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瑪嘉烈與大衛系列-綠豆》——完成了ViuTV開台劇的歷史責任

《瑪嘉烈與大衛系列-綠豆》——完成了ViuTV開台劇的歷史責任
廣告

廣告

《綠豆》終於完了, 完成了ViuTV開台劇的歷史責任。

我沒有甚麼感覺,只覺鬆一口氣。但有些話還是要說的。

(以下說的比較長,不愛看字的便不要看)

在這裡要向一個人表達特別的謝意,就是ViuTV製作部的頭目金廣誠先生,你若不認識金廣誠先生證明你還有大把青春,我等已一把年紀的,自少看歡樂今宵,迷戀勁歌金曲,還看過很多梅艷芳演唱會的都聽過金廣誠這個名字。

認識金先生是因為魯暉的介紹,原本他們是想找我主理一套處境劇,但後來發現處境劇製作需時,剛巧又有一粒《綠豆》,於是便順手拈來,先拍這個。

金先生雖然是電視界眾多的老行尊,但難得的是他不屬於老行尊中的Old Seafood,如果他是一名Old Seafood ,《綠豆》絕對沒有可能出現。他對《綠豆》投以絕對的信任,當我提議找來身價不菲的林保怡和沒有拍劇經驗的導演,他頭上雖然有一大滴汗,最後也首肯,不是他,《綠豆》就不會是這樣子。

每個行業都需要有高、中、低三個不同年齡層的組合去互補不足,才能擦出火花,但高層者往種懷著「我食鹽多過你食米」的心態,也害怕被後浪掩蓋而戀棧權力不放。但金先生思想開明,(因為他喜歡看《前度》,所以我覺得他開明),而且平易近人,一點高層的架子也沒有,在製作《綠豆》這幾個月,看到他疲於奔命,撲水、撲人、撲火,付出的不比台前幕後一個人低,我也感到過意不去,而他作為一個高層,實在有很多事情不必他親自出手的,但他也照做如儀,十分感激。

另外,要向一個人表達歉意,就是廖碧兒小姐。因為Diamond的戲未做到最好,而她的戲不夠好是我的責任,因為她的戲是我帶的。導演一早就要求,每有廖碧兒的戲都需要我在場,因為跟她溝通比較需要花時間。導演要短時間內為我們趕貨,也有太多事情要兼顧,能夠幫輕他們,當然義不容辭;始終我是原作者,更是編審、監製、太平紳士、聖誕老人,由我向她解釋,也比較準確。

廖碧兒最大的缺點是不懂中文,而且她人很心急也沒有安全感,這可能是創傷後遺症。所以,除了在劇本上要耐心地為她詳細解釋,也要給予她信心,向她保證這個團隊不會有牛鬼蛇神(她問我:What is 牛鬼蛇神?)。除了因為語言上的技術性問題,令她比較緊張,也因為我給她很大的壓力,有時候導演收貨,我也想她來多take。我曾經講過找廖碧兒是因為我相信每個人至少有一次機會去證明自己的能力,她知道後,令她更戰戰兢兢,還要對著林保怡這種高手,更加要小心翼翼,以至演出時未如大衛和瑪嘉烈般自然。

雖然,Diamond未做到最好,但她的表現由第一次出場,直到完場,的確看到她有進步。 演藝圈這個年齡層,有經歷而不膠的女演員其實買少見少,我相信廖碧兒有能力愈演愈好,只要她得到公平的機會,遇到好劇本和好人;然而,我還是強烈建議她學好中文,希望下一次合作的時候不用三十幾度跟她BBQ。

《綠豆》帶給觀眾娛樂,也令參與的人行前一步,好戲之人更好戲、天才的更天才、新人變紅人,雖然未至於功德圓滿,但怎麼說也算是場功德。ViuTV 只是一個細台,不會有幾十點收視,我們希望做到的是壯大的整個行業,製造到更多機會給有志有電視行業發展的人,這個宗旨是不會變的。

最後,要多謝所有中了毒的觀眾、網民,你們證明用心做就有人用心看,在這個黑白不分的年代,懂得思考是十分重要的,你們看電視也那麼認真,香港有希望;你們的意見我都知道,所以偷偷的加重了 Candy和花花的戲份來報答大家。

大家是時候從過正常生活,我會繼續開新劇、寫新書。

生活是一場持久戰,總有些時候令人想停下來,要懂得忘記過去,才能從新出發,走到終點。(自己幻想林公子把聲)

多謝大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