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認清方向,勿讓民氣消散——給獨派的建議

廣告
認清方向,勿讓民氣消散——給獨派的建議

廣告

立法會選舉將至,六名本土派參選人被剥套參選資格。網上輿論迴響極大,泛民主派和本土派支持者均認為這是赤裸裸的政治打壓。兩個獨派組織(民族黨和本民前)亦分別號召市民上星期六及本星期二到金鐘及九展聲援。然而,筆者奇怪的是,我的WHATSAPP並無響過不停,亦無親朋戚友相約到現場抗議。最終上述集會參與人數亦不多。大家空有怒火,但無反映到集會參與人數上。身為一個邊緣支持者,筆者認為,這是因為獨派被貼上「勇武」標籤,令集會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令支持者及同情者卻步。

不少本土派(包括獨派及其他派系)有勇武抗爭的傾向,對「和理非」集會嗤之以鼻,他們參與的場合,較易出現肢體衝突,警察亦會更嚴密佈防。但這是一把雙刃劍,初一旺角事件,繼之新界東立會補選獲得15%選票,令本土派聲勢大振。但當他們被受打壓,號召市民聲援時,市民卻會變得猶豫:「他們想幹甚麼?會不會有激烈衝突?」、「會不會被捕?」。也就是說,對本土派的邊緣支持者及同情者來說,本土派組織的行動等於「勇武」、「危險」。他們願意投票給本土派,會協助他們擺街站、派傳單,也會出席造勢大會。但臨時組織的集會呢?可免則免了。

這不等於這部份本土派的支持者及同情者抗拒勇武抗爭。舉例來說,雨傘運動的中後期,金鐘一片歌舞昇平,但旺角仍有零星衝突,旺角的示威者大多會準備基本防具,以備不時之需,因為他們預計很可能會有衝突發生。但本土派近期組織的示威,邊緣支持者及同情者無法預計會是和平集會還是勇武抗爭,甚至有點無所適從。舉例說,本土派號召市民七一到中聯辦集會,由於中聯辦極其敏感,令人聯想他們會否衝擊中聯辦,但他們又沒有足夠的動員能力。出於安全考量,筆者的朋友大多對集會持觀望態度,「好像會有事發生,出事了再去幫忙吧!」或者只到外圍觀察。結果集會不成,便有人被捕,事件更變成本土派和社民連的衝突,雙方更對罵數天,令行動完全失焦。

就算是勇武抗爭,有時是事先計劃(如雨傘運動9.26衝入公民廣場);但更多時是偶發事件(如9.28市民上街擋催淚彈,又如初一小販問題引發騷亂)。然而,當本土派被貼上「勇武」標籤,便嚇怕了溫和的支持者。

筆者認為,本土派必須開出溫和路線,與勇武路線齊頭並進之餘,又不會嚇怕「和理非」的支持者。陳浩天再三強調今天(8月5日)的金鐘集會會和平進行,如果今天的集會有數千人出席,他們將成為香港民主運動的生力軍,這是筆者樂見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