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芸

哲學博士,獨立學者 網誌

社運

螳螂捕蟬,誰是黃雀?

螳螂捕蟬,誰是黃雀?
廣告

廣告

摘要:

欽點梁君彥一事,似乎目的就在於引發憲制危機,并與律政司針對雙學三子的上訴相配合,借取消羅的議員資格,以激怒其支持者,引發佔領立法會。六中全會召開在即,香港成為北京派系鬥爭的戰場之一,中紀委對張曉明磨刀霍霍。但是,倘若香港發生大規模佔領,張曉明便可乘亂逃脫追捕。

成報的漢江泄評論,自8月30日刊出第一篇,不久即主打「亂港四人幫」,十·一以來開始劍指七常委之一張德江及所謂「江系」,且更將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牽扯進來,指李亦屬江系,而其所謂「亂港四人幫」的為首者至今仍是問號,可知所圖甚大,目標並不限於香港一地,亦不止針對張德江一人,該是北京某派系為六中全會佈局的一部分。張曉明及其政治盟友們的命運,或許將在10天後水落石出。

敵對派系競相向海外媒體爆料,以便在輿論上擊倒對手,這是近年北京權鬥的常見手段。今年的不同尋常之處在於:第一,被選中的海外媒體,不像以往是西方國家的「反華」媒體,例如爆出溫家寶家族財富的《紐約時報》,而是總部已遷往北京的多維網和老牌中資港媒《成報》;第二,輿論戰的陣地不僅限於這兩家海外媒體,而是延伸到了內地最重要的社交網絡之一——新浪微博。前一點已是萬眾矚目,後一點卻不大為人所知。我要把它說出來,因為,我怕自己有一天不明不白地成了炮灰。

我因今年3月起在港訪學,遂對香港問題發生興趣,並開始在微博、微信上發佈相關資訊,以及我對香港社會的觀察和評論。7月曾回京開會,被師長問及港獨問題,於是,我開始注意到梁振英和中聯辦在使港獨成為議題上所起的作用,並憑著一個政治學者的職業敏感,開始研究中共駐港機構的職能與沿革。8月30日早上讀到《成報》的漢江泄評論第一篇〈煽風點火「港獨」鬧劇——梁振英播「獨」〉,我立即寫了篇評論文章〈「港獨之祖」中聯辦〉,想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上發佈,不料竟未通過審核。因此,立法會選舉次日,當我寫完選舉評論後,我選在新浪微博上首發,并且為免引人注目,起了個四平八穩的標題:〈至少十位香港選民被投票,選舉主任:「報警都無用!」〉,但貼出當天即遭刪除。我很生氣,於是一不作二不休,換了個扎眼標題〈中聯辦張曉明,你家大大喊你回京述職啦~〉重新發佈,結果出乎意料:雖然標題惹火,卻竟平安無事。看來是有權勢人物樂見張曉明被點名攻擊,所以特地關照新浪放我一馬?

這猜測不久就得到佐證。9月8日烏坎民選村委會主任林祖戀被以受賄罪判刑三年零一個月,烏坎村民再與警方發生衝突,且有多位網民因在微博、微信上轉發烏坎消息而被禁言、銷號,乃至被傳喚、行拘。我見狀後連發數帖,其中包括據信導致某香港網友被銷號的那張烏坎村民持紅纓槍、煤氣瓶與警方對峙的圖片,以及深圳居民黃美娟、吳斌(網名@秀才江湖)的被傳喚通知書照片,並艾特深圳市公安局和龍崗區分局的官微,要求放人。原本擔心會被刪號或傳喚,不料竟然收到深圳警方私信,感謝我提供信息。然而,我的一位朋友卻因轉發了其中一條微博,而被禁言多日。

對此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釋是:有人想看我繼續攻擊中聯辦,所以新浪對我破例優容。至於是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人肯定是漢江泄的同黨,而且一定級別不低。10月1日,中紀委旗下刊物《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刊出新華社國際部評論室副主任吳黎明的評論文章,其中引述《成報》「打破『刑不上常委』,證明反貪反腐絕不姑息」的點評,而吳黎明的這篇文章又被10月3日的《成報》文章所引用。這不免讓人猜測:莫非漢江泄的背後,是七常委之一、擔任中央紀委書記的王歧山?

