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工逆耳

陳虹秀,奇怪又有趣的註冊社工,入行十數年,非常熱愛工作,寄工作於娛樂同時亦寄娛樂於工作。年紀不大也不小,深信為追求公義被捕也沒所謂。心中有團不滅的正義之火,見到不公義之事時,會由小社工變身成「社工逆耳」,自由地遊走於抗爭之路。 網誌

社運

35天的獄日,還未夠喚起你第一天當社工的旭日嗎?

35天的獄日,還未夠喚起你第一天當社工的旭日嗎?
廣告

廣告

同工曾健超於5月30日(一)因襲警和拒捕而被判入獄五星期,雖然已保釋等候上訴,但他隨即也要面對「七警案」的審訊。曾健超身體力行地參與社運,堅守社工的核心價值,爭取及維護社會公義,作為社工業界理應傾力支持。

奈何,判刑當天親身到達九龍城裁判法院支持曾健超的,大多是雨傘運動的戰友,而社工業界的同工卻不多見,現場只有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及社工復興運動的少數同工到場。究竟在雨傘運動時,曾經有500多名社工到灣仔警察總部集會報案的那份團結力量還會再出現嗎?究竟是同工們無法抽空參與,還是同工們已放棄了香港的社會公義和人權呢?

不少人說「社工帶頭攪事」,其實,是在太多人不明白社工的其中一個核心價值就是維護及爭取公義!作為社工,我相信不少同工都曾試過,在面對服務使用者因施政失誤或政策失當而受苦時曾感到「無能」 ; 面對社福機構為爭奪資源而重成本效益輕服務質素時曾感到「無奈」 ; 面對自己在工作上因人手不足而被壓榨,工作量有增無減時曾感到「無助」……

社工,近距離接觸社會上的弱勢社群,看見貧困長者要以執紙皮和汽水罐來「搵兩餐」甚至是「瞓街捱肚餓」;看見殘疾人士因沒有良好的政策而難以投入社會工作最終只能隱蔽起來;看見學生因面對扭曲的社會價值和不膨脹的學習壓力最頂不住絕望地自殺;看見年青人因對未來絕望而開始悲憤地絕地反抗;會看見小商戶因政府當年將公營業務賣給領匯(領展)捱不住不斷加租而無奈地結業;會看見村民只希望保存僅有的農田卻反抗無力...社工,毫無疑問的會選擇站在雞蛋的一方!

香港的未來,尚有不少社會事件需要社工走出來發聲,用我們自身的見證來說出社會的問題。9月的立法會選舉也已經有不少的公民充權運動陸續展開,「做個聰明選民 Be a Smart Voter」運動就是其中一個,倡導公民充權,讓公民也能意識到自己有「權」有「力」!選民只要掌握重奪議會的知識和技巧,認清參選人的「斤兩」,制定自己的投票策略,積極參與其中,就一定可以改變議會被強權壟斷的局面。

社工,在當中絕對有能力參與及推動「充權」的部份。我們不是每天都在不同的服務範疇上做著「充權」、「平權」和維護「人權」的工作嗎!

未來,到底社工還會再「鵪鶉地」缺席爭取社會公義的事件呢?社工還記我們初出茅廬時的熱誠、信念、價值觀和使命嗎?社工們又能否集結業界的力量向政府說「不」嗎?但願,我們能再看見數百或數千名同工為了公義而走上街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