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你大我呀?

廣告
你大我呀?

廣告

2013年,澳籍民建聯法律代表馬恩國在立法會字字鏗鏘地說Fucking Chinese,特區政府以至保皇黨全力掩護。其後馬大律師訪京團唱色情K,今天口口聲聲聲討辱華者的,當日卻全面封口,或者以甚麼「不評論個別事件」回應之。

今天的香港,「支那」兩個字是名副其實的比粗口更難聽、比娼炮更暴力。不是嗎?講粗口、唱鹹K者安然無恙,說支那者卻要被政權不惜一切地打沉至永不超生。日後爛仔鬧交別再說甚麼DLLM,那堆679數字也可省略。直接說「我支那你」便KO對手了。

究竟「支那」兩個字,何時成了罪無可恕到人人憤而誅之的禁語?如此說並不代表支那之說沒有問題。正如討論爆粗是否罪該萬死,也不代表贊同任何場合也可爆粗。

問題是,普遍香港人只看到表面(支那之說),便附和特區政府之舉(梁振英最新民望竟起死回生)。特區政府以行政手段干預立法之權、特首以個人名義提司法覆核挑戰立法會裁決、立法會主席不再中立、軍裝警員闖入立法會、人治的中共政權凌駕香港《基本法》、民意選舉產生的代表被人大褫奪資格等等,這些深遠的影響,以及對一國兩制和三權分立的破壞,卻被全然淡化。

既然支那兩字如此十惡不赦,特區政府不惜破壞一切香港核心價值也要殲滅梁游二人,按港共政權以至一眾同鄉宗親會對辱華言論的痛恨,不如直接恢復死刑,把犯禁之人嚴刑處死?港獨之父梁振英想藉人大釋法再次撕裂香港,這是其企圖連任的絕地反擊。面對如斯局面,或許只有比他去得更盡,以秦沛的「你大我呀」回敬之,才能把他擊退!

思言行 - 慎思敢言、以言赴行
Email: [email protecte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