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運

二十學生組織聯合告泛民主派全體政客書

二十學生組織聯合告泛民主派全體政客書
廣告

廣告

泛民主派全體政客:

我等得聞爾等以「民主派會議」之名於今夜七時半舉辦「反對政府推翻選舉結果 捍衛民主集會」,我等特此公告,上述集會刻意忽略青政兩位議員已遭剝奪議席之事實,我等將絕不參與上述集會;同時對爾等自今年八月起對一眾本土派立法會參選人及當選議員先後被取消資格之事借機消費、落井下石之舉,予以最嚴正之譴責。
 
自今年八月梁天琦等五位立法會參選人被取消資格始,爾等泛民主派便從無對前後七位被中共政權打壓清算的本土派人士給以公正的客觀評價和應有的道義支援,更不時對他們冷嘲熱諷、落井下石,甚至借機消費他們的悲壯遭遇,以攫取光環和政治資本。泛民主派先於八月反對DQ遊行中對五位受害者視若無睹;後又呼籲民眾面對強權打壓本土派,「更加要投泛民」,對與五位受害者路線相近的各區本土派參選人視而不見;以民主黨黃碧雲為首的一眾泛民候選人更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指責作為被取消資格的梁天琦之後繼者--青年新政為「共青年新政」。未幾十月發生宣誓風波,泛民一眾政客紛紛指責青政兩位議員挑戰中共宣誓「玩嘢」乃自取其咎,及後政府入稟司法覆核剝奪兩名議員之資格,泛民一眾政客甚至將此破壞三權分立之舉歸咎於青政兩名議員提供藉口予中共「引狼入室」。而當兩名議員之資格存亡尚在上訴之時,泛民早就密鑼緊鼓準備補選,正是屍骨未寒,已欲分其體而啖之,此豈義師之所為耶?
 
由五位立法會參選人被取消資格之時起,泛民主派一直以對事不對人之藉口,刻意忽視一眾本土派受害者。八月時早對五位被剝奪參選權之受害者輕描淡寫;十一月時反對釋法不忘同時反對兩位受害者於宣誓中「玩嘢」。相反,當泛民面對自己陣營四位議員之資格同樣因「玩嘢」被挑戰,忽爾又大量宣傳四名議員的得票數量、政治路線。而令我等最無法按捺,以致今日必需嚴辭譴責之者,乃泛民主派今夜之集會,以及網上實體各種文宣中,高舉彼等四人之地位,對梁游二人已然遭政權剝奪議席之事實卻隻字不題!同樣被中共挑戰議員資格,何以只見得泛民四人,青政二人卻遭棄如敝履?同樣被中共褫奪政治權利者,前後至少十一人,何以只為泛民四人抬轎?如此差別對待,雙重標準,是如何之對事不對人?偽善之至,誠莫過於此。
 
我等念及香港政局動盪,強敵之前無內鬥之資,除必要的政見爭辯外,屢屢放下成見分歧,與爾等泛民在各個議題上合作並肩,甚或不時妥協求全,更一直對爾等各種劣行惡舉包容忍耐。爾等求援之際,我等從不缺席,自問於天地、香港、良心庶幾無愧。惟正如爾等奴顏於北京徒自添屈辱,我等亦深明不斷對爾等讓步,容讓爾等續以偽善之姿欺騙港人,實與慢性斷送香港前途無異。士有諍友,則身不離於令名。我等今日敢犯天下之大不韙,甘冒遭泛民支持者唾棄辱罵、再被爾等定性為中共內鬼、埋葬自己政治前途之險,仍必須公開嚴辭譴責爾等,誠望爾等能於當下迷途未遠之時,香港生機尚存之際,向大眾道歉,放下門戶之見,以香港人民利益為依歸;否則爾等一錯再錯,墮於私怨、黨爭、利益計算的魔道,爾我將就此別離,荊棘路上,恕難繼續合作。
 
惟盼
回頭是岸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崇基學院學生會
聯合書院學生會
逸夫書院學生會
伍宜孫書院學生會
善衡書院學生會
晨興書院學生會
和聲書院學生會
敬文書院學生會
港大附屬學院本土學社
明愛專上學院香港獨立學社
恒生管理學院本土學社
聖若瑟本土關注社
港華本土關注組
元天本土關注組
元朗鄉中本土關注組
英華本土學社
甲寅年香港前途關注組
柴灣ive本土關注組
學生動源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

廣告