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兆彬

前學聯副秘書長,註冊社工,業餘時事漫畫工作者,自由撰稿人,二次創作愛好者。夢想是能夠讓世界變得美好。 網誌

生活

《選戰偽術師》:選舉之後,才是民主的開始

《選戰偽術師》:選舉之後,才是民主的開始
廣告

廣告

立法會選舉正式結束,香港的政治板塊大執位,「自決派」和「本土派」合共奪得6席。非建制派成功取得30席,守住「關鍵少數」,能夠阻止建制派修改議事規禁止拉布,以及否決假普選。選舉之後,我回憶起一齣在今年初上映的電影《選戰偽術師》(Our Brand Is Crisis),相信能夠讓大家對選舉有更深入的反思。

電影取材自一部描寫美國選戰策略如何影響2002年玻利維亞總統選舉的紀錄片,故事講述一位不受歡迎的玻利維亞總統候選人Castillo(Joaquim de Almeida飾演)選情告急,於是邀請美國選戰專家Jane(Sandra Bullock飾演)救亡。Jane先前因為一宗醜聞而退下火線,這次再次出山,希望藉此機會打敗宿敵兼對手軍師Pat Candy(Billy Bob Thornton飾演)。 但陰險的Pat Candy無所不用其極,令Jane陷入危機之中……

英國前首相邱吉爾曾經說過:「除了其他所有不斷地被試驗過的政府形式之外,民主是最壞的政府形式。」(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ose other form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選戰偽術師》讓我聯想起2015年的電影《頭條殺機》(Nightcrawler),《頭條殺機》批判新聞自由背後的黑暗面,而《選戰偽術師》則帶領觀眾進入選舉幕後的黑暗世界,批判現代文明中的所謂「民主選舉」。

《選戰偽術師》用幽默的手法揭露政治世界的陰謀詭計,喜感十足,甚至充滿夢幻、超現實的情節。觀眾會明白到,在現實政治裡頭,民主選舉已經淪為一場公關宣傳大戰。在選舉的過程中,有很多地方都很荒謬,在選舉中勝出才是最重要,而並非甚麼高尚神聖的「民主」價值。

電影主要有兩條劇情線,分別是描寫選戰活動與Jane這個角色。選戰的劇情其實還算不錯,可惜,對Jane的角色描寫成為了電影的敗筆之處,描寫篇幅不足夠,有種「兩頭唔到岸」的感覺。Jane這位選戰專家患有情緒問題,她因為一次選戰失利而深受打擊,無法面對。她本來沒打算重返崗位,但當她知道宿敵Pat Candy受聘於對手的候選人,她便被好勝心沖昏了頭腦,為了平反而出山。

在電影開初,曾經出現過一句對白:「當失去了理想,一切都無法挽回。」如果參與選舉的人純粹是為了權力、慾望和利益,那麼選舉就會變成玩弄人民的工具。Jane的內心世界其實很矛盾,究竟她是為了甚麼而參與選舉?為一位不太認識的候選人競選總統寶座,同時不斷質疑自己的道德和動機。而當地的一位選舉義工Eddie參與助選是出於熱誠多於利益計算,與從美國來的選戰專家形成了強烈的對比。無論是贏是輸,這班從美國過來的政治顧問團隊,都不用承受選舉結果。

電影結局有種反高潮的味道,讓人看得有點傷感。提醒香港觀眾,民主社會的實質,不單止是靠選舉來體現。代議式民主選舉不是造神運動,在選舉之後,不論是高票還是低票當選的議員,都要謙卑接受人民積極的監督。選舉之後,才是民主的開始,每名公民都要積極監督議員落實政綱的進度,一旦發現某些議員違背競選承諾,四年之後,必定要用選票懲罰他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