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馬寶寶社區農場

馬寶寶,粉嶺馬屎埔村的寶寶。實踐永續農業,開辦農墟及導賞。重新發現土地、食物、生活與發展的意義,重塑人與人、人與土地的關係。栽種城鄉共生、永續發展的願望。 網誌

社運

我們將以行動在新界東北的土地繼續「答辯」——區家、守地巿民及反東北團體正式就禁制令及答辯回應

我們將以行動在新界東北的土地繼續「答辯」——區家、守地巿民及反東北團體正式就禁制令及答辯回應
廣告

廣告

攝:陳偉堯

就恆基(祺星)申請禁制令及今天的答辯聆訊,我們謹此回應如下︰

1. 法律制度不一定公義

近年來,法律上,恆基對區家及所有東北原地換地措施下面臨逼遷的租戶與農夫之所謂訴訟,完全是恃財凌弱,不過是逼迫纏擾。一間巿值千億的地產及其律師團隊,袒護他們而設的遊戲規則,這種司法場景,從來不是一個level playing field。一方面,正如我們一直所指出︰農地農用,是對孕育萬物的土地的尊重,土地屬於所有香港人。目前的香港法律,是相當一面倒保護名義上的業權人,而對農地之業權人近乎零要求,造就幾大地產商在新界瘋狂囤地等待收割、農地大量被凋荒的局面,甚至出現先破壞後發展例子。另一方面,如此民事訴訟,一旦敗訴,其中牽涉的訟費金額,對普通巿民而言,絕對難以負苛,例如任何今天答辯的人士,若然敗訴,便得承受十萬元起跳的索償風險。即便幾個關注新界東北規劃的團體向來少量公眾募款,我們亦傾向謹慎運用。故此,衡量再三,雖然我們認為我們有反對此項禁制令之理據,但今天不會答辯。有個別朋友會循法援途徑,作撤銷禁制令之最後嘗試。

2. 禁制令多處不合理

即便目前法律只強調業權保障,此項禁制令,仍有多項不合理之處。包括︰3月23日執達主任執行《管有令狀》時數項行政失當,無緊急性質法庭卻於5月23日頒予單方面緊急禁制令,禁制令部分內文含混範圍過大,「不可堵塞馬適路阻止恆基代表內進」更牽涉公眾地方之活動權利,目前判決有欠審慎,(因於馬適路集會及示威,無論是否與收地有關,皆為憲法賦予巿民之權利)。餘不一一,可見備註。

3. 守地巿民會繼續透過法援制度嘗試反對禁制令但預期不會成功

前天,有守地巿民嘗試申請法援,以撤銷禁制令,即時被拒(無法通過案情測試),我們認為拒絕理由並不合理。昨天,相關巿民修訂理據後再次提出申請,目前處理中。我們對結果並不樂觀,但會盡力嘗試。一旦再次被拒亦會考慮上訴。

4. 恆基突襲再掀武鬥可恥

繼早前嘗試私下約見、及闖進工地神秘「測量」田壘後,昨天恆基再有保安強行進攻,幾乎引發肢體衝突。我們對此表示忿怒。我們一再指出,守地巿民是捍衛香港的土地與公義,保安員絕對不可暴力對待。恆基一方面採用法律途徑,佯裝大方合理,另方面又以錢收買基層勞工去挑釁衝突,更是極其可恥!

5. 原址換地措施會反對到底

是次爭議之馬屎埔村農地其實只是原址換地措施牽涉範圍的一小部分。無論結果最終如何,巿民必將繼續抗爭,保護香港人之土地,反對這項利益輸送、官商勾結之換地政策。

我們更必須指出,在是次爭議中,抱著「坐山觀虎鬥」心態扮作若無其事的政府,必須承認責任!梁振英與陳茂波局長主導之新界東北規劃,才是這場掠奪與守衛戰的始作佣者。

6. 新界東北規劃絕非港人所願

容我們一再指出,新界東北規劃,不但破壞寶貴的常耕土地,逼遷住民,消滅鄉郊社區,掘起古洞北高濃度毒土製造污染大危機,將為東鐵沿線帶來絕不可承受的新負荷,更重要的是將永久改變香港的地理格局,破壞僅餘的城鄉平衡。由新界東北而及新界西北,乃至東大嶼山,一切瘋狂發展,不但造就地產商圖利,更是明顯的政治任務。

這絕對不是香港人希望見到的將來。所以,今次的反收地行動,從來不止於反收地,更是捍衛和創造香港未來的民主運動。

中止換地,撤回規劃!
恆基可恥,政府更可恥!

馬屎埔村區家
各界反收地及反東北香港巿民
古洞北發展關注組
粉嶺北農村及居民聯席
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
馬寶寶社區農場
土地正義聯盟
東北支援組

謹啟
2016年5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