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王維基不是葉晴

王維基不是葉晴
廣告

廣告

王維基的勞工就業政綱,開宗名義就是「香港奉行自由市場、鼓勵競爭,在過去數十年來行之有效」,內容更明言不必立法標準工時,可是我們正想說,事實是行之失效,製造貧富懸殊。

所謂自由巿場,現實是政府縱容商家壓榨勞工的(不)自由巿場,對基層勞工而言,表面上巿面遍佈就業機會,可是工作條件刻薄,實質上是沒有真正選擇,無從自主生活。以近來街工跟進美心集團的飲食業工友為例,有廚師工時長,更要賣休息日,一個月僅剩下兩天休息。香港廚師聯盟向美心集團爭取調升加班費,得到的答覆是工時及加班費安排乃雙方協議訂定,拒絕調高。這個回覆,不正是王維基的勞工就業政綱所縱容的嗎?可能解決香港的長工時苦況?不可能! 因為王維基無意解決權力問題,繼續任由打工仔在(不)自由巿場下遭到大石壓死蟹,勞工處遇上長工時工友,也只能拒諸門外。

王維基的參選記招上,一開始就提及社會躁動,行動漸趨激烈,促使他走上從政之路,透過踢走CY,讓社會「從投開始」,可是香港的深層次矛盾,並不能藉著撤換特首而得到解決,王維基的自由巿場發展思維,才是因循守舊的,令香港貧富懸殊加劇、民怨不絕的禍首。

此時此刻,假如王維基仍然迷信自由巿場的滴漏效應可以解決公屋輪候問題、青年貧窮問題、長工時問題等自由巿場的壟斷惡果,那麼我們只能說,王維基,就算由你當上立法會議員甚或特首,香港不見得能夠「從投開始」,反而只是「重投舊路」,再製造下一代窮人,勞動卻得不到尊嚴生活。

王維基,《選戰(二)》的男主角,一個商人失落電視牌照,尚可東山再起,走上從政之路,儼然是部份中間選民的新希望,一般低下階層,何嘗沒有憤怒與理想?香港廚師聯盟主席去年也參與區議會選舉,沒有鎂光燈、沒有資源和人手,甚至沒有時間,工人參政與商人參政,機會天差地別,難道只是能力問題?其實是階級問題,而香港的低下階層,長期受到壓迫,有一位九十後廚師說過,他只是在生存,不是在生活。而真正的自主生活,工人可以追求合理的勞工待遇、家庭溫暖、勞動者的尊嚴、社會的理想,而不是社會上一小撮人的特權。王維基是為香港站出來?還僅是挽回其階級的優勢?對基層勞工的未來有好處嗎?

王維基不是葉晴,大眾還要陪他走下去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