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Thomas Tsui

我寫,我只要討好我自己,不用討好你。 網誌

文藝

《再見瓦城》——告別浪漫

《再見瓦城》——告別浪漫
廣告

廣告

你或會彈,《再見瓦城》(The Road to Mandalay)係個九唔搭八的戲名。

瓦城是那?它是緬甸北部城市曼德勒的別稱。電影沒一個這裡的場景,主角阿國(柯震東)蓮青(吳可熙)的家鄉都不在此。你若是趙德胤的粉絲,你會訕笑小弟膚淺 – 曼德勒被稱為缅甸最浪漫的城市,「告別浪漫」才是這電影的真正題目,那電影和浪漫又有何干?

趙德胤一如以往採現實主義,電影沒用甚麼喧染手段,一些其他導演或會玩到哭哭啼啼的情節,他先唔會要觀眾亂浪費眼淚和紙巾 – 蓮青被同鄉阿花誣衊偷錢被趕出去,只由阿國口述交代。蓮青賣身更突然轉了超現實風格 - 一隻蜥蜴做嫖客;電影多聚焦在泰國首都曼谷,這座城在雲翔《同流合污》被譽為天使之城,鏡頭下卻沒點漂亮 – 亂七八糟的食店廚房、似監倉的工廠、斤斤計較的老闆、貪污成性的警察,阿國蓮青的所謂愛情故事,背景是用如此粗糙的線條來繪畫。

阿國和蓮青,其實也就是襄王有心神女無夢,今日話語就係竭力的兵仔卻得不到娘娘的青睞。你指蓮青欺騙阿國的感情,豈有,反而係阿國想留住蓮青欺瞞她才是。講真阿國的結局實係他自討 – 他和蓮青看到同鄉因工受傷卻受壓榨、他倆辦身份證卻遭當地人欺騙,面對一連串的欺壓她已心灰已冷,看似踏實的阿國原可當她心靈的避風港,豈料阿國也是個騙子就令她決意一走了之。任何地方,話之先進定落後,都會上演得到葉念琛式的你欺我詐愛情。

結束滿是鮮血 – 阿國殺掉蓮青再自殺,就在蓮青拿到身份證,遠走高飛向前一大步之時,叫人措手不及。原以為如《歸來的人》裡的民謠《路口》:「要走吧,就走吧。」愁怨卻還是捨得放手,你還以為是浪漫的愛情故事。既然叫《再見瓦城》,也早就同浪漫say goodbye – 阿國想拉愛人衣錦還鄉,蓮青卻想遠去他方,阿國見他夢碎,也就要他人的夢別想得到成全,男性以暴力去壓倒女性,重演上世紀已接近淘汰的橫蠻,因而成就了戲名之告別浪漫。

趙德胤找柯震東來演,大概唔止想幫他翻身,一來曬黑的柯還真有窮小子氣息,更重要係趙或想答「那些年」的那問題 (陳妍希扮唔來的,所以只好用吳可熙):「不像考卷,所有複雜困難的問題,都能得到一個解答。真實人生裡,有些事情也許沒有答案。」唔係無解,係你一廂情願想著一加一一定要給到二出來,就像阿國一又如一給蓮青,就妄想要蓮青交出二,沒想過蓮青根本唔想要那些一。阿國也就係改了名字的柯景騰,可想趙德胤來執導「那些年」,之前還可笑哈哈後面定係血淋淋,亂怪就怪在有人刺破他人的夢。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