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政賢

香港大學人權法碩士,經過學運及社會運動洗禮,接受自己的不足。然後去吸收更多閱歷,再準備重新上路。 網誌

政經

否決打擊難民議案以後

否決打擊難民議案以後
廣告

廣告

昨天是畢業的日子,但最開心的,都是周浩鼎昨天在立法會提出的「打擊假難民議案」,以一票之微,驚險地被否決掉。

這兩個星期就如坐過山車,為了麻木不仁的建制派提出的議案,每日都不斷翻資料做研究、紀錄報章評論和各人發言的內容。然後再將資料譯給不懂中文的同事看,再把組織好的雙語資料包交出去。幸好,有班一樣上心的議助朋友,還有班即使沒有選票也願意為難民發聲的議員,才能勉強拖住情況下不壞下去。

本以為過了選舉,政府和建制派對難民的抹黑和攻擊會減緩,怎料情況只有變本加厲。明明政府的審核制度千瘡百孔,對申請人的國家毫無理解認識,例如以為也門是在歐洲;又例如兩三年都找不到翻譯員,卻沒有學習其他國家以視像形式找翻譯者加快審核,便說成是難民故意拖延,有意逃避審核。又例如保安局在立法會被質詢時承認,現時的罪案數字,根本沒有統計到當中有多少是申請人、當中又有多少是涉及嚴重暴力罪行,便把一個極籠統的罪案數字,把難民描繪成強姦殺人犯。這兩天聽立法會的直播,建制派扭曲、無人性的言論,是對我耳朵酷刑。

現時的格局是:由報章打頭仗,每日以兩三篇報導來渲染「假難民」危害治安的感覺;政府以檢討審核制度帶起議會的討論;再由建制派利用輿論,然後把限制難民權利的措施放上議程,再用來攻擊那些沒辦法不能站在人權和程序公義的非建制派議員。如果放在更大的脈絡來看,這場鬥爭不只是討論難民的議題,而是政府和建制派在 debunk 整套西方人權論述。如果在這場鬥爭中不能鞏固市民對權利的堅持,政府便可更易推行更多打壓人權的措拖。

困難是,現時跟進開難民議題的非政府機構都是外籍人士為主,他們不能閱讀中文輿論已經是個致命傷,更莫說他們沒有生活在華人的政治語境中,難以製造出針對廣東話社群的反對論述。昨天雖小勝一仗,卻還有很多功夫要做。一旦來個大反撲,按現時的勢力,恐怕難以擋架。

題外話:

今日香港電台烽煙節目,請了蔡耀昌對李梓敬,四十多分鐘節目,聽到我拍哂枱。拍枱不是因為李梓敬無恥,而是蔡耀昌無能。講數字,錯;講國際人權法,又錯;要他講一下外國的措施,就用三十多四十秒來描述他以前去聯合國的「威水史」,說完卻完全回應不到李梓敬的攻擊。我都唔想講到咁盡,但我還記得上年不幸跟蔡同團去聯合國,他在遊說專員時有多不著天際,專員完全聽不明的情景。唔熟議題,你可以唔接個訪問;唔識議題,你亦可以問下人。坐係度做沙包,成個台讓左俾李梓敬㩒住黎打,好心啦,係米嫌難民群體未俾人抹黑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