而且,〈中聯辦張曉明,你家大大喊你回京述職啦~〉這篇文章的轉發數到了第二天就不再增長,以微博平台的時效性而言,按說帖子應該早就沉了下去,但奇怪的是,帖子和文章的閱讀量卻一直保持平穩上升,平均每天有30+人次的全文閱讀,總閱讀數已超過5千,帖子瀏覽量則逼近2萬(雖然我的微博粉絲不足1千)。我不知道這些新增流量是從哪兒來的;或許是由於帖子鏈接被復制到了其他地方,從而造成後續傳播?在那之後我還寫和轉發過其他點名批評中聯辦的微博,但都沒有這一條傳播得那麼廣。我猜這應該是和標題有關。《成報》於9月30日、10月14日兩次發表「尋人啟事」,以北京「爺爺」的口吻喊「孫兒」張小明回家,不知作者是否看過我的文章?

與此同時,我在微博上所發的這些內容,在我的微信公眾號上繼續通不過審核。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而且我想,我不用太明白怎麼回事。如果同由北京控制的成報和大公報能在香港公開互撕,如果它們的背後是兩位政治局常委半公開對撼,新浪和騰迅又為何不能各選一邊?既然漢江泄的幕後老闆能看到我攻擊中聯辦,張曉明的同黨們沒理由注意不到。張德江們雖然奈何不得成報也控制不了新浪,難道不懂去拉攏騰迅?

顯然,他們著意拉攏的不會只有騰迅。10月12日,《環球時報》發表社评,称「香港《成报》的突变必有黑幕」。就在同一天,我的那篇全文閱讀量已到5300+的文章〈中聯辦張曉明,你家大大喊你回京述職啦~〉遭到刪除,同時被和諧的還有另一篇同樣點明批評張曉明的博文。次日,《成報》再刊漢江泄評論,對《環球》社評予以還擊,並指其幕後操控者為另一政治局常委、長期主持文宣系統的劉雲山。按,《環球》這篇社評在新浪微博上的發佈者為《環球》官微,《環球》總編胡錫進則對此事不置一詞。雖然《環球》中文版經常因為發表極左言論而遭網友不齒,胡總編卻是位極聰明的八面玲瓏之人。因此,這篇《環球》社評很可能是來稿照登,而非胡錫進本人意願。不過,這也暗示,雖然《成報》口口聲聲「黨紀」、「中央」,但中紀委的背後未必是習本人。

六中全會開幕在即,接下來還會不會有別的內地媒體介入,我猜不出。不過,短短一個多月裡,圍繞香港政局,已有三位政治局常委(王歧山、張德江、劉雲山)和一位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涉入,而我這個遠離體制、無黨無派的學人,居然也在其中扮演了某個小小的角色,我是不是該深感榮幸呢?

不錯,我的確比多維和成報更早明確針對張曉明和中聯辦,這也許縮短了它們將攻擊目標從香港事務燒至國內派系的時間。也許某些人正是因此才決定讓新浪對我的微博發言網開一面,以便繼續利用我打擊對手。是的,我仍會繼續針對中聯辦,不止批評現主任張曉明,也會波及曹二寶王振民郝鐵川等現任或前任中層官員,因此或許會讓它們覺得我有繼續利用的價值。不過,對我來說,倘若不能令中聯辦減編削權,令一國兩制得到制度性保障,那麼,無論彼此相爭的是哪些門派,無論派系鬥爭的結果是什麼,對我來說都沒有太大意義。

中聯辦這些年極力擴編擴權,並一手將梁振英扶上特首位,為的決不只是政治的目的。身處香港這花花世界,不再有回歸前對地下工作的種種限制,若是不想辦法撈上一把,那簡直不是傻子就是聖人。能在中聯辦爬到中層以上的,絕對不會是傻子。至於聖人,儒家相信孔子之後就再也沒有過,而孔子本人也是要修到70歲才能從心所欲不逾矩,可如今的中聯辦從主任到各部正副部長加起來好幾十口,請問上哪兒能找出那麼多聖人來中聯辦當官?若只限於原本的聯絡職能,當然很不方便撈,所以才有「香港第二支管治隊伍」論出台:只有將務虛的意識形態「道成肉身」,化為現實的政治權力,令中聯辦變身為中管辦,才能將政治權力與市場運作相結合,在到處插手的同時趁機揩油,以汲取經濟利益。此所謂政治搭台經濟唱戲,在內地有不少人在玩,中聯辦官員智力不低,對特區工作的監督又存在許多實踐上的特殊困難,若要想玩這一套,更是輕而易舉。

