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甘@體嘢

前筆名為十字聯防,意大利足球愛好者,更愛香港足球。八十後廢青,快近而立之年,信奉社會民主主義,經常被稱為左膠,其實骨子比本土更本土。視足球為信仰,喜愛看球隊戰術、球場周邊文化,夢想是走遍世界各地與信徒們狂歡。 網誌

體育

從蘇佩加空難到查比高恩斯的啟示

從蘇佩加空難到查比高恩斯的啟示
廣告

廣告

查比高恩斯這次空難的悲劇 ,震驚整個球壇。筆者原本對這支球隊非常陌生,直至近兩個月,協助某傳媒為這支球隊撰寫南美球會盃稿時才稍作認識,想不到才剛認識這支巴西新力軍卻飛來橫禍,不感令筆者心傷。而空難悲劇所做成的痛及傷害,除了令人再次聯想起慕尼黑空難外,更令筆者想起半世紀前的蘇佩加空難––一次衝擊一隊球隊和一個國家的災難性事件。

故事的主角是拖連奴––或者是意大利球壇以至世界球壇最悲情、最多災多難的一支球隊。現時我們提起意甲,大多會想起祖雲達斯、米蘭雙雄、羅馬雙雄,或是七姐妹的另外兩位費倫天拿及帕爾馬,但拖連奴這支阿平寧半島北部球隊,幾乎被世人遺忘她曾經稱霸意大利球壇的光輝歷史。

1949年5月,拖連奴距離意甲冠軍只有一步之遙。在此前,拖連奴已經是意甲四連冠的球隊,力爭第七次奪起意甲獎項,而當時亦有「大都靈」皇朝之稱(Grande Torino)。當屆拖連奴原先的賽程安排是,4月底與次名國際米蘭交戰,5月3日將會與賓菲加進行一場友誼賽,據說是因為隊長馬蘇拿與葡萄牙隊長費拉拿的一次君子約定,亦有說是希望透過這次友誼賽促成費拉拿轉會至拖連奴。

而後來據拖連奴的記者指出,若果4月底與國際米蘭的賽事落敗,便會取消這場友誼賽。可惜的是該場比賽最終和局收場,亦令拖連奴按原定計劃飛到里斯本,走上一條不歸路––1949年5月4日,拖連奴與賓菲加友誼賽後,乘機回程途中在都靈東部蘇佩加遭遇空難,事件令31人罹難,包括球員、教練、記者和官員。

是次悲劇令拖連奴元氣大傷,失去了整支骨幹主力。在餘下四場賽事中,拖連奴堅持完成意甲賽事,並與對方約定共同起用預備隊成員作賽,最終拖連奴先在第一場贏敗熱拿亞四比零,及後亦順利得到冠軍,不過對於球員和球迷來說,這個冠軍的意義已經不同了。翌季,拖連奴從不同球隊簽入不少球員進行重建,可惜的是實力始終不及之前,1949-1950年該屆只排名第六,被同市的祖雲達斯爬頭奪冠,1950-1951年更排名第16位,距離降班區的羅馬只有1分之差。

自此,拖連奴一蹶不振,1959年更降班收場。直至1968年由名宿門將韋利(Lido Vieri)才重奪意大利盃冠軍,到1976年才重奪聯賽冠軍––當時仍有1982年奪冠功臣、拖連奴射手格拉斯尼(Francesco Graziani)及普列斯(Paolo Pulici),但後來的成績最多只是1990年代初的季軍及在歐洲賽曇花一現衝進歐洲足協盃決賽,後來又只成為徘徊意甲及意乙的升降機。

然而,悲劇固然直接打擊了拖連奴近代的發展,不過個人認為最深影響的,莫過於對意大利國家隊的發展,更可以說是意大利足球史上的分水嶺!不少人現時提起意大利足球,只會想起「防守」二字,有誰想過意大利也是進攻足球的老祖宗?拖連奴在二戰前後期橫掃意甲球壇,取得五連冠的成績在歐洲無出其右,其325WM進攻的打法,讓球迷看得悅目、贏得興奮。

