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張德江到訪三日,香港倒退六十年

廣告
張德江到訪三日,香港倒退六十年


廣告

中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只是訪問(「視察」)香港三日,我們的政治文明便倒退了七十年。但凡相信主權在民(popular sovereignty)者,當看到那些比人還要高的「水馬」,肯定無言以對,掩卷嘆息。梁振英在位數年,我們見盡各種政治醜惡,甚麼「一國兩制蕩然無存」之說已經「講到口臭」。張德江此行,或許只是集這幾年政治爛戲之大成,以濃縮版上映在港人眼前。

所謂見微知著、一葉知秋,一、兩張相也可以訴說大故事。網上廣傳兩張大合照。一張是「宴會前與主要官員合照」。前排正中當然是張德江,兩側分別是中聯辦高官以及特首夫婦。後數排有香港立法會主席、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行政會議召集人,以及司局長。可能是燈光問題,而且多人戴藍呔,相片發出幽幽藍光,猶如靈堂照般宣告香港死亡,頗有黑色幽默之感。另一張則是「聽取匯報照」。張大人坐在正中央,上有紅紅區徽高照,特首兼司局長列坐兩側,人人一副恭聽聖訓的模樣。李怡先生說得清楚了:香港的行政機關乃是向國務院負責,而非人大常委會。張不是特區政府的上級官員。張或許是「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組長,但港府也非直屬小組。即使有所謂上下級關係,理應還有說好的「一國兩制」。律政司、財政司有甚麼要向中央匯報?「黨大於國」的大陸常態,今日在香港「全面落實」、「貫徹執行」。不論行政立法司法,都由黨總管,不用分得那麼細。

主權在民,權力由人民而來,官員應該是公僕,為人民服務。然而張來港,灣仔變了圍城,任何抗議全被隔在「核心外圍再外圍」。張就像朝廷一品大員,到地方宣揚皇權,告訴你即使「山高皇帝遠」,仍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如此排場,在香港可真是史所寡有。是否張大員自己有如此要求呢?實在不得而知。但肯定地方官樂意為之,要為張大員免除任何尷尬。人民只是蚊蠅螻蟻,擾擾攘攘令人心煩,用蚊帳隔開就可以了,隔不開便掃走。假如美國總統到訪,也必會封路。但相信只有天朝大吏到來,方可以一整隊車隊獲特權逆線行車,公然犯法。好一個倒行逆施。

有朝廷命官出巡,必有小佞扯皮條。其中有個姓屈的,趁張來港,立刻就寫了篇《給張德江委員長的一封信》,說甚麼「好多朋友開始說:『愈來愈期待一國一制!』真的,這50年為甚麼過得這麼慢。」那種飢渴的醜相,真的見者鄙夷。還有那個叫《香港01》的網媒,平時扮理性中立,張一來港,便發表多篇「深度分析文章」。例如其中一篇題為《積極講話 意義重大》,說甚麼「張德江似乎高度評價了梁振英的治港班子」。另一篇則說「中央對香港積極參與『一帶一路』的盼望可見一斑…… 如今『一帶一路』禮盒在手,港人應更有借船出海的自信和勇氣。」不看清楚會以為是《大公》、《文匯》。不過最爛最醜的,還要數「消息」。《01》引述「消息人士」謂張不滿曾俊華的匯報,及後《星島》政情專欄又引述「接近中央政府的消息人士」謂《01》的報導是「挑撥離間」。搬弄「權威」、借新聞之名權鬥兼玩弄民眾,實在可惡。這個傳媒文教界,已經與北方接軌。

當然少不了警察宣揚武功的環節。港人由當年李克強訪問港大起,知道了有一樣東西叫「保安區」。張來了,這次香港人學識了原來「保安區」可以無限擴張。只要在區內,警察話事,一切法律失效。假以時日,香港全境都可以變成「保安港」。一般人只可以到指定露營地點紮營,但只要你是警察,你就可以在獅子山頂露營觀星。話說有位中大同學去科學園,遇上張到訪,很快便被駐守警察截停。同學衝口而出說了一句「黑警」,警員立即大罵:「你講乜野呀頭先?X你XX!打你XX臭x吖嗱!係咪想見下黑警呀?」(錄音可在網上找到。)只要你有牌有槍,便可以「維持治安」之名做任何事,橫行無忌。已經到了自認「黑警」而不覺羞恥的地步了。

所謂倒退六十年,六十只是虛數,要說的是香港政治文明不但無寸盡,反而大倒退。當西方世界說要把代議政制二度民主化、社會各階層也要民主化時,我們卻在爭取到普選前已經走回頭路。正如文首所述,以上劇目已不是甚麼新戲,反而是這幾年爛戲的結晶品。皇朝奴性思維「大範圍」植(殖)根,開花結果。奉承諂媚之北風吹遍港九新界,吹倒程序規矩法治樸實。這套香港政治戲,真的很爛,爛到發臭。很不幸,我們都生活在這場戲中,而且會繼續演下去。但願戲爛人未死。

廣告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8841779031775169"
data-ad-slot="959329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