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傳統區議會的思考邏輯——寵物公園改建影響社區?

傳統區議會的思考邏輯——寵物公園改建影響社區?
廣告

廣告

當寵物議題搬到區議會時到底需面對怎樣的問題?為寵物加設社區設施又需過多少五關與六將?這日的灣仔區議會也許就是一個好例子。

大坑區議員楊雪盈早前向當區屬下之地區設施管理委員會提出,把大坑蓮花宮公園改建成為寵物公園,方便於社區提倡寵物友善措施,並使人狗之間都能在社區中和諧共處。然而寵物權益這種新議題在傳統區議會的討論裡往往備受阻撓,使方案當時未能即時順利通過。而康文署會後就有關方案研究可行性後認為改建潛力佳,惟仍對日後交通配套問題存有疑慮,因此在4月12日的同一委員會上,部門就有關方案提出後續意見,並再次於區議會中續議。

13082006_10153874384799667_889521797_n

在第一次討論中,有委員就相關的交通配套問題提出不少憂慮,擔心改建後將吸引外來人口前來使用,並同時惡化區內違例停車等問題,為社區做成負擔。

另外,由於原公園內的樓梯,為通往天后勵德村的其中一條通道,天后區區議員李文龍表示,擔心改建完成後將大大影響勵德村居民出入,令人狗間之衡突進一步加劇。更以鰂魚涌寵物公園為例,指出相關寵物設施通常均收到市民不少投訴,因而反對方案。但楊議員隨即反駁鰂魚涌的失敗全因規劃失誤,錯將緩跑徑置放於寵物公園內,致狗隻追逐,才致投訴湧現。

而就交通問題,楊議員表示已再三邀約運輸署及工程師等人,計劃再為大坑及鄰近地區之交通問題進行探討。但重申,大坑違例泊車問題及相關交通問題向來嚴重,居民一直深受影響,有關政府部門應該及早處理,而與寵物公園未必有直接關係,不解為何運輸署可稱大坑沒有增加停車位的需要,質疑有關部門根本沒有了解過,昐其能重新正視區內交通問題。

同時,在座其他委員如林偉文議員、伍婉婷議員、鄭其建議員及李碧儀議員等人,均各自就方案提出優化諮詢方法之建議,及提出可參考港島區其他寵物公園,觀察外來人口是否定必將大量增加等。楊雪盈議員亦提出運輸署可作車流研究,並繼續研究狗主流向及放狗習慣等,以免讓其影響居民生活。

就楊議員提出的方案,記者作為大坑居民,眼看偌大的蓮花宮公園人煙疏落,閒時甚少路人使用。若在此「土地問題」頗嚴重的香港,繼續任由這公共空間半空置下去,難免有點兒浪費。而區內狗主為數不少,這個提議的確能兩全其美。可是,在聽畢李文龍議員所言後,又不禁思考,寵物公園一旦開放,是否就能擁有如此龐大的影響力呢?

蓮花宮公園內通往勵德村之樓梯,目測近十層樓高。

13113127_10153874985264667_1262833454_o

李文龍:「大坑蓮花宮旁樓梯使用率高,寵物公園落成後將嚴重影響居民出入。」

的確,由於勵德村往港鐵站或其他地方的巴士班次十分稀疏,因此,當區居民有時會使用其他步行途徑來往天后港鐵站,大坑蓮花宮附近的樓梯為其中之一。但使用量又如何呢?為解開疑惑,記者特意前往該處進行調查,觀察人流。

記者發現,每天早上上班上學的繁忙時間(8am - 8:45am)人流為最多,其中以學生或準備前往工作地點的年輕人為主;其次為中午時分,則以老人家為主。但由於有關地點並非通往港鐵站的唯一選擇,同時亦較其他通道更長且斜,使用起來並不容易;因此一整天的人總流並沒有太多。

與此同時,記者亦有順道觀察現時的放狗熱點——火龍徑。發現現時火龍徑放狗時間主要於晚上八時至十時左右,狗主們同時亦會在該處進行聚會,一邊讓彼此狗隻互相玩耍,一邊與其他愛狗人士大聊「養狗經」。而其他非繁忙時間則只有零零落落的幾名外籍女傭與狗隻散步。

