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關注家居照顧服務大聯盟

「關注家居照顧服務大聯盟」(簡稱「關顧聯」)於2014年5月31日正式成立,是由十多個長者和殘疾人士團體、民間團體和前線社工組織所組成,目的是關注家居照顧服務的問題,例如:輪候時間過長、綑綁的服務提供模式、服務人手嚴重不足、服務資源錯配、缺乏短、中及長期規劃等。 網誌

社運

安老諮詢耍太極 護理規劃唔落力 盡快落實增加社區照顧時間表、路線圖

安老諮詢耍太極 護理規劃唔落力 盡快落實增加社區照顧時間表、路線圖
廣告

廣告

政府正策劃「安老服務計劃方案」(ESPP),影響至少至2030年的安老規劃,諮詢會現正在18區進行,關顧聯一眾長者及照顧者今天出席沙田的諮詢會,並在開始前進行請願。

關顧聯一眾十多人在會場外高叫口號,主要就四點去回應計劃方案的報告。

I. 確立預防支援的功能,立即增加社區照顧的資源,並配以輪候及服務指標

關顧聯過往一直在不同場合提出預防支援的重要性,並必須增加綜合家居照顧服務(普通個案)的名額。從諮詢文件中看到,預防功能在眾團體合力爭取下終成為重要範疇之一。

有關諮詢文件中提及「人口為本規劃比率參考數值」,每1000名65歲或以上的長者分別有21.4個及14.8個的院舍宿位及社區照顧名額。根據現時65歲或以上的長者人數為112萬 以及社會福利署的資助服務名額計算,現時每1000名65歲或以上的長者分別有24.2個的資助院舍宿位 及27.1個的資助社區照顧名額 。再加上政府的策略方針為「加強社區照顧服務」時,資助社區照顧名額實在不能比現在還要少,這個數字未見詳情闡述如何計算之餘,亦有低估有需要長者的情況,與政府的策略方針有所違背。政府必須解釋有關數字的計算,並重新定立合理的照顧名額,並配以輪候指標去訂立時間表、路線圖,增加足夠的社區照顧名額及資源,讓使用者盡早獲取服務,預防健康衰退。

II. 長期護理應按身體缺損程度,反對經濟審查

一直以來,使用者申請有關長期護理的服務都是按身體缺損程度去決定。最近政府在引入不同的照顧券時,同時引入「共同付款」的模式去進行經濟審查,有計劃會審核同住家人的入息,亦有計劃會審核使用者的資產,關顧聯重申長期護理服務應按身體缺損程度去決定,這是一個安心接受照顧的權利,因此反對經濟審查,避免引起家庭不和的問題。而加設經濟審查亦增設關卡,使申請程序更為複雜,加上現時服務支離破碎,使用者對於照顧服務的掌握亦不多,這會更容易令有需要的長者錯過照顧支援的機會

III. 政府應承擔安老責任,反對服務市場化

政府自2013年推行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而院舍券試驗計劃亦即將推行,逐步將原有的安老責任外判,將服務私營化及市場化,作為解決資助服務不足的方法,卻沒有從根本問題對應整體香港安老發展方向

而且,服務質素向來是使用者及照顧者關心的元素之一,而私營服務一直存在已久,有近30年的歷史,但質素一向成疑,使用者對於私營機構的服務質素憂多於喜,這反映多年來並沒有處理規劃的問題,實在難以用照顧券的方式解決質素問題。始終,市場化下使人本服務容易成了商品,被視為賺錢的工具之一,以致壓縮成本,這樣的服務水平便難以達到標準。

IV. 成立使用者參與的平台,以監察及檢討計劃方案的進展

政府過往甚少就安老服務進行宣傳,市民也不掌握現有的安老服務,實在難以在短時間內能凝聚共識,因此計劃方案必須在往後定期(如每兩至三年一次)檢視,而檢視的平台亦必須有一定比例的服務使用者、照顧者等等的參與,以掌握服務的實況及使用者的意見。

事後,長者將有關訴求貼在擔挑的籃子上,並由長者交至勞福局首席助理秘書長謝凌駿先生、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林正財醫生接收,促請政府承擔安老責任。這寓意過往長者一直承擔對家庭及社會的責任,到老了身體退化時,期望政府可承擔照顧長者的責任,盡快落實增加社區照顧的時間表、路線圖。林醫生回應指出關顧聯的大方向與他們一樣,惟關顧聯認為報告內容都傾向將服務推向市場化等等,當關顧聯再追問有關落實社區照顧的時間表時,亦沒有得到回應,反映政府對於安老規劃只有既定的方向,沒有實質落實的時間表及具體資源增加,試問如何解決使用者的疑慮呢?

詳情請參考關顧聯回應安老服務計劃方案「制訂建議階段」的報告及討論文件的意見書﹕https://goo.gl/4L36er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