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國際

支持特朗普的哲學家

支持特朗普的哲學家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近日美國哲學界為一件事議論紛紛,就是有3名哲學家公開支持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南加州大學的Scott Soames及得克薩斯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的Daniel Bonevac和Robert Koons;3人都是有名氣的哲學教授,著述豐富,其中又以Soames為最,在語言哲學和分析哲學史研究的地位崇高,影響力巨大。美國哲學協會(American Philosophical Association)有數萬會員,大部分是哲學教授,到目前為止公開表示支持特朗普的就只有這3人,可見美國哲學界中人絕大部分不支持特朗普;這3人的表態之所以引起關注,是由於他們在哲學界的地位,而且這樣公開支持特朗普,可說是冒美國哲學界之大不韙。

以我個人的經驗為例,我認識的美國哲學家中,沒有任何一個是支持特朗普的,絕大部分強烈反對特朗普,到一個非常害怕他當選的地步;就算是不支持希拉里的,也不會因此而支持特朗普。我的一名同事是共和黨人,歷年總統選舉都投票給共和黨候選人。他十分痛恨希拉里,但也對特朗普嗤之以鼻,對我說這次不投票算了,因為他絕不會投給希拉里,可是,對他來說特朗普當總統是十分恐怖的事,所以他也一定不會投給特朗普。「特朗普當總統是十分恐怖的事」這個看法,是我認識的美國哲學界中人的共識,我們無論是私下傾談還是在網上討論,一說到「特朗普當總統」這個可能,便不約而同會用「scary」這個字來形容;相信有這個看法的美國哲學界中人,不限於我認識的。

恐怖不在政策 在於他是人渣

Scary,不是因為特朗普提出的政策;上述我的那名同事其實贊同不少特朗普提出的政策,但仍然認為特朗普當總統是十分恐怖的事。此外,假如特朗普當選,他會不會真的推行那些政策,也是很值得懷疑的事。我們認為特朗普當總統是十分恐怖的事,主要是因為特朗普這個人根本就是人渣,一個很有錢的人渣——滿口無恥的謊言、反口覆舌、自私自利、恃勢凌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報復心奇強、極度自我中心兼自大成狂、完全不懂得尊重別人(尤其是女性)。香港的讀者可能會說我太誇張了,但只要你們也看到我在美國這邊看到的所有資料和報道,相信你們不會認為我形容得過分。

這個人渣的無恥行徑,執筆的今天就有一個現成的例子:星期五下午奧巴馬總統在北卡羅萊納州為希拉里站台演說,被一個混入的特朗普支持者滋擾,在場的希拉里支持者對滋擾者大喝倒彩,奧巴馬卻替滋擾者說好話,指他有言論自由,而且是個長者,看來還在軍中服務過,大家應該尊重他,不要喝他倒彩,只要投票給希拉里便成了。數小時後,特朗普在賓夕凡尼亞州演說,提到這件事,卻故意扭曲,說成是奧巴馬向滋擾者不斷尖叫,是值得羞恥的行為(「He spent so much time screaming at this protester and frankly, it was a disgrace.」)奧巴馬在這件事上的表現有傳媒報道,亦有片可看,在網上很容易找到,但特朗普就是肆無忌憚地講這種極度容易被戳破的謊言,其人之無恥,可說已到了極致。

當然,選總統不是選聖人,政客說謊是平常事,然而,特朗普的謊言和無恥行徑,已不是一般政客能望其項背。假如這樣的一個卑鄙無恥的人手握美國總統的大權,不是太可怕了嗎?單是濫權一項,已夠嚇人的了。再說一次,反對特朗普已不是在於反對他的政策,而是反對這個人得到總統的權力。

相信「大話精」 未免太天真

說回那3名支持特朗普的哲學家。Soames和Koons都沒有公開解釋他們為何支持特朗普,只有Bonevac發表了一篇文章(見註),列出他支持特朗普的理由。可笑的是,他列的理由全都是關於特朗普提出的政策,那是基於一個沒有絲毫理由接受的假定:特朗普提出的政策是認真的,不止為了爭取選票,而且當選後會盡量推行。看到特朗普的種種離譜言行,應該知道他是超級「大話精」,卻仍然接受這個假設,不是太天真了嗎?Bonevac精於邏輯,卻昧於世事,堪稱是一個「離地哲學教授」。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