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芸

哲學博士,獨立學者 網誌

政經

「港獨之祖」中聯辦

「港獨之祖」中聯辦
廣告

廣告

今天的香港《成報》在頭版頭條刊出評論文章,指「港獨」在香港並無「市場」,「大力打擊港獨」完全是偽命題,實則梁振英處心積慮助長「港獨」,以鞏固他本人及其同黨的管治權威。

文中說,理應最熟悉港人的習性的中聯辦,自四年前將「從來人緣極差、親和力弱、器量小、視野狹窄的梁振英」扶為特首,已愈來愈偏離其作為中央與港人溝通橋樑的角色,從「中聯辦」變身「中管辦」,甚至迫得建制陣營中理性溫和的一群噤聲自保。即使以曾鈺成在港府的地位,也備受中聯辦的壓制,其批評梁振英的言論屢被消聲。

文章最後說:「香港社會期待中紀委的調查結果,包括應徹查中聯辦的職能與角色,應瓦解損害國家與香港利益的集團。還香港社會安寧;還校園不涉政治的生活;還政商界為國家獻謀發展的活力;還「中央」清白,不要再為個別謀私心的人背黑鑊。」

此文初看平平無奇。畢竟,自多維網8月7日刊發《北京涉港機構亟待整肅重組》一文以來,早有香港時政評論家注意到其中信息:「港澳辦炮打中聯辦」。因此,最近兩三周裡,香港各種媒體不斷有文章揭露中聯辦的種種劣跡。直到看見一位中大教授在轉發時用一句話介紹了《成報》的背景——「立場親建制、老闆被形容為有解放軍背景」,這才恍然大悟。

這的確可以當得上「今日大新聞」。

自去年一月以來屢次訪港,總逗留時間超過半年。曾偶然接觸到一二親北京人士,他們對中央不肯開放自由選舉亦頗有微辭,認為倘若放開,建制未必輸給泛民:「89以後那麼困難的形勢,我們都挺過來了,中央為什麼不信任我們?」現在看來,也許原因并非中央不信任建制派,而是中聯辦不願讓中央信任。

回歸以前的新華社香港分社在香港的工作成果,我在研讀香港60-80年代社會思潮相關文獻時,曾經留下深刻印象。香港順利回歸之後,這個機構已經完成歷史使命,本該加以裁撤,不料近年卻不斷擴編擴權,儼如垂簾聽政的太上皇。與此同時,香港人的中國認同越來越少,對大陸的抵觸情緒越來越濃,而「港獨」這個既欠缺現實基礎、也難以自圓其說的主張,則在中聯辦和梁振英的聯合廣播下,變得人盡皆知。孰因?孰果?

如果說梁振英是港獨之父,那麼,中聯辦則可說是港獨之祖。

《成報》畢竟是親建制的香港報紙,有些話不便直說。我是大陸人,與香港的各派勢力都無瓜葛。因此,不如由我來將《成報》不便明言的一些話揭穿:

「中聯辦與梁振英互相勾結、狼狽為奸:梁振英借中聯辦之力上位,故就任以來對中聯辦俯首帖耳,甘為前驅;中聯辦之所以願意扶持梁振英,則正如攝政王之偏愛幼主——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將在外,君命可有所不受,倘中央無法有效約束中聯辦,則初嘗權力滋味的相關官員將如癮君子欲罷不能。借梁振英之手炮制港獨,乃中聯辦擴權之不二法門。故中聯辦實為離間中港關係、誘發香港動亂的禍源。不徹查中聯辦的職能與角色,以瓦解損害國家與香港利益的集團,則香港永無寧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