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阿恩

曾任中學教學助理,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網誌

政經

自由何價 民族意識

自由何價 民族意識
廣告

廣告

林榮基終於回來了。他在重獲自由後便高調地在香港活動,發表他認為對的和他相信的信念,毫無顧忌,自由自在。香港人,在香港可以自由地發表不同的想法,沒有任何禁制,不需要擔心因為說出一些批評政權的說話而被以言入罪。傳媒,也能夠自由採訪和刊登任何的新聞題材,不用擔心要通過政治審查,更不用擔心會遭到秋後算帳或被突然「辭職」。自由,就是香港的難能可貴之處,容許百花齊放,更保護了市民的知情權。自由何價,自由造就了香港成為一個國際城市,吸引各國的人前來生活。

可是,在主權移交後,香港的自由程度急速下滑,中共的緊箍圈漸漸的伸延到香港的頭上。香港不同領域的自由受到強烈的衝擊:或是高調的被干預,或是暗地裏的施壓。市民所相信的不同方面的自由逐漸變成了空言,「基本法」所記載的承諾變成了一張廢紙。2003年政府推出「廿三條」立法,意圖收緊香港的言論自由,打壓反共的力量;中共政權多番跨境執法,意圖在香港執行中國法律;中共紅色資本入侵香港傳媒行業企圖左右報刊的新聞立場;警隊意圖在遊行集會不反對通知書加入不合理的限制,干預香港人的集會和遊行自由;商業機構突然抽起蘋果日報的商業廣告,似乎是要向香港的民主力量陣營施壓和發放警告。中共的魔爪已經透過不同的渠道伸展到香港的每個角落,入侵我們的自由堡壘。

中共對香港自由的箝制愈來愈明顯,從以前的暗地裏干預,到現在高調地箝制,還包裝成合法合情合理。林榮基在香港出版書籍,本受出版自由的保護,奈何當中的內容惹得中共高層不高興。若真正的按照「一國兩制」,林榮基沒有違反香港任何法例,應受出版自由保障,不應受到任何制肘或迫害。中共法律在香港不能實施,否則違反了「基本法」。可是,林榮基事實上是在北上的途中被中共「中央專案組」扣押,並「被消失」長達八個月,杳無音訊。中共更否認林榮基是被拘押在中國境內。八個月後林榮基「獲釋」回港,卻有「中央專案組」的中共執法人員押送,確保林榮基在完成「任務」後會「自願回國」。跨境押送,把香港人珍貴的人身自由給破壞殆盡。

林榮基決定公開違抗旨令,公開自己的遭遇,便即刻被窮追猛打。跟蹤、公開威脅、甚至要求香港執法機構代為押解林榮基到邊境,中共完全無視當初「一國兩制」的承諾,將「基本法」正式置於腳底下。中共把「一國」置於「兩制」之上,把「國家安全」看得比一切還重要。只要中共覺得自己黨的形象受到威脅,便會立即現出真身,把獨裁專制的魔爪伸到香港,還可以夠膽光明正大的打着「依法治國」的旗號去「緝拿通緝犯」。中共由此至終都只是視香港為一部印錢機器,從沒打算確切實行「一國兩制」,給予香港人真正的自由。中共立國靠的就是專制、監控、陰謀權鬥,最害怕的就是人民擁有真正的自由,從而把黨國的權力奪去,衝擊管治的惟一基礎,更擔心人民會為了爭取自由而推翻政權。共產黨在當時是以「解放人民」為噱頭,煽動人民搞革命。中共害怕歷史重演,便「解決問題的源頭」,直接禁制自由,把整個中共國置於絕對的極權下。

自由何價,香港因為擁有高度的自由,為全世界趨之若鶩。香港人的自信心和驕傲感,很大程度源自於香港擁有的自由社會,能夠暢所欲言,不用擔心人身安全,更不用擔心有「中共專案組」的公安將香港人「抓捕歸案」。中共用骯髒手段奪得香港主權,便全力摧毀香港各個領域中自由的橋頭堡,意圖撕破保護香港人安全的防護罩,入侵香港的核心價值,同化整個香港民族為中國人,清洗香港的民族觀念,把香港完全的「被回歸」。香港往後面對的衝擊,只會愈來愈嚴重,中共對香港的控制只會變本加厲。泛民主派政黨每天都在說要「抗赤化」,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捍衞香港人的利益,但是他們從未真正的做到對抗赤化、守衞香港港。泛民主派眼見中共利用港共政權去清洗香港的民族意識和收窄自由,都沒有實質的行動去對抗,任由香港逐漸沉淪,自由一點一點的流失。香港人,若要真正的捍衞自己的自由,必須要狠下心腸,徹底的與中共劃清界線。香港人,必須建立起自己的民意識,才能夠名正言順的去守護自己的價值,和自己所擁有的自由。香港民族,自強不息,才是香港人未來的方向。只有香港民族,才能夠真正的保護香港人珍惜的自由。

自由何價,不自由,毋寧死。香港民族,自強不息,才能夠守護這一片地方,才能夠讓每一代的香港人都享受到真正的民主和自由。

(淺談民族意識之四)
作者:阿恩,自由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