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誰可以Run,「最後決定」為什麼這麼難下?

廣告
誰可以Run,「最後決定」為什麼這麼難下?

廣告

特首跑馬仔又有新狀況,梁振英以要留港應對被黨喉舌報稱為「青政雙邪」的宣誓官司,「最後決定」取消前赴在北京舉行的經濟合作研討會,並因此連跟直屬上司港澳辦官員會面的機會也放棄了。

留港不可能是689的決定

你打死我我都不會相信這是來自689本人的決定,更大的可能是港澳辦甚至是習近平本人的意思。試想,下屬可以隨便跟老細取消會面的約定嗎?何況在特首跑馬仔炒得如此㷫烚烚的時勢,689得到無論是王光亞還是中央領導人的接見,對他出來競逐的氣勢只會有所幫助。

要了解689不上京開會這件事,你是要代入奴才的思維方式才能推敲出較為接近真相的判斷。

奴才最渴望見主子

一名奴才,最想做的事是什麼?接近主子,其實跟寵物見到歸家的主人反應所差無幾(我知道有人會說我侮辱寵物的了),搖頭擺尾,甚至有時會興奮得失禁。

接近主子除了是滿足奴才的天然心理需求,當然還有實質的好處,既可以從主人的眉頭眼額掌握自己的得或失寵狀態,還可以按著時機進言、獻計、篤背脊。

「坐鎮」是假,別上來煩朕是真!

此時此刻的689根本就極需要面聖,爭取聖上的歡心和恩澤。他會為了這單官司留港?!反而若是聖上根本沒意思讓他出閘,就有理由用宣誓官司責成他留在香港,美其名為「坐鎮」,實際上是不想讓你上來哭喪著臉說自己過去如何忠貞,無功都有勞之類的奴才話。

所以,無論如何,689的這個「最後決定」從常理推斷,都是不利其角逐連任的。

當然,中共不按常理出牌也不是新聞啦!這句補充的話叫做「戴頭盔」。

中央的回覆,咁都畀你知道?!

再來說另一單傳媒放料,《星島日報》專欄《架勢堂》的作者說,收到消息,中央對於鬍鬚曾去函申請辭任香港財政司司長一職並表明心跡欲參選特首,中央的回覆是:不鼓勵!

我對這篇評專欄文章最大的質疑是,中央政府給鬍鬚曾的回覆,咁都畀你知道?!

又係兩個可能啦!

一、這位「架勢堂」專欄作家所說為真,涉及有人洩露中央機密,現在習大大應該是大發雷霆,找國安落嚟香港找這名専欄作家用自己的渠道入大陸自首,和盤托出,是誰告訴他這條堅料,然後順藤摸瓜,抓捕習大大辦公室內的「大嘴巴」。

二、專欄作家所報的是流料,效果是希望梁粉別要這麼早就放棄689,鬍鬚曾不是贏硬,而689亦未輸實。

曾鈺成的說法較可信

反而曾鈺成今天在《信報》專欄所寫的就大致說出了最接近事實的狀態,也就是說中央仍然未決定放一名還是兩名建制派候選人出選,這取決於民主派在選舉委員會推委選舉的結果和會否有一名民主派候選人出選。

現在胡國興出來了,若中央的判斷是胡有機會取得150張提名票成功入閘,則建制只會出一人,此人會是誰?

人大831框架是否仍然有效?

事實上,還有一個問題,人大831框架已經說明,特首選舉候選人不可超過3人,這個規定究竟是否仍然有效?

不過,根據選舉委員會的設定,參選人只需取得150張提名票就可以做候選人,現在有1200個推委,換言之,理論上可以有8名候選人。若民主派取得超過300票,甚至可以推兩人出來。

張德江種下的禍根

問題來了!人大831框架明顯是違反了選舉委員會的提名機制,咁現在點算好?!若然出現了超過3名候選人,要篩走邊個先?記者為什麼不去問問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呢?是跟人大831框架的還是選舉委員會的?

這個由張德江種下的禍根(根據《成報》漢江泄說的)其實仍然沒有得到適當處理,要釋法嗎?

或許這也是中央未能有「最後決定」的原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