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十一個學生會是是旦旦, 民主香港也難以實現

十一個學生會是是旦旦, 民主香港也難以實現
廣告

廣告

《香港獨立媒體》在5月26日的特約報導,「十一大專學生會另辦六四論壇:民主中國難以實行」,指:

『十一個學生會認為,「民主在中國難以實行,六四事件發生前鄧小平雖有接見學生代表,但及後隨即屠殺學生,共產黨使用的殘暴不仁手段,經已引證其極不可信,更遑論與中國合作、發展民主。他們希望香港人汲取歷史教訓,理解香港現況,為未來抗爭做好準備。」』

筆者查看了今天的所有報導和孫曉嵐(港大學生會會長)的「有關悼念六四的幾點散亂看法」。該消息有點混亂,只有香港獨立媒體報導,筆者當初還以為是獨媒誤報。在此要向獨媒尊重道歉。

十一個學生會的修正宣言解釋清楚 ─ (注︰宣言稍早版本誤將李鵬接見學生之史實寫作鄧小平接見學生,現已訂正,筆誤之處,敬希原諒。)

評《聯校六四論壇活動宣言》

十一間院校學生會反對支聯會的理由為,「六四晚會形式僵化、中國人身份認同及「建設民主中國」綱領之不滿」。

首先,形式僵化無從評論,政治集會大概如是。其二,64晚會也有外籍人士參加,譴責暴政與身份認同無關。其三,中國專制是香港民主踝足不前的主因,反對別人爭取「建設民主中國」何來理性可言。

其第二段「縱恐懼終是虛驚」,以夏慤道催淚彈與六四相比,相當可笑。他們應該看看外國的真正的獨立運動中的血淋淋的恐怖。

其第三段,指「建設民主中國之夢想實難於登天」 ,「建設民主中國之夢想,絕非港人妄加一腳即可成就之事」。政治改變從來都是難事,中國的民主化確非單靠港人可以完成,但困難不是反對的理由。正如,我也看不到香港獨立(如有可能的話),可以由現在這班學生完成。

其第四段指「不可妄信中共之言語」。現在,連中共的高幹也不信中共之言語,送子女到外國。其說法全無新意,將反對中共者當作「搖尾乞憐」實屬過份。最後,記者招待會上發出的宣言將李鵬當鄧小平。筆者贈其一句:「是是旦旦,民主香港也難以實現。」

筆者的立場

筆者認為支聯會64晚會是一個大規模的集結,是一個政治指標,因此有其現實意義;不喜歡組織者不等於不參與活動;陳雲等人所說的「香港將背負起不適當的政治責任」是偽命題,因為沒有人可以把「中國的責任攬上身」;每個人的參與是其個人抉擇,無法討論;若這一代年青人感到意義微乎其微,自然不會參與,也是無奈。

筆者從70年代學生運動縱觀至今,香港青年政治運動的分水嶺都是對中國問題的表態。因此,抽離於中國問題等於離開現實,例如,誰當下任特首,其最終決定就是來是北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