梁振英在競選特首時的求助,對中聯辦來說可謂天賜良機。一個慾望很強但又壞又蠢的人,是最容易控制的。梁是平民家庭出身,因為中聯辦的牽線搭橋,才得到新界鄉紳的支持,自然要投桃報李。所以,他利用特首職權,主動插手橫洲發展計劃,向曾在特首選舉中支持過他的新界鄉紳輸送利益。對中聯辦,他當然更不會無所表示。另一方面,當政府運作公開透明時,無論鄉紳支持哪個特首候選人,都不會帶來額外的收益。但是,當政策制定係由長官閉門操作時,「關係」就將帶來可觀的經濟利益。禮尚往來,不難想見,這些額外收益的一部分,很可能會變成梁特的佣金;而梁特當然會再拿出其中的一部分,進貢中聯辦。如此,則皆大歡喜。

張曉明近來似乎被成報批得不敢出頭,但我不相信他會甘心束手就擒,說不定正在暗地裡搞小動作,最終鹿死誰手正未可知。《成報》指控青年新政的兩位議員是中聯辦刻意扶持的「偽港獨」,對此我不敢妄加評論。不過,中聯辦欽點擁有英國護照的梁君彥擔任立法會主席,此事殊為可疑。建制派不是沒有其他更為合適的人選,即使對田北辰不夠放心,也還有葉劉淑儀這位票后。兩位都是非建制派可以接受的人選,而梁君彥的英國護照(且不說他的「零票當選」以及過往表現出的強硬作風)則使他的就任成為非建制派必須抗爭到底的一件事。因此,欽點梁君彥一事,似乎目的就在於引發憲制危機。

另一方面,立法會外的建制派群眾,在聲討梁頌恆游蕙禎的辱華誓詞之余,還同時附帶質疑羅冠聰劉小麗的宣誓合法性,這個動作尤其讓我覺得用心險惡。羅、劉的宣誓已經立法會秘書處確認有效,這些場外聲討的主要意圖,依我看並不在於轉移公眾對梁君彥提名資格的注意力(有梁、游就夠了),而是與律政司針對雙學三子的上訴相配合,借取消羅的議員資格,以激怒其支持者。

引發憲制危機,並激怒羅冠聰的支持者,對張曉明有什麼好處呢?

中聯辦多年來處心積慮擴編擴權,不可能沒有留下絲毫馬腳,中紀委早已磨刀霍霍,蓄勢待發。但是,倘若此時香港發生大規模佔領,張曉明便可乘著混亂逃脫追捕。

羅冠聰的支持者以傘運參與者為主,倘羅發出號召,呼吁進行第二次佔領,他們不會有太大的心理障礙。但若要誘羅再度發起佔領,除了要令他本人感到威脅,還需要一個更強的理由,讓公眾以及泛民都覺得有以激烈方式進行對抗的必要。

所以要借梁君彥引發憲制危機,同時多方設法針對羅冠聰。將劉小麗加入質疑名單,只是為了掩蓋其真正目標。倘梁君彥的提名資格被裁決有效,而羅冠聰的議員資格又被褫奪,那時群情激憤之下,只要有心人稍加推動,不難發生佔領立法會。

倘若如此,對香港沒好處,對中港關係更是雪上加霜,但是,對中聯辦各級官員,尤其是張曉明本人,卻是翻盤的大好機會。

香港回歸十九年來的一系列錯誤決策,已讓中港關係處在崩潰的邊緣。倘若不能抓住時機認真檢討,努力修補,港人固然要飽受折磨,北京的在港利益也會蒙受巨大損失,只白白便宜了某些野心家們。只要這套機制不改,無論換誰來當主任,結果都不會相差太多。

然而,改又談何容易?張曉明及其政治盟友們固然不願,他們的對手又是否有此眼界、膽略和實力呢?我不知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