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阿恩

曾任中學教學助理,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網誌

政經

一併消滅的策略

一併消滅的策略
廣告

廣告

在立法會選舉完結不久,特首選舉突然成為了城中熱話。一個小圈子的選舉,普羅大眾無權參與,卻一下子成為了熱門話題。香港人沒有資格投票選特首,卻偏偏要幻想自己手上有一票,對所謂的「潛在特首候選人」評頭品足一番。香港人以為自己有權選擇特首,傳媒更迎合香港人的幻想,每天都以大幅篇章去報導不同「潛在候選人」的消息。然而,主流傳媒對真正香港人切身的政治議題的重視程度,卻遠遠不及特首選舉。香港傳媒只顧渲染特首選舉,究竟有何目的?

港共政權最大的致命傷是欠缺公眾的認受,特首只是由1200人的小撮特權階級互選出來,其結果高度受中共管理層的操縱,幾可說是中共內定的人選。當一個特首是由中共欽點,自然缺乏市民的認同,政治能量也會隨之而下降。特首得不到市民的授權,施政便會舉步維艱,民望自然會繼續下滑。中共知道沒有足夠支持的特首,根本不可能有效地管治香港,所以中共在新特首上任前必定會全力製造支持當選的輿論,以增加社會的認受性。

所以,每逢特首選舉前後,中共都會利用所有親共媒體在香港宣傳選戰,製造大量話題,吸引香港人討論和選擇。中共只要創造到「民意認授」他們所選定的候選人,就能夠為政權建立起一定的認授性,足以讓他們有足夠的政治能量去管治好香港。港共政權,只能夠透過製造輿論,去控制民意,左右民情。

可是,今屆的選舉中共所採取的模式突然轉變了。中共政權到現在為止都只是推動輿論機器去宣傳小圈子的選舉,而未曾製造任何民情去支持任何一位「潛在候選人」。中共今年遲遲未「放風」傾向哪一位「潛在候選人」,而所有有志參選的人亦遲遲未公布參選,導致全城焦點都集中於幾名大熱「疑似」候選人身上。香港人把立法會的亂局和「香港獨立」的聲音都抛諸腦後,視線被轉移。利用一個新議題將焦點轉移,向來都是中共慣用的伎倆。

將社會的主流輿論位佔據,從而控制香港人的討論焦點,便可以將立法會選舉的焦點議題給模糊過去。本土獨派和自決派在選舉時所帶出的抗爭意志和獨立意識,在中共主導的輿論戰,瞬即被湮沒在群起的新議題中。在青年新政兩名議員的宣誓事件後,中共不惜動以「民族大義」的民粹概念,大肆開動輿論機器,發動所有藏在香港的喉舌和土共份子,將所有焦點都轉移去「中華民族」上,將青政打造成「辱華份子」,牽動自認為「中國人」的香港人的情緒。中共,將他們那套在中國常用的輿論導向戰挪到香港來用,意圖製造民意授權,將所有反對勢力一次過消滅。

中共藉着今次的「反辱華」民粹情緒,決意擴大打擊面,將矛頭指向所有的反對勢力。人大主動釋法,以行政強暴法官的獨立審訊,用「最高」的釋法權去壓制香港的司法系統。中共在如此敏感的時刻,都要強行出動釋法這個「終極武器」,證明中共的目的,就是要一併消滅所有的反動勢力,儘管代價是要撕毀一國兩制的假象。

中共突然間高調發動輿論機器和土共組織打輿論戰,矛頭直指本土獨派和自決派,連激進泛民也拉下水。中共明顯是企圖透過青政的宣誓案,將所有的反動派別一網打盡,製造寒蟬效應,讓香港人不敢去公然與政權對抗。中共今次這一招,就是要一併消滅所有的敵人,將香港徹頭徹尾的同化,置於絕對的恐怖中。

這種一併消滅的策略,還可以向所謂的溫和派發出清晰的信息:不服從中共的路線,一定會遭到最狠毒的政治打壓,甚至是被褫奪政治權利。中共和港共採取一網打盡的策略,迫到所有泛民主派都要選擇立場。若果選擇反對獨立自決,他們便是承認了中共政權的合法性,更是認同釋法的內容,被歸類為忠誠的反對派,「大中華膠」,擁護中共政權;若果選擇不反對獨立,就會被標籤為分離份子,全力封殺。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就是香港現在的政治狀況。中共,於是可以藉此全面控制香港的政治生態,全面接管香港。

香港,面對着中共日益猖獗的壓迫,甚至去到政治封殺,絕不能夠繼續內鬥廝殺,任由中共利用內訌去分化抗爭的力量。民主,從來都不是天掉下來的東西;抗爭,也不是三數人就能夠成功的事情。團結合作,對抗中共,儘管是要犧牲一切、是艱難無比的道路。這,才是力抗中共一併消滅策略的方法。

作者:阿恩,自由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