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這不是關公災難,是我們的災難

廣告
這不是關公災難,是我們的災難

廣告

兩圖是 Lancome 母公司 L'Oreal 2015 年年報的節錄:

一)其 2015 年總營業額為 243 億歐羅,其中亞太市場佔 55 億歐羅,近 23%,即五分一有多,是相當重要的市場;
二)雖無細分的數字,但從文字可推斷中國市場在這 55 億歐羅所佔的成份很大;
三)文字中形容香港是「difficult market」,可推斷是生意難做,貢獻業積很少;
四)根據百度的資料,L'Oreal 曾聘用的中國區代言人包括「巩俐、李嘉欣、张梓琳、李冰冰、李宇春、吴彦祖、范冰冰、潘玮柏、鲍春来」(由那裡 copy & paste 過來,抱歉出現殘體字),即為進攻大陸市場,此公司不惜工本!

又即是說,在我們眼中看成是關公災難的「取消HOCC音樂會」聲明,在公司眼中其實是個必要的商業行為,以保龐大的大陸市場;儘管之前看似得罪了大陸五毛和客人,但這「取消聲明」實可補鑊,甚至可反守為攻,成為公司「從善如流,珍視國內市場,關顧中國人民感情」的宣傳!

而從上述資料所見,他們才不會害怕香港人全體杯葛(即使真的發生),最壞時便放棄這「difficult market」。相對於隨時佔總公司近五分一營業額的大陸市場,香港算是甚麼?

而可悲的是,這公司可能完全不知道何韻詩做過說過甚麼,更懶管她是否一個按良知行事的藝人,總之一見《環時》出手,便將她看成是公司在大陸營運的「不利因素」,必需切割。在商業世界的邏輯中,數字是唯一的道德標準,「股東利益」是所有商業行為的理據;甚麼「企業良心」,也只是 marketing & promotion 的技倆。

但當大陸因素與這種商業邏輯合流,便直接影響到香港的創作與言論自由,藝人與創作人定要謹言慎行,千萬不可以令自己成為 potential clients 在大陸營運的「不利因素」,不會作、唱、演、甚至接觸任何在大陸可變成「敏感」的作品和人士,因為他們知道 big brother is watching,隨時會被人「篤灰」。這未必和藝人或創作人的良知有關,因為他們頭上也有家公司,同樣是服膺於上述的商業邏輯。而我們作為受眾,會愈來愈少機會接觸到我們著緊的政治和社會題材的作品,因為它們「太敏感」。

要重奪香港的創作與言論自由,香港人真的要團結和爭氣起來,將藝人與創作人從大陸市場中解放出來,令他們可重拾暢所欲言的條件。要創造這些條件(這是否匪語?很擔心...),首先當然要合力養活這些藝人與創作人,就如何韻詩很努力地開拓「後封殺」的不同運作路線如多開演唱會和成立網上專賣店,必需真金白銀支持。但單靠這種支持還是不夠,亦養活不了多幾個何韻詩。忽發奇想之下,我想到全港集資成立「民間文化局」!

沒錯,我們已有藝發局,亦算是民間組織,但它多著重 high-art,太「大壇」,受制於政府資助和大型商業贊助的取向,有事時更可能會將敏感的作品「下架」,對這裡講及的藝人與創作人作用不大。我FF中的「民間文化局」,主要是有系統地支持「為香港隨心發聲」的創作,讓它們不須依賴大陸市場也可維生,主要有以下面向:

一)資助:以集資和商業贊助得來資金直接資助這類 projects。
二)連結:懂得發掘和連結不做(或做不了)大陸市場的中小型贊助商。
三)推廣:(a)推廣這類 projects 的作品到香港和全球(中國除外)的華人社區;和(b)懂得透過這些 projects 推廣相關的贊助商產品(甚至為它們招商),加強贊助的誘因。
四)教育:令更多人懂得欣賞這類 projects 的作品,和令更多人加入這類創作的行列,甚至教育贊助商這類 projects 的宣傳價值。
五)投資:懂得將少部份集資和商業贊助得來資金投資,以幫補收入來支持可持續的營運。

基本上,這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規模,需要大量的商業和管理奇才,但不落銅臭,又有良心。但在中國因素依然存在的環境裡,要重奪我們的創作與言論自由,夢,可能要發大一點。

L'Oreal 2015 年年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