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昨天有「流氓醫生」未來有「大賊醫生」?

廣告
昨天有「流氓醫生」未來有「大賊醫生」?

廣告

電視節目有好多種,醫生也一樣,有些追求名利,有些愛攀附權貴,有些愛唱兒歌,有些為錢銀跟父母反目,我希望還有一些醫生像《流氓醫生》中的劉文那樣,知道要當一個好醫生,先要做一個好人。

這是98年的電影,香港只是回歸初期,人心還是向善的,導演是UFO的李志毅,那些年他和UFO最愛拍這類精緻小品式電影,主角通常就是未上神枱的梁朝偉。就是那個時代,才容得下這類電影。

電影主角劉文(梁朝偉飾),永遠蓄着鬍子,踢着拖鞋,一頭亂亂的頭髮,看似不修邊幅,看似對一切漫不經心,但醫術高明的他卻選擇在貧民區行醫,以幫助貧苦大眾,更會在半夜彈着結他,然後因想起舊情人而哭泣流淚,這樣一個好人,相信很難不讓人動容吧!然而,他最讓人動容的,是他的做人原則……

例如有一幕,在一次搶劫案中,搶匪被警察開槍誤傷,子彈卡在頭骨中,送到醫院時,剛好名醫左自杰(杜德偉飾)正在做臨床教學,杜便問學生應該如何取出卡在頭骨的子彈,因為子彈是警方的證物,如果直接用鉗子夾的話,恐怕會破壞證物,也有可能將子彈往腦裏推進去,杜的答案是在搶匪的頭骨子彈旁劃一個小圓圈,直接把部分頭骨與子彈取出交給警方。
此時有一位學生說:這樣直接把頭骨取出,很有可能會傷了周圍的神經,產生後遺症。杜說:很抱歉,以後病人會有流鼻水的後遺症,那只能算他活該了,誰叫他是槍匪,不死已算走運了。

但劉文卻給了另一個答案,他說:由於子彈在進入頭骨時是一個高熱的物體,所以我們就先把鉗子夾住子彈尾部,然後用包着乾冰的布把鉗子包住,因為熱漲冷縮的原理,子彈就會縮小,會較容易取出。此時學生說:那會破壞子彈,那是警方的證物。

劉文說:那關我甚麼事,醫生最大的責任就是用最好的法來醫治病人。警方的事就交給警方處理。

短短的一幕,便講出一個道理:當醫生除了需要高超的醫術,德行及愛心也同樣重要。

我們曾經天真的以為,香港真的會有(和容得下)像劉文這種「流氓醫生」,無奈,我們發現身邊的醫生,更多像劉文的死對頭左自杰(杜德偉飾),他活在「白色巨塔」之中,汲汲追求名利,不斷放棄自己的原則,眼裏只有權貴,永遠看不起低下的人……還好,電影中的左自杰終於跳出慾望,找回自我,不再離地。這讓我想起今天站出來的醫生,我希望他們真的像左自杰那樣,終於覺悟前非,終於明白這個政府是與民為敵的,而不是因為政府的魔爪伸過來,為了保障自己利益才走來吧!

然後再想,即使像左自杰這類醫生,雖然勢利,還是專業的,還是一個稱職的醫生,但假如將來真的引入某國的醫生,恐怕香港上演的不再是《流氓醫生》和《白色巨塔》,而是又回到《歲月神偷》那些不給錢便不讓你好過的年代了,甚至變成《救命》,遇上無啦啦割咗你個腎的醫生!這些不是「流氓醫生」,而是「大賊醫生」,Sorry,無論他彈結他多型,我也不會欣賞囉!

作者網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