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港深醫院搵老襯

港深醫院搵老襯
廣告

廣告

傳港大外科學系系主任盧寵茂將接任香港大學深圳醫院院長一職。港大過去一直為該醫院墊支支付營運費及工資。港人,尤其是港大舊生冧起就嬲。但港大以院校自主和非教資會資助為由,一直隱藏事件。據知,港深醫院這一大頭佛是盧寵茂,不是梁智鴻搞出來的。

現在由盧寵茂接手這一冤孽,似乎冤有頭債有主,但其實都是香港人的錢,他是不會為港人爭公道的。這只會幫他在港大更上一層樓,問鼎港大校長一職。若然,校大舊生真是無眼睇。

盧寵茂是香港精英的人版,中學九優一良,專業成就上是世界級肝移植權威,但在校委會會議上說沒有人問候他 ──說明,這些精英一離開其專業就一肚草,比販夫走卒不如。

歷史

港深醫院是在「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之下,由深圳市人民政府全額投資,採用港式管理的一座大型綜合性公立醫院,是香港大學在深圳市的附屬醫院,於2008年6月5日開工建設並於2012年10月24日開始正式營業。港大及深圳市政府訂立十年營辦協議,深圳市只會資助首五年的經營開支。而派往深圳醫院工作的醫學院教授身為港大僱員,由港大出糧。深圳醫生埋怨港大教授人工太高,到深圳唔做嘢、點檔,它被深圳市政府借機走數。因此,涉事雙方都低調處理,息事寧人。

傳媒報導

2015年10月有傳媒報導,港大為深圳醫院墊支4億元,深圳市政府只肯承認3億元,尚有1億元「唔認數」,並預計醫院2017年可達至收支平衡,即港大不需要再為醫院墊支新錢,但估計要到2023年深圳市政府才能向港大歸還所有欠款。梁智鴻拒證實。最近更有傳媒指總金額至少達到六億港元。
立法會跟進

2012年7月,何俊仁問香港教授被指派往深圳醫院工作的相關安排及否加劇公營醫院的醫生流失。食物及衞生局局長答:「深圳醫院為港大與深圳政府合作項目,有關港大就深圳醫院招聘醫生和調派人手的安排,屬大學的內部事宜,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並無參與。」

2014年10月,劉皇發問,「深圳醫院」自成立以來,港大已為該院作出巨額墊支,而且在短期內難望收回該筆款項。教資會有否監查專上院校使用公帑的情況?食物及衞生局局長答:「獨立核數師並沒有發現港大在使用教資會撥款方面,沒有遵照教資會指定的撥款用途,或沒有遵照教資會向院校發出的指引及其他相關文件的規定行事等。」

2015年11月和 2016年5月,黃國健問「港深醫院」使用長者醫療券的情況。

校方披露

2015年的港大年刊 Review 表示,“Engagement with Mainland China is also important for the University to be part of and contribute to the fast-growing research eco-system and communities there. In late 2014 our Zhejiang Institute of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ZIRI) was opened, giving HKU a strong research presence in China. The University has also been applying its modern clinical expertise and management know-how to help run the HKU-Shenzhen Hospital, which in turn offers tremendous research and education opportunities for HKU staff and students. The hospital has received well over 1.2 million visitors since opening in 2012 and in September 2015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called it “perhaps China’s most dramatic experiment” in healthcare reform.”

其財政報表完全不披露相關開支。

而校委會會議簡報披露:

9. The Council RECEIVED a report on the monthly expenditures of the HKU-Shenzhen Hospital project. --23/2/2016

11. The Council RECEIVED a paper on the update on the HKU-Shenzhen Hospital project. --26/4/2016

12. The Council RECEIVED a paper on the update on the HKU-Shenzhen Hospital project. --31/5/2016

在這裡看到:港大校委會對這一筆糊塗賬無法自拔,所以,校委會對馮敬恩的訊息封鎖,包括這一項,不准其出席這項議程討論。

我們在立會提問中看到,隨劉皇發一問外,建制派基本上不想觸及「港深醫院」糊塗脹的問題。而立法會在這問題上也有點老鼠拉烏龜。看來,最後一著是動用港大畢業生議會機制,迫大學交代。

立法會選舉在即,大家都談聰明選民,在「港深醫」糊塗脹事件上,我們看到泛民和建制派的分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