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uncensorship.org

uncensorship.org 是一個獨立、非牟利的民間政策倡議組織。為防止政府越權或濫用權力,我們必須維持政府的權力平衡。 uncensorship.org 的使命是保持政府的透明度,維護公眾應有的自由及知情權。 W: uncensorship.org FB: facebook.com/uncensorship.org 網誌

政經

「雞珍」式管治下的香港 (上) —陳馮富珍是黑馬還是害群之馬?

「雞珍」式管治下的香港 (上) —陳馮富珍是黑馬還是害群之馬?
廣告

廣告

話說世衛總幹事陳馮富珍明年六月卸任,有學者就把陳馮富珍說成是特首選舉的「黑馬」人選,還說她擁有國際領袖的地位、北京的信任、對香港公務員文化的了解,令她的勝算甚高。撇下不說陳馮富珍會否像某些議員高官等待合適時機「出閘」,究竟陳馮富珍是否一個好特首,見仁見智。但從國際社會對她的評價及世衛十年間的工作,可以看得出陳馮富珍是一位不拘不節的典型香港公務員,與今天政府的作風有不少雷同。

應變能力依然匱乏

自SARS一役,陳馮富珍的表現就遭到傳媒、醫護人員、病人及遺屬群起炮轟;立法會甚至通過《立法會專責委員會報告》,報告內容當中批評陳馮富珍處理SARS時反應遲緩,並對陳馮富珍作出譴責,動議更得到建制派在內的議員支持。當時引咎辭職的衛生及福利局局長楊永強,受訪時對陳馮富珍的工作表現有以下的評價:

「在平順的日子,陳馮富珍是一位具豐富行政經驗的行政人員,[…]在抗疫作戰時期,陳馮富珍缺乏與疫症對抗的實戰經驗。」

那究竟出任世衛總幹事近十年的陳馮富珍,又有沒有汲取過往抗疫失誤的教訓?當然沒有。

就著2014年伊波拉疫情的工作,不少國際衛生專家批評陳馮富珍反應過慢,沒有及時發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警號,造成西非超過一萬人死亡。反觀2009年甲型H1N1流感,陳馮富珍處理該疫情時就被批「反應過度」—看來,陳馮富珍很可能是為了避免再受國際輿論的口誅筆伐,因而在後期應對伊波拉疫情時,未能把握時機作出預警通報,秉承香港公務機關一既怕被批評、「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的特色,導致種種施政失誤,結果賠了夫人又拆兵。

強橫專制 黑箱作業

近年來,由陳馮富珍接掌的世衛,組織內部的透明度每況愈下。在上個月新德里舉行的《煙草控制框架公約》(FCTC)COP7會議中,世衛拒絕讓煙草商等相關持份者代表參與會議,閉門討論關乎公眾利益的議題;更甚者,會議各代表通過禁止記者進埸採訪的動議,變相打壓新聞自由。同類型的事件可見於2014年莫斯科、以及2012年首爾舉行的控煙會議,分別通過謝絕傳媒及公眾參與的動議。世衛的經費來自各國政府的公帑,所制訂的政策亦涉及各國人民的利益,卻連番拒絕接受公眾及媒體的監查,實在說不過去。

政權機關閉門造車的荒唐事,對香港人來說早已不是新鮮事。香港政府經常被批評黑箱作業,與民間溝通不足,在橫洲風波中可見一斑。早前,政府在沒有邀請相關持份者的情況下,斷然展開閉門簡報會,就煙草產品的封包及零售盛器上的健康忠告的修訂建議,單方面知會煙草業界,引來業界強烈不滿。筆者明白政府公共衛生政策的重要性,但這種漠視對外溝通的行政程序,根本與世衛如出一徹,固然難以服眾,更遑論確保政策日後可順利執行。

陳馮富珍身為世衛總幹事,抗疫上既沒有足夠應變能力,行政上又欠缺開明度。這種官僚作風一直由香港公務機關延展至世衛的管理階層,對國際社會的公共衛生無疑是一大衝擊;觀乎陳馮富珍過去多年的駭人言論及工作表現,若然擔任香港政治領袖後,也將難以扭轉現今的社會政治局面,這點下篇再談。

張居輋
FB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