假設,若寵物公園建成後,火龍徑的這批狗主將大部分轉至蓮花宮公園處放狗及進行聚會,時間也應該繼續以晚上八至十時為主。因此,記者大膽推論,狗隻於公園活動之時間,其實可以完全不與該條樓梯的主要使用時間重疊,更不會對社區帶來其他太大影響。

但勵德村居民出入不便確為事實,建議當區的李文龍議員可先協助為他們爭取增加巴士或其他公共交通工具之班次。畢竟從勵德村步行至天后港鐵站也不是一段短路程,那條又長又斜的樓梯,連年輕力壯的青年人上落也有點喘,更何況是外出買菜的老人家?對症下藥,大概才可真正地為居民牟福祉。

「區內改建寵物公園將致交通癱瘓!」

另一方面,議員同時提及到的交通憂慮;雖然潛在的外來人流無法預計,但其實蓮花宮公園位置隔涉,相關停車配套亦不足。除了區內狗主外,到底還可吸引多少外來人士來持續使用呢?會議期間楊議員亦有反問李文龍議員,知否現時火龍徑使用者中有多少為駕駛前來?其放狗時間又有否致附近交通堵塞?議員當時並沒有回答此問題。

明白議員公務繁重,既然如此,就讓記者代勞吧!根據觀察,發現火龍徑放狗人士大多為鄰近居民並以步行牽繩前來,該段時間附近交通暢順,並沒有釀成交通堵塞。當然任由記者空講亦無憑,建議運輸署可於該處進行使用者問卷,掌握確實數據,為李議員之言好好證實一番。

但寵物公園日後落成又會否較現時的火龍徑吸引,令區外狗主洶湧而至呢?記者沒有預知能力,的確無法為該議員求證。可是以常理推斷,一個人若明知目的地沒有足夠的停車設施,違停也許將面臨「牛肉乾攻擊」,又真的會堅持以駕駛途徑而來嗎?(使用一次寵物公園入場費居然要三百二啊!)又為何不選擇港島區其他更便利的寵物公園而非選擇大坑不可呢?因此,記者對於此「擔憂」實在摸不著頭腦。

運輸署:「我們看不到大坑有增加停車位的需要。」

而事實上,大坑作為眾所週知的「銅鑼灣後花園」,向來就不少市民特意駕車前來品嚐美食。停車位不足、過路設施欠缺、單線路線泊車堵塞……變相在方案還沒落實的現在,區內已不難碰上行人路被車子違例停泊而佔領、食店門口塞滿私家車、人車爭路等等。這些可是長年累月的問題,惟運輸署卻遲遲不願正視,出席代表關永業先生更能「勇敢地」聲稱大坑沒有增加停車位的需要?不用認真跟進投訴,又沒有實地研究,就能道出此「負責任」之言論,運輸署果然是最負責任的政府部門啊!

傳統的區議會思考模式——對新議題的恐懼

記者確實不解,為何區議會過去可把這些多年來一直困擾著居民的問題視若無睹,今天卻來假設寵物設施落成後將如何影響社區云云。難道那些問題就不該及早解決嗎?難道今天若沒有人提出過寵物設施改建,現有的交通問題就可繼續視而不見嗎?因為害怕收到投訴,就容不下新議題討論,並要一直找藉口反對嗎?堅持一切如「過往做法」般繼續進行,就能讓守舊的區議員繼續處於不敗之地?那就能充分代表民意嗎?區議會的這種思考邏輯,是否有點本末倒置呢?

當然,一個計劃,總有人支持、有人反對。唯有權衡各方意見,才能使我們的社區變得更好。康文署會中亦表示已草擬好問卷,計劃全面地諮詢各方持分者,吸收更多不同建議。記者在此希望有關問卷能覆蓋到更多居民,讓真正的民意注入區議會的討論之中,運輸署也能真正負起該有的責任,重新好好研究大坑區內交通,不再容讓與會者繼續憑空道出種種假設,凌駕民意。為社區建造最合適的寵物設施,令人、狗之間都能和睦共處,期待這個小小的願望哪一天將能真正於社區中實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