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阿恩

曾任中學教學助理,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網誌

政經

民族意識:路線分歧

民族意識:路線分歧
廣告

廣告

今屆的立法會選舉,焦點不是落於「是否支持梁振英連任」,就是落於「是否支持港獨」的話題中。選舉論壇中,各個泛民候選人都主力針對建制派是否支持梁振英爭取連任,藉以攻擊建制派的選情,亦期望能催谷沉默的泛民支持者出來投票;建制派則攻擊泛民的「自主」口號和本土派「自決」的綱領,將他們標籤為「鼓吹港獨」的「禍首」。抗爭手法亦成為了泛民和本土派的爭拗題目,泛民攻擊本土派的抗爭無底線,又批評他們口頭勇武,卻沒有實質的勇武抗爭,經常缺席真正的抗爭行動;而本土派則攻擊泛民出賣抗爭者,經常與勇武的抗爭者切割。路線分歧,在今屆的選舉中,突然顯得十分顯著。

在雨傘革命(泛民稱之為雨傘運動)中,本土勢力逐漸形成。他們對泛民「和理非」的社運範式感到厭惡,更不滿泛民經常與衝擊的抗爭者切割,出賣同路人。他們認為泛民在搞「永續社運」,永遠都是「散水離場」,虛耗民怨。所以,本土派因而發起了「拆大台」行動,希望能夠將雨傘革命引導向進一步的發展,避免再一次虛耗民怨和民氣。可惜,泛民受不起群眾的挑戰,開始攻擊「拆大台」的群眾,撕裂了群眾的團結力量。雨傘革命失敗後,「青年新政」、「本土民主前線」和一眾地區闗注組相繼成立,標榜着不再搞「失敗社運」,推展新世代的抗爭,希望為社會帶來新的抗爭文化,尤以本土民主前線為甚。這組織主張要勇武抗爭,才能捍衞到香港的本土價值。青年新政和其他地區組織則著重於地區工作,盼能由下而上,向街坊解釋「自決」的理念,宣揚「港人重奪香港」,參與二次前途問題的思想。坊間統稱這些組織為本土派,政治光譜與泛民截然不同。

本土派嶄露頭角,對傳統泛民的衝擊最為猛烈。本土派的支持者很多都是前泛民,尤其是激進泛民,的忠實支持者。他們在過去都好像其他泛民支持者一般,深信泛民能夠為香港爭取到真正的民主,能夠達致全面的普選,做到真正的「港人自治」。可是,在雨傘革命和之後的抗爭中,他們不斷看見泛民在搞「階段性抗爭」,「失敗性史詩式的社運」,不斷地虛耗香港人的民怨。在香港人作好準備抗爭時,泛民便會宣布解散,散水歸家;在香港人的民怨到達頂點時,準備好作出更進取的抗爭時,泛民便會站出來譴責抗爭者的「暴力」,甚至與抗爭者切割,「督灰」抗爭者的身分,出賣同路人。這些抗爭者一次又一次的被泛民阻撓抗爭,開始意識到泛民只會窒礙香港的民主抗爭運動,所以他們醒覺不能再任由泛民拖住香港人的後腿,必須摒棄泛民的勢力,才能夠真正的搞抗爭。路線分歧,漸見明顯。

在光復行動和初一的魚蛋革命中,本土派和泛民的路線分歧,愈來愈見激烈。本土派的支持者在街頭上勇武行動,犧牲個人的生命安危去與政權周旋,真正的示範無私抗爭;泛民卻在拖抗爭者的後腿,譴責抗爭者,更急不及待與之割蓆,比起建制派更快、更狠。抗爭者一心以為泛民就算不支持勇武抗爭,斷不會與抗爭者割蓆,更不可能想像到泛民會「督灰」抗爭者。可惜的是事與願違,泛民一而再的出賣抗爭者,將這群前泛民的支持者的心完全傷透。這群寂寂無名的抗爭者,街頭抗爭不會得到光環,卻被泛民處處針對,終於使得他們對泛民完全死心,甚至乎對泛民感到厭惡,覺得憤怒。他們決定站出來,摒棄泛民的代議,以進入議會為目標,真正的為自己作代表。路線的分歧,到這刻已經成為了鐵一般的事實,再也不能回轉。

這個路線分歧,到立會選舉時,演變得最為激烈。泛民在不同的政治舞台上疾呼「不支持港獨」,卻盡抽被取消參選資格的人士的水;搞遊行反對政治篩選,卻說「被取消資格的人」不是主角,不邀請受害者更無視他們。泛民為了選票,不惜盡抽任何油水,以將光環往自己的頭上戴。泛民見到光環就會去收割,將別人的功勞搶過來,毫無廉恥。這班前忠實擁躉在社會的背後默默付出,卻被這群政棍收割光環,自然深深不忿。所以,這群年輕的前泛民支持者決定站出來,給予香港人一個真正的選擇。他們厭惡了不斷地被出賣,決定要親手去守護香港,保護香港人。因為他們相信,香港人應該是由香港人來守護,香港人該去守護香港人的利益。而泛民,則只懂得出賣香港人,犧牲香港人的利益。

選舉完了,結果亦是很清晰的告訴泛民,香港人不接受再繼續被出賣利益,不認同「永續社運」。大量的市民不再投予泛民,把3名本土獨派和制憲派的新生代送進議會。百分之十多的選民不再相信泛民,民族意識漸漸覺醒,開始意識到泛民只會出賣香港的民族利益,來換取自己的政治籌碼。所以,他們選擇了用選票去作出最有力的控訴,懲罰泛民主派在過去三十多年一次又一次的出賣。香港人,醒覺到要捍衞香港人的民族利益,不能再依靠泛民主派。他們明白到這群泛民主派根本沒有將香港人視為一個民族,只懂得見風轉舵,兩邊靠攏。所以,在路線分歧的刺激下,這群「政治素人」驚覺只有建立民族身分的認同,才能夠真正的保護到自己的利益。民族意識形態,漸漸在路線分歧的培育下興起。

民族意識的崛起,自決思潮的風靡,將泛民主派和本土獨派制憲派路線分歧的現象,擴展成政治對立。立法會選舉,獨派和制憲派已經有3名議員成為搶灘。不少的選民放棄了傳統泛民,改為了支持新興政治力量。這很清楚的顯示,香港未來的政治路向,必定會是三元鼎立,互相傾軋。民族意識,前途自決,必定會成為政治主流舞台的其中一個大議題。

(淺談民族意識之八)
作者:阿恩,自由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