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許學文、歐文傑、黃偉傑 - 《樹大招風》

廣告
許學文、歐文傑、黃偉傑 - 《樹大招風》

廣告

我對《樹大招風》這部銀河映像的新作,坦言不是非常雀躍,三大賊王於香港主權移交時刻,英雄遲暮失之交臂,整體上也處理得相當工整和緊湊,但我覺得卻缺乏了以新導演擔大旗來說應有的新鮮感和年輕感。

《樹大招風》是由3名新導演分開拍攝的片子組合而成,但效果卻是出奇地完整,不同故事之間鏡頭也有不少精彩呼應。但三個故事中,以任賢齊所演的葉國歡最為突出,一代賊王,拼盡生死,手持機關槍威風的走到船頭,眼前發現一排大飛無王管地走私,自己卻是落荒著草還死了一個兄弟的傻子。

葉國歡後來回到大陸加入走私電器之列,要受氣、賄賂、應酬、送禮、睇人面色、睇人地女人面色。「送花樽」情節不斷重覆,那是一代大賊面對著一個賊國制度化貪污的象徵,拍得非常有力,而且官賊身份的對比更顯得這種貪腐的醜陋和可怕;而最後葉國歡最終回港,因一句「大陸仔柒下柒下」沉不住氣而殺警,這段我覺得突然轉調的情節怪怪的,但對比之前葉國歡是臣服於大陸的官僚還能吞聲忍氣,最終卻因為香港警察一句種族式侮辱而壞了大事,也算是捕捉了某種畸形的中港關係。

林家棟演的季正雄,性格低調,身份多重,行事神秘,直到跟卓子強通電就如TVB 電視劇般將所有真相威水史夜深人靜時按奈不住一一透露。但季正雄打劫金行時,臨陣改變主意是處理得相當不俗的。金行跟投注站的對比,一面人頭擁擁,一面卻冷冷清清;金行和投注站的對比,也呼應著葉國歡故事中機關槍與大飛對比一幕,那刻發現自己根本是跟不上潮流的人。那一幕呈現很多的可能性,會按照原定計劃 打劫金行? 還是改變計劃打劫投注站那解款車? 三人之中有沒有按奈不住突然發難行動? 還有在天台望著一切的姜皓文,最後甚麼也沒有發生,而為什麼沒有發生,是膽怯還是清醒,是懦弱還是冷靜? 這一幕什麼也沒有發生的內心角力,拍得很精彩。

以上兩個故事雖然有我大為讚嘆的地方,但整體來說我依然未能太過喜歡《樹大招風》,因為這棵樹的主幹陳小春擔演的卓子強之故事,稍稍弱不禁風。可能電影一開始打算呈現3段個別故事,那稍為輕鬆的卓子強一段未必太有問題,但以他玩世不恭的心態設熱線連合其餘兩人,過程又要靠沒甚精彩兼甚為重覆的所謂警匪追逐來支撐,整段卓子強故事可算無甚精彩,他們三人匯首一刻真的很像一個玩笑,稍稍輕鬆過後,放下電話,他們三人的結局我都覺得未算精彩地完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