界排名,對教師工作極為苛刻,嚴重影響教育品質。城大近年以排名為專,不惜工本催谷排名,人所共知。學校為攀升至更高排名,不惜加重老師工作量。教師們既要教學,亦要處理大量行政工作,更以「增加城大學術成就」為名,盲追排名為實,要求教師撰寫大量學術論文。教師工作量因而大增,究竟可曾有教師不堪工作壓力而離職?亦會否有潛在教師因工作壓力而卻步,不敢應徵城大工作?如果此等情況確實存在,學校或因而流失教學人才。學校表示師生比例不足,不但不增聘人手,反為排名而勞役教師,城大其實才是問題的罪魁禍首。另外,在「資源不足」的關頭仍把城專 九億 儲備進貢澳洲臥龍崗大學的情況下,到底校方有否考慮過任何可行的增聘方案?我們要求校方公開招聘計劃。

城大以錢為本,有違教育本質,枉為大學,稱之為「學店」或「有限公司」可能更適合。自2003年,政府宣佈停止資助副學士課程,城大就一直期望「賣甩」城專,時任校長張信剛更希望「停辦所有副學士課程」。背後原因顯而易見,因為失去政府資助,城大既無法以城專為工具向政府謀求資金,更需自行應付開支,城專頓成雞肋。幸得師生爭取,而且把課程轉成自資方獲保留,唯最終亦無法阻止「城專被賣」(予澳洲臥龍崗大學)發生。直到是次有註冊局加持,城大終於有「正當理由」停辦課程,而且,學校停辦課程看似減少教師工作,但實為錢作怪,反映校方根本無意作育英才,一切只以成本效益作考量,而非配合教學理念。教育絕非生意,不應以賺錢為目標,更不應以成本效益考量課程存在價值。今日城大以「回應註冊局要求」為由對付副學士兼讀制課程,難保他日城大亦可以「資源緊拙」為由,對付其他全日制課程。

城大及城專使命在於培育和拓展學生才能,但停辦課程一事上,兩間院校與使命背道而馳。我們擔心學校會藉殺減課程後,以此為先例,逐一停辦其他「成本高、回報低」的學科。我們希望校方再三反省,儘快作出改正,謹守辦學宗旨及理念,尊重學生,勿視教育為生意。我們強烈要求校方就關注組訴求作出合理回應,並繼續開辦課程,以培育更多人才貢獻社會。

一班社工學士課程學生

資料來源:《守護城大社工副學士兼讀課程關注組》Facebook專頁、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官方網頁、各大香港報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