當時的拖連奴隊長攻擊中場馬蘇拿,是球隊的靈魂人物,也正正是意大利國家隊的隊長,在1947年攻入25球破了意甲的紀錄,是拖連奴四連冠的功臣,其盤扭功夫、技術細膩甚至入球觸覺固然出色,更特別的是他是當時少有地會在敵方陣地即時參與己隊防守的攻擊球員,以現時的說法,即是「前場反搶」,他可說是其中一位的鼻祖級實踐這種戰術的球員;而其他球員如擅於用球的門將巴加路保(Valerio Bacigalupo)、快翼文迪(Romeo Menti)、中場指揮官卡迪基利路(Eusebio Castigliano)及全能射手加比圖(Guglielmo Gabetto)都是「大都靈」的關鍵人物,也是意大利國家隊的靈魂人物。

從幾場意大利國家隊賽事:1949年與西班牙、葡萄牙和匈牙利的友誼賽中,11人正選就用了10位拖連奴的球員,可見意大利的骨幹班底都是拖連奴的球員。更有說如果沒有這次悲劇發生,可能代表意大利正選11人出戰世界盃賽事的是由拖連奴組成!的確,意大利在發生蘇佩加空難後成績慘淡,1950年原先是意大利在二戰後提升國家形象的最好時機,可是經歷必劇後,心理受到極大創傷。1950-1962年期間四屆大賽,三次分組賽出局,1958年瑞典世界盃更是史上首次未能擠身決賽周。

原因在於蘇佩加空難令意大利盡失精英,沒有方法打出行雲流水的進攻,加上球員蒙上很大的心理陰影,例如1950年巴西世界盃,球員不敢乘搭飛機前往巴西,改以乘船前往,足足花了兩星期時間影響備戰及體能,可見對意大利國家隊的打擊之大。 直至六十年代,當時在國際米蘭十字聯防的思維興起,除了范察堤這位能攻擅守的閘衛,更令人感到讚嘆的是,當時的進攻核心,正正就是馬蘇拿的兒子辛祖馬蘇拿,即「大都靈」靈魂人物馬蘇拿之子,最終帶領意大利1968年奪得歐洲國家盃冠軍、1970年世界盃亞軍,也幫助國際米蘭奪得多屆意甲及歐洲賽錦標。意大利足球就循這種「現實藝術主義」方向發展,國家的實力才算復蘇。而更重要的是,意大利亦由「進攻足球」轉變成為「防守足球」的領軍旗幟。

災難消滅了一支球隊,不過絕對不能消滅人們對足球的熱情。蘇佩加空難雖然使拖連奴及意大利國家隊在短時間內走向黑暗時期,但拖連奴歷盡創傷後,仍然堅強走下來。當年意大利正值二戰後重建期,沒有太多的資源可以協助拖連奴,甚至也沒有球隊提出「借兵」等計劃,拖連奴即使降班,又或近年就算破產收場或浮浮沉沉,都仍保持著一定的競爭力,偶有靈光妙作,今屆亦向歐洲賽事參與資格前進。而意大利國家隊亦走出五十年代的迷霧向另一方向進發,創立了「防守足球」的獨門品牌。

近日各傳媒都傳出不少感動人心的消息,指各界對查比高恩斯的援助。有不少球迷贊同國民隊將南美球會盃榮譽轉予查比高恩斯的建議,又批評巴西足協堅持最後一輪巴甲比賽如期進行。然而,轉讓冠軍的行為固然可以表揚國民隊的無私精神,不過這又是否對一個球員和球迷對足球理解的最好答案呢?

無疑,不論繼續巴甲最後一場賽事,又或是繼續南美球會盃決賽也好,這對現時的球員、球隊及球迷都是觸及不能言喻之痛。但正因為生命只是人生中的一件消耗品,而足球比賽的精神,及如何去實踐這種信仰,就是靠球員和球迷的激情、努力和技術去賦予永恆的意義,繼續這兩場比賽正正是對離開球員的尊重––紀念和思念球員,完成球員和球迷的願望,即使最後結果是誰勝誰敗。足球場上所創造出來的價值,對球員和球迷而言,可以是比任何東西都更重要。因為球員及球迷的一生,都是為了足球、為了信仰而燃燒及延續的。在這刻,Football is much more important than that (life and death)!

還有,筆者看到一單關於查比高恩斯的新聞,就是Tiago與親人及未出生的兒子通話成為訣別,教人心酸。在文章結束前只有少少的宏願:他的兒子,但願日後可以繼承父親的衣砵,就像辛祖馬蘇拿一樣,在球場上創造奇跡,在二十多年後帶領查比高恩斯重奪冠軍。最後,天祐查比